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二十三年,國小畢業的女裁縫揚名巴黎─王陳彩霞與「夏姿」服飾的轉型之路
最受金字塔頂端消費者歡迎的夏姿服飾靈魂人物王陳彩霞,從鄉下裁縫師蛻變成國際級服裝設計師,只有國小學歷的她是怎麼走過來的?

一個小學畢業的人,能下長棋嗎?一個鄉下裁縫師,能創造國際服飾品牌嗎?王陳彩霞的答案是:「可以。」

曾經,王陳彩霞是台中清水鎮一家布莊的裁縫師;如今,王陳彩霞是夏姿服飾創辦人,少數在國際舞台上闖出中國服飾品牌的台灣人。不只台灣電子新貴的夫人們每年動輒數百萬元買她的品牌衣服,連總統夫人吳淑珍女士也是她的顧客。

如今,在全世界最頂尖的流行殿堂巴黎羅浮宮附近的名品街,看到豎起「SHIATZYCHEN」招牌的專賣店。每一季都有外國人敲門,想做夏姿的代理商。中華民國織品服飾設計師協會理事長潘黛麗說:「把設計當成終身志業的人,最大的夢想就是有一天在法國的名店街上開一家boutique(高級服裝精品店)。」台灣的設計師只有王陳彩霞達到夢想。

從台中鄉下到巴黎,這條路,坐飛機只要十五個小時,但王陳彩霞花了二十三年才走到。這究竟是一步如何布局的長棋?

轉型  森英惠時裝展啟迪她創造品牌價值
王陳彩霞十七歲就跟著舅舅學裁縫,學成後到台中清水裕豐布莊駐店當裁縫,二十四歲時嫁給綢布莊老