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高中死黨一個個結婚時,其實是告訴你,再來就換你了。

中午參加熊仔在惠中路【僑園】的婚禮,席間也看到了老朋友阿亮、吳芝蓉與小狗(及他那已十歲的女兒芷若),而少了許多死黨的喜宴,想著是要敬完酒就先離開。

無疑地,熊仔是我高中時期最會玩、也最花心的朋友之一,連他都結婚時,代表我們這群單身男子也將邁向人生的另一階段,而在心理上感覺,就好像剛脫離了春天吶喊的輕狂,緊接著就要擁抱十方禮堂的肅穆。

新娘是雯玲,比想像中的漂亮,而在現場的賓客中,亦不乏漂亮的年輕單身女性,這點也是我在近幾次婚禮中所觀察到的有趣現象:為何這些漂亮女生身旁都沒有護花使者呢?

哈,或許連月下老人都沒有答案吧!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