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雜誌》發行人李冠毅 東西融合是最 in 時尚 
如果你還沒有聽過Kevin Lee,那你一定不是時尚圈內人。

3
月中,台北信義區豪宅有一場閃亮的記者會,LVMH集團的玉寶表(Ebel)請來沾上奧斯卡光芒的張曼玉,為新的鑽表代言。名牌加上大明星,引來大批媒體,尤其是時尚媒體。在人群的一角,有位穿著黑衣、黑褲、球鞋的人,一直被三、四個公關、媒體人圍著聊天。他就是Kevin Lee李冠毅,大家圍著他聊的,是他的媒體──《東西雜誌》(WestEast Magazine),他是雜誌的創辦人、發行人、總編輯、與創作總監。

大家之所以對《東西雜誌》好奇,是因為它真的非常不簡單。

李冠毅在台灣高雄長大,
2001年底他在香港創辦了《東西雜誌》,不過一年多的時間,在巴黎、紐約、東京、上海,都買得到《東西雜誌》這本季刊,當然也包括台北。而且,《東西雜誌》是一本時尚流行雜誌,在時尚的領域,全球的言論幾乎全是由少數的媒體集團主導。

「亞洲有很多很好的雜誌,但是在時尚領域,從來沒有自己的看法,」李冠毅說,就是因為亞洲在時尚上完全跟隨西方,不是抄抄西方的資訊,就是看看西方雜誌的中文版,這才刺激他想要表達亞洲的觀點,「我要告訴大家,我們有多好。」

「它的影響是很大的,」長期觀察全球時尚趨勢、年代《流行追蹤》主持人孫正華認為。每個專業都需要展現的空間,才有可能得到青睞。「《東西雜誌》等於是搭出了一個舞台,」孫正華說,只要西方人接受、欣賞它,它所介紹的亞洲人物、使用的亞洲攝影師,都可能從此站上西方的大舞台,開啟亞洲時尚圈與世界的交流。


全球最
IN的新雜誌
李冠毅16歲開始在台灣做模特兒,從泰北美工科畢業後,到法國念服裝設計,一邊念書一邊兼差做時裝採購、行銷工作,畢業之後繼續留在巴黎工作3年。在那一段置身異國的時間中,他深刻體會到,許多時尚圈中的亞洲人崇洋到失去自己,一切都跟著西方人後面走,說不出一點屬於自己的特色,讓自己變成人群中最無趣的角落。

但是,另一方面,「西方人愈來愈需要瞭解亞洲,」李冠毅發現,隨著亞洲的經濟發展,西方到亞洲來工作的人愈來愈多,但是能夠認識亞洲文化、生活的管道並不多。文化不一定是古老的,生活不一定是平淡的,它們都可以有時尚的呈現,這也是新興的趨勢。所以他辦《東西雜誌》,把西方與東方放在同一個時尚平台上,讓雙方重新互相認識。

一看到《東西雜誌》,就同時感受到西方與東方。雜誌左上角的
logoWE」是英文的,但是設計成長方形,像是一個中國的印璽。雜誌內容以英文為主,配合中文的摘要說明。在西式出血、切割的版面上,介紹西方的名模與設計、也介紹東方的偶像歌手與布袋戲,討論西方的家庭、也探究東方的性愛,每一本都像一次東西雙方的融合、分享。不論你是東方人還是西方人,不論你是在巴黎的咖啡店還是台北的誠品,只要翻開《東西雜誌》,就可以發現一個不瞭解的世界、滿足好奇,也可以看到一個非常熟悉的天地、感受驕傲。

李冠毅這把東方、西方、時尚重新組合的創意,立刻得到了肯定,而且是國際級的肯定。在
2002年,法國相當有影響力的廣告與行銷媒體《CB新聞雜誌》(CB News)將《東西雜誌》選為全球最in9本雜誌之一(most "IN" magazine in the planet),稱讚它「橫跨東、西雙方文化的角度、觀念、內容,為世界的出版帶來新意。」

「這真的很不容易,」鈞霈公關總經理江淑惠觀察,台灣強大的資訊產業讓不少人有國際知名度,但是「我們的時尚業很弱,沒有人可以到達國際級。李冠毅可以說是第一個。」江淑惠負責世界知名品牌路易威登在台灣的公關工作
13年,也經常為其他精品名牌舉辦名媛派對,很瞭解台灣時尚在世界的地位,也就更覺得李冠毅的成績非常難得。

《東西雜誌》出刊才
5期,有這樣的成績,完全不是偶然。國際級是李冠毅從一開始就設定的目標,因為他知道這是做一本亞洲時尚雜誌唯一能存活的路。「時尚是崇洋的,」李冠毅知道現實的狀況,雖然商品有很多等級,但是能引領風潮的,只有國際品牌,「所以不可能從亞洲自己的市場慢慢爬起來。」只有做到了國際級水準,才可能先打進西方市場、然後亞洲也就會跟著接受。


