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到東莞時,才發現我已30個小時還未闔眼。

早上八點下班後,與凱健、小豪搭著李師傅的車,由東莞到了羅湖,沿著廣九鐵路,在香港《旺角》下了車,距離上次來香港,已經是四年後了。

在旺角的《洗衣街》上,總算找到了【中國旅行社】,早上 11 點辦理台胞證換發,櫃員說要到下午 4 點半才能拿到,於是三個人只好在大街閒晃。

一路上小豪不斷抱怨,直說香港的女生怎麼這麼醜,加上擁擠街道壓得人喘不過氣,所以即使我還沒有對小豪洗腦,他已對香港感到不耐。

就像是廣告詞所說的『Shopping → 吃吃喝喝 → Shopping → 吃吃喝喝』,香港似乎對女性比較有吸引力,也因此,今天下午的逛街,我就寧願找間 Starbucks 小憩,慢慢品嚐我的焦糖瑪奇朵。

難過的是,在香港消費,你才會覺得台灣人真窮,一罐綠茶要價港幣9元,一杯咖啡要價港幣32元。在2006年的今天,香港人均所得是台灣的二倍,香港剛畢業的大學生薪資約為港幣10000 元,也是台灣新鮮人的二倍。沒辦法,誰叫我們空轉了十年呢?

所以有時我很賭爛民進黨,如果它的貢獻只是民主化而沒有生活水準的提高,講老實話,我還是比較懷念小時候在操場大喊『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時,旁邊的市場卻早已熱鬧到不行的畫面。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