四年前相較,現在的深圳有著不可思議地繁華,對照台灣這幾年的停滯,我突然有了絲絲落寞。

早上與 Jason 先到了莞城的東湖花園廣場看屋,之後再到了莞太大道的智通人才市場,詢問召募人力的相關問題後,便沿著廣深高速(廣州→深圳)到了皇崗,準備接待 Jason 由美國來的韓國朋友 Sam & Koo,而在韓國人到來前,李師傅先帶我們到了深圳市最熱鬧的地方--《華強北路》。

在華強北路上,我為深圳的繁華所深深震撼,心想『這是我腦海中的中國大陸嗎?』無可諱言,若論人的穿著與都市的成熟,深圳還與台灣有段小差距(其實已經不大了),但如果談到都市的規模與街景的忙碌,那麼深圳已遠遠超過了台灣,就好像若非朋友提醒,我還以為今天是星期六呢!你能想像在深圳這個城市裏,人口竟是台灣的一半之多嗎?(2005 年止,約 1200 萬人)也因此,別說台灣,我不認為東南亞有任何一個都市能像深圳般地熱鬧。

而在深圳的街頭上,我也看到了台灣正在失去的東西:朝氣與機會。而且似乎是,它不會再回到台灣了。



文/Lomarn
頭一次從二十四小時通關的皇崗口岸回到深圳,深夜的皇崗口岸裡,燈火通明,人潮依舊。關內是行色匆匆的旅客,關外卻是無所事事的遊民坐在陰暗處,好像在伺機密謀著什麼。一「關」之隔,兩個世界,心情不由的緊張,看到找了許久的四零一號小巴來到,趕緊搭上車,希望它能快點帶我們離開這裡。穿過白天繁華的華強北商業圈之後,家就快到了。

深圳這個年輕的城市,以前的交通靠自行車,到哪都覺得遠,騎一個小時的車很平常。現在的深圳市,每天平均有一千輛汽車落地行駛(領牌上路),若發生碰撞,或者有不守交通規則的人,交通便會打上幾個結。如今,騎自行車的人少了,昔日的自行車道也給搬上了人行道,馬路由兩車道拓寬成三車道,甚或四車道。只是,繁忙路段的黃金時間還是塞車……

聽說,深圳的城市發展速度,嚇壞原先規劃深圳市的設計師們。深圳有深圳人引以為傲的「深圳速度」——三天一層樓。破舊廠房林立的工業區,如今已是繁華走在時代尖端的華強北商業街,引領著深圳人的消費潮流;好吃的、好玩的、新奇的、時尚的,還是電子元件、電子產品的集散地。

華強北是深圳新興的商業街,而在深圳東面的東門老街(步行街) ,卻有著三百年的商業文化積蓄。東門老街的前身是「深圳墟」,<<新安縣志>>裡有記載。這裡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明朝中期,由附近幾個村的村民定期聚集而成;到了明朝晚期,老街已是有名的墟市了。一九九八年,深圳市政府對東門老街進行了改造,青瓦、灰磚、騎樓、女兒牆、小陽臺和古色古香的招牌不復存在;東門老街跟「老」字也不相稱了。雖然經過改造,但老街的主要街道沒變,沒割斷它的歷史;廣場上的石柱、古鐘、浮雕和青銅雕塑,依然見證著時代的變化。

我幾乎是跟深圳特區同歲數的人,我們在年紀很小的時候認識,共同成長。當我長大了,有機會到其他國家的城市時,我還是覺得深圳是最好的。我願意成為深圳千萬個默默貢獻中的一員,讓你來見證我的成長,讓我來講述你的變化。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