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位女學員連續二天遲到,於是大股東下了令,叫她馬上走人。我很震驚,因為不過是遲到,而且公司先前並沒有明定遊戲規則。

沒錯,遲到是不對,但罪不至死,或許她剛好鬆懈了一下,或許她有不得已的苦衷,但為何不給她一個機會解釋呢?公司這麼做,我覺得不合理,也不夠厚道,但大股東鐵了心,表明要殺雞儆猴。我試著挽回:『是不是該再給她一次機會?』大股東語氣堅定地說:『不需要!我們必需讓其它人明瞭紀律。』

我同意在管理團隊時,紀律應高於一切。然而,『遲到』固然是沒有紀律的表現,但沒有明確規範便予以開除,算不算是另一種沒紀律呢?『不教而殺謂之虐』,不正是我們在做的事嗎?

我很難過,因為每位找來的員工都花費了不少心血,況且上了一天課,多少有些感情。中午飯後,當其他學員再回來上課時,我發現,原先愉快的氣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不自在。是的,殺雞儆猴我們做到了,但我們也失去了最珍貴的東西:人與人間的信任。

下午在住所時,凱健談到學員的父親打電話來,懇求再給她女兒一次機會時,我才發現,自己難過地說不出話來。

連結:《小店學堂》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