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與 Jason 學最多的,就是殺價,殺到慘無人道,殺到慘絕人寰。

例如公司最近要租影印機(大陸稱為『复印機』),我就將月租先由 300 RMB殺到了 250 元 5000 張,然後我又將前二個月租砍掉,等於又殺了 500 元, 接著我又將超過 5000 張,每張 0.05 元殺成 0.04 元,最後,我還請對方必需配合我們上夜班的時間作服務。影印機廠商的人來簽約時,臉色為難的表示,他們沒有簽過這樣的約,不知為何他們公司的人會答應。二年前我寫了一篇《談判,要讓對方有贏的感覺》,但在二年後,受到 Jason 影響,我竟變成了無情的殺手。

某個層面上,我是應該驕傲的,因為以一個台灣人的身份,我殺到了連大陸人都咋舌的地步,但另一方面,我卻不是很喜歡這樣的自己:咄咄逼人,不留餘地。但遺憾地,這種方式還真的有效,而且屢試不爽。

問題是,如果我的確為公司省了錢,也證明了自己的能力不差,那為何我竟沒有一絲的快樂?倒底這算是贏還是輸呢?

連結:【小店學堂】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