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貞觀初年,有人上書請求清除邪佞之臣。

太宗問他說:「以我所知,我都是以任用賢臣的心來用人。你知道哪個人是邪佞之臣嗎?」

那人回答:「臣住在民間,不能確知哪個人是邪佞之臣。請陛下假裝發怒,以此試驗群臣,如果不懼怕陛下雷霆之怒,仍敢直言進諫的人,就是忠正之臣。如果順應旨意、阿諛奉承的,就是邪佞之人。」

太宗對身旁的封德彝說:「河流流水的是清是濁,在其水源。君主是政令的發出者,好比源頭,群臣百姓就好比是水。君主帶頭偽詐,而要求臣下行為忠直,就好比水源渾濁,而希望流水清澈一樣是不合常理的。我常常因魏武帝曹操多詭詐而瞧不起他的為人,如果我也用這樣的方法,怎能教化眾人?」

於是,太宗對上書的人說:「我想使大信行於天下,不想用偽詐的方法來破壞社會風氣,你的方法雖然很有效,但我卻不能採用。」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