把雜誌看作頂級時尚打造
時尚,是視覺先行的行業。視覺呈現,是評量時尚雜誌等級的最重要標準,李冠毅鎖定這個目標,把雜誌的視覺呈現看作頂級時尚,找名流、名攝影師,用國際級的氣勢與品質,表現自己的想法。當然也是要藉他們的名氣,為新生的雜誌撐出場面。

每一期,李冠毅都選擇一位有國際魅力的時尚名人作為封面人物。第一期的封面,是為香奈兒代言的名模青木迪芳
Devon Aoki),她不僅名氣快速爬升,還混有日、英、德的血統,是東西融合很好的象徵。在世界盃足球賽期間出刊的封面,則是進軍義大利、紅透日本的球星中田英壽,也是兼具東西雙方的魅力。

最經典的封面,就是日本超級偶像歌手濱崎步。濱崎步頂著妹妹頭、身著華麗的和服、撐著日本傘、但是穿著超高的木屐、昂首跨步、腰間還掛了一串
Hello Kitty,那一期的主題,是亞洲的流行文化。想像一下,就算不認識濱崎步,這既東方、又顛覆、又有現代日本的年輕趣味的畫面,出現在一排青一色躺著金髮模特兒封面的時尚雜誌中,也是夠顯眼的了。

這一期封面的創意,成功到被香港夏普原封不動的照用,不同的只有主角不是濱崎步、模特兒手上展示著液晶電視。

這其實不是《東西雜誌》第一次被模仿,甚至精品名牌,也有沿用《東西雜誌》上出現過的攝影創意的情形。「這應該算是一種讚美吧,」李冠毅笑著說,表示自己在視覺呈現的創意上,甚至超越國際水準。


要掀起東西融合的新流行
名人很重要,但是如果沒有一流的攝影師,可能完全無法呈現出應有的氣勢與創意、甚至根本拒絕拍攝邀請。這也是李冠毅非常講究的部份。

李冠毅因為過去在法國時尚界工作的經歷,讓他不僅認識一些時尚界的知名攝影師,更知道如何與他們合作。

「優秀的攝影期望做有創意的東西,」李冠毅觀察。商業攝影雖然報酬很高,但是他們很容易覺得疲乏。李冠毅給他們創意的空間,溝通清楚主題,就讓他們自由發揮。

慢慢的,李冠毅發現,名流、攝影師有些也期待接觸不同觀眾的機會。《東西雜誌》不同於其他時尚雜誌的方向,也可以是吸引人的優勢。

經過一期一期的努力,現在《東西雜誌》每期發行
4萬本,在台北的售價是500元。雖然銷售數量上是遠比不上大集團的雜誌,但是,已經有人希望投資、也有國際時尚雜誌集團接觸希望納入旗下。這是一種肯定,可能也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機會,但是李冠毅都拒絕了。

《東西雜誌》現在還很小,核心成員就是李冠毅加一隻手就數得完的版面設計與助理,在香港連絡巴黎、紐約、倫敦、東京的特約撰稿,攝影全靠李冠毅在時尚圈中的人脈與朋友,行銷工作則由他的朋友大陸印創廣告傳播總經理蔡偉志負責。這樣精簡的運作,每一期的成本約
130萬港幣(合約500萬台幣),與收入不相上下。但是,「我想再撐久一點,」李冠毅說,錢進來了,不同的意見就會跟著進來。「撐得愈久,我才能把我的想法做得更清楚。」

「我其實是做一本很像我們這一代人的雜誌,」
59年次的李冠毅說。其實東西雙方的六年級生,許多人身上都融合了一點西方、摻雜了一點東方,或許是生在東方、但是接受過西式教育,或許是在西方成長、但是有東方工作經驗,李冠毅自己就是如此。他認為,這樣的經歷,讓每個人都有機會擷取兩邊的優點,融合出最好的自己。

李冠毅相信,東西融合,是
21世紀最in的趨勢。他要大聲的說清楚。 

                              20034 CHEERS雜誌╱責任編輯陳彥蓉 吳韻儀/攝影黃大川



李冠毅 大玩「東西」
WESTEAST東西雜誌總編輯專訪  

 
哪一本獨立製作雜誌,從創刊號起就能請到世界名模DevonKate Moss、日本足球先生中田英壽、日本潮流教主濱崎步、國際巨星凱莉米洛拍攝封面?哪一本獨立製作雜誌,從創刊號起就從法國、美國席捲亞洲,讓全球時尚、藝術界刮目相看,甚至在今季巴黎時裝周期間,被評選為全世界最in的雜誌(九本之中惟一的亞洲雜誌)?答案是:《WESTEAST-東西雜誌》。如果告訴你,玩弄《東西雜誌》的幕後黑手是一個道地台灣人,你會不會覺得讀以下這篇報導,已經足以令人興奮到膝蓋發抖…  

