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質不好、學不會不是孩子的錯,為什麼要被打?為什麼我們的教育不准孩子犯錯?



高雄縣長楊秋興在國中校長會議時提議鞭刑,結果有過半數校長舉手贊成,消息傳出後舉世譁然,用鞭刑,蓋監獄就好,要學校幹麼?實在是本末倒置,但是我最憂心的還是第一線的教育者居然會贊成以暴制暴,沒有去想為什麼一個孩子會成為暴力犯,破壞狂。

有個在台寄讀的外國孩子第一天放學時,恐懼地對他媽媽說「這裡的老師會打人」,他恐懼的是被打的孩子不是犯了錯,而是考試沒有考好,他一直問,「他並沒有做錯事,只是考不好,為什麼要挨打?」的確,資質不好、學不會不是孩子的錯,為什麼要被打?為什麼我們的教育不准孩子犯錯?一犯錯就要甩耳光?孔子不是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嗎?

暴力對孩子的身心傷害很大,有一個實驗是給一群猴子低劑量的安非他命,結果,在正常環境長大的猴子沒怎樣,但是從小受虐的猴子就像發了瘋似地攻擊其他猴子,甚至咬死牠們。實驗者認為小時候的受虐經驗會改變大腦中正腎上腺素和血清張素的濃度與敏感度。正腎上腺素跟驚恐症有關,它會加速心跳,使血壓上升,同時關掉身體其他器官,使血液集中到四肢準備拚命或逃命,這些生理反應會送訊息到前腦,影響動物對外界的反應與決策,當正常的大腦看到的是一張微笑的臉時,不正常的大腦會看成譏笑的臉,一旦解釋成敵意,就出現不良少年瞄一眼當街砍殺的事了。

血清張素則跟社會性和衝動、自制有關。有許多實驗發現大腦中血清張素的濃度受環境的影響,幼年缺乏母愛的猴子,攻擊性強,焦慮性高,體內血清張素的濃度低。在人類身上也發現低血清張素增加孩子的攻擊性及不恰當的社交行為,使孩子被同儕排斥。

最糟糕的是童年的受虐經驗使他們容易被毒品吸引,因為毒品減輕他們心中的沮喪、被排斥的敵意甚至自殺念頭。絕大部份行為偏差的孩子是來自功能不彰的家庭,在家中得不到愛,如果在學校中又被老師嫌棄,同學排斥,他們就走上了不歸路。許多這種孩子內心是寂寞的,這從現在國中生的自殘率可以看出,有一個孩子說,「肉體上的痛苦比起精神上的空虛又算什麼呢?當我割下去會痛時,至少我知道我還有感覺。」

「不良少年校園茲事」已不再是偶發事件,肉腐才會生蟲,家庭、學校、社會這撐起國家的三個支柱已經腐朽了,前幾天報上一篇文章說,孩子故意不寫功課要氣死老師,因為老師不公平,只喜歡有錢有勢的孩子,專罰衣服骯髒的窮孩子站,所以他不交作業要氣死老師,這固然是孩子幼稚,但是大人是否也該反省一下,為何我們的孩子心中充滿了恨呢?「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如果根本的問題沒有解決,設鞭刑又有何用呢?


天下雜誌2006-07-05/洪蘭(作者為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