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完了58集的《漢武大帝》,感覺是一個字:讚!

這幾年我很喜歡看中國的歷史劇,特別是當大陸的經濟起飛後,就往往更能導出扣人心弦及場景華麗的戲劇,像此前胡玫所執導的《雍正王朝》《喬家大院》以及陳家林的《康熙王朝》,都我個人極喜歡的歷史大劇。

至於《漢武大帝》,個人覺得無論在歷史考據、橋段拿捏、情節徐緩、服裝場景、角色選取……上,都相當出色,也不由得讓我對胡玫這位女導演發出了讚嘆之聲,她所導的歷史劇比起其它男性導演,實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還記得國中唸歷史時,每當讀到漢武帝時擴張領地時就相當興奮,尤其是衛青、霍去病大破匈奴時,更是油然神往、心嚮往之,而總有『大丈夫當如是也!』之慨。

只不過後來讀了史記以及相關的資料,才發現漢武帝雖然武功極盛,但近 60 年的統治卻搞得民生凋敝、百廢待興,終於各地起義迭起,以致他在歷史上的評價並不是全然正面。

雖讓漢武帝讓一個民族的命名因他而成(漢),但他也讓當代的人民痛苦不堪。也因此,對於劉徹倒底是不是個好皇帝,我總是無法肯定。沒錯,這是個難解的問題,但無庸置疑地,在中國五千年的歷史中,漢武帝肯定是最耀眼的星星之一。

58 集的歷史劇意謂著 2436 分(58 × 42),也就是說我花了40小時在看這部戲劇,比起室友最近在看的《浪漫滿屋》,我發現看《漢武大帝》還真的是大投資哩!

沒辦法,誰叫我喜歡看歷史劇呢?




公元一世纪,在世界的东方。初步走向繁荣的汉帝国,面临内外的双重威胁:国内诸侯已成尾大不掉之势,妄图脱离中央,实行地方割据;而北方境外的匈奴大军,屡屡越过长城防线,侵略中原,寻求开拓生存环境。汉王朝不得不实行“和亲”政策,外家外嫁公主,献奉贡赋,承受巨大的民族荣辱。

严峻的形势需要巨人来支撑。由于偶然的原因,历史选择了一个16岁的少年担当大任。他的名字叫刘彻。刘彻排行在第十王,本来没有机会继承王位,但是由于天资英纵,在母亲和舅父的精心策划下,经过复杂的宫廷斗争,他得意登基。刘彻做了皇帝后表现出非凡的气魄,立刻下诏求贤,广开言路,试图进行改革。但他的设想受到祖母窦太后代表的权贵外戚势力的压抑,第一年就遭遇到重大挫折。但汉武帝绝不是轻言放弃的人。他善于等待时机,在太后死后一举废黜了骄横的贵戚,毅然更换了祖宗崇信黄老之道、无为而治的原则,以“尊王攘夷”的儒家口号改革意识形态,统一帝国指导思想。

他实行察举、破格用人、设置刺史,任廉吏、严刑法,税盐铁、一货币,均输平准,算缗告奸。千方百计地削弱地方势力,加强中央集权。

他破格用将,全民动员,连续十余年对匈奴进行征伐,将匈奴赶出河套与河西走廊;让南方的越人、东南的闽越人与汉民族的主流文化相融。

他以前无古人的气魄凿通西域,把大汉帝国的军旗第一次插上帕米尔的雪峰,让响彻沙漠的驼铃声宣告东西方文化最早的陆上交流通道的建立。他深入亚细亚,南平百越,东抚蛮夷,打开丝绸之路,成倍地开拓了国土,奠定了中华大帝国的壮阔版图,实现了东西文化的大撞击、大融合。他将汉帝国推向了鼎盛的高峰。

长达54年的铁碗统治,铸造了刘彻雄才大略的独特性格和高大形象。历史证明他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家、战略家之一。同时,他也是一个浪漫的诗人,一个痴情但多变的人。长门锁阿娇,与李夫人、卫子夫等哀怨的故事动人心弦。

汉武帝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一位顶天立地的巨人。然而,任何巨人都并非完美的圣人。多年的征战,耗尽中国国力,他晚年时发生了邪教作乱的“巫蛊之乱”。在内乱平定之后,他勇于认错,全面反思回顾自己的一生,嘱咐儿子对外采取和平路线不称霸,并为儿子选配了一位归顺的匈奴王子今日蝉作顾问。



汉武帝《輪台罪已召》的原文 

上乃下诏,深陈既往之悔,曰:

前有司奏,欲益民赋三十助边用,是重困老弱孤独也。而今又请遣卒田轮台。轮台西于车师千余里,前开陵侯击车师时,危须、尉犁、楼兰六国子弟在京师者皆先归,发畜食迎汉军,又自发兵,凡数万人,王各自将,共围车师,降其王。诸国兵便罢,力不能复至道上食汉军。汉军破城,食至多,然士自载不足以竟师,强者尽食畜产,羸者道死数千人。朕发酒泉驴、橐驼负食,出玉门迎军。吏卒起张掖,不甚远,然尚厮留其众。曩者,朕之不明,以军候弘上书言“匈奴缚马前后足,置城下,驰言‘秦人,我若马’”,又汉使者久留不还,故兴遣贰师将军,欲以为使者威重也。古者卿大夫与谋,参以蓍龟,不吉不行。乃者以缚马书遍视丞相、御史、二千石、诸大夫、郎为文学者,乃至郡属国都尉成忠、赵破奴等,皆以“虏自缚其马,不祥甚哉!”或以为“欲以见强,夫不足者视人有余。”《易》之卦得《大过》,爻在九五,匈奴困败。公军方士、太史治星望气,及太卜龟蓍,皆以为吉,匈奴必破,时不可再得也。又曰:“北伐行将,于鬴山必克。”卦诸将,贰师最吉。故朕亲发贰师下鬴山,诏之必毋深入。今计谋卦兆皆反缪。重合侯得虏候者,言:“闻汉军当来,匈奴使巫埋羊牛所出诸道及水上以诅军。单于遗天子马裘,常使巫祝之。缚马者,诅军事也。”又卜“汉军一将不吉”。匈奴常言:“汉极大,然不能饥渴,失一狼,走千羊。” 

乃者贰师败,军士死略离散,悲痛常在朕心。今请远田轮台,欲起亭隧,是扰劳天下,非所以优民也。今朕不忍闻。大鸿胪等又议,欲募囚徒送匈奴使者,明封侯之赏以报忿,五伯所弗能为也。且匈奴得汉降者,常提掖搜索,问以所闻。今边塞未正,阑出不禁,障候长吏使卒猎兽,以皮肉为利,卒苦而烽火乏,失亦上集不得,后降者来,若捕生口虏,乃知之。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修马复令,以补缺,毋乏武备而已。郡国二千石各上进畜马方略补边状,与计对。

《汉书。西域传第六十六下》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