李冠毅(
Kevin Lee),東西雜誌總編輯╱創作總監,在此之前他曾經在法國求學長達六年,兼任大風行時尚節目巴黎特派員與泰國一間精品Boutique的服裝採購,更之前他其實是個廣告模特兒和歌手;不過是從小學習美術、設計、攝影的背景,卻促成他一手創辦《東西雜誌》!如果你問我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只能說他真是個「超級努力的天才」,當然,更有人因為《東西雜誌》的創新(創舉),把他形容為「中國人的驕傲」,「其實我小時候只是想寫寫書,後來學了設計,才覺得製作時尚雜誌好像可以把所有夢想一次完成。」Kevin緬靦又謙虛地笑笑說:從作夢開始

Kevin
說,創立《東西雜誌》是一個壓抑了多年的夢想,但不想做所謂Wallpaper中文版,因為任何一本叫得出名號的雜誌,實際上已經不必出現第二本,所以當他進一步解說創刊動機時就格外精彩,「現在西方人對亞洲充滿好奇心,但歐美雜誌提供東方文化訊息太少,而我們這一輩的亞洲人其實有一部份被西方影響,衍生出新一代亞洲觀點,WESTEAST除了說明了東西方的融合與激盪,也可以解讀成分享東西WE are sharing…所以我們常有針對同一議題,讓東西兩方各自去演繹,例如東方人想割雙眼皮、西方人卻嚮往單眼皮這種有趣議題。」

因此,《東西雜誌》並不像一般時尚刊物那般膚淺,只教人每季該買哪些配件、穿哪種服裝,內容更多的是透過駐全球各地時尚重鎮的記者、攝影,以中英文體並列形式,談論人物、藝術、哲學、設計,再用一種流行的手法去包裝,用活潑的視覺去編排,簡單來說,是一種態度:東西融合精神。「我們不太像賣雜誌,比較像賣一種概念。」
 


作東西
  充滿激情  
然而,Kevin最初推廣這東西融合的概念時,仍然受到不小挫折,特別是以一個台灣人的身分,「我不會寫企畫書,到了法國、美國之後一次又一次地向人們解釋著我的概念,兩個星期內見了一百多人,有攝影師、造型師、模特兒經紀人等能協助製作雜誌的人才,很快獲得支持並邀請東西混血的Devon拍攝封面。可是當我抱著初稿回到香港,準備進行代表東方的專題時,卻被亞洲的攝影經紀人澆了一頭冷水,也有香港人,質疑台灣人要來做一本代表亞洲的雜誌?」

2001
年冬,《東西雜誌》創刊號終於在延遲了兩個月後推出,立刻引起西方世界的注意,接連獲得如VOGUE法國版等權威雜誌的大力推薦,從法國、英國、美國一路熱賣回香港, 「那夜我們開創刊派對,大家都給雜誌極高評價,突然之間我感觸很深開始嚎啕大哭,好像把幾個月來的壓力全都釋放。」現在,《東西雜誌》以季刊形式發行,發行量四萬本,甚至連西班牙小島上的唱片行裡,都能見到它那搶眼的封面及主題。


玩東西
什麼都行
《東西雜誌》的封面及主題絕對值得深入分析!Kevin告訴我們,創立《東西雜誌》沒有參考任何範本,參考愈多限制愈多,在不設框線的大前提之下,每一期雜誌才可玩出創新編排,也可利用影像視覺開創更多思考空間。 

而惟一的宗旨是「
Why Not為什麼不行?什麼都行!」惟一的方向是每一期由他率先發想的主題,主題通常來自他對世界的觀察,加上對此的感想、感觸,再丟給全球合作的文字、攝影,經由腦力激盪鉤出創意,「因為對聰明的人而言,不必太多語言,他們自己會填好答案。」這是Kevin對他合作伙伴的信任,也是對《東西雜誌》讀者的一種信心(根據調查它的讀者是一群高水準的專業人士)。 

大膽創新的《東西雜誌》,其實也是許多傑出時尚工作者表現才華的平台,除了來自全球的前衛攝影師,在「分文不收」的情形下自願幫《東西雜誌》拍攝專題(
Kevin給他們最大的保證是會將作品完美呈現,曾得過香港印刷雜誌大獎),許多明星也自動表示「免費」拍攝封面、專題的意願,例如第三期的封面中田英壽早在第一期就率先表態;第四期的濱崎步,也是經紀公司動員五十名工作人員、全程出資,讓《東西雜誌》企畫拍攝的主題。

Kevin
透露,即將於12月出刊的第五期,日前已於倫敦完成拍攝,封面人物正是性感女神凱莉米洛,當女主角聽到要拍《東西雜誌》封面時可是一口答應呢,主題更是定為Sex,大膽討論東西方各種性文化相關議題,包括同性戀、SM綑綁藝術、裸體美學…等。 Kevin雖然才剛上飛機返回香港,繼續著一天24小時無時差熱線通話、五十封電子郵件回信,以及一周至少一次的長途旅行,以討論在全球各地進行的專題企畫,可是我們已經忍不住計算著下次出刊的日子,期待著一次比一次更具爆發力、衝擊力的,由台灣人擔任總編輯製作的《東西雜誌》了。


                                                                時報周刊(1291) 2002/11/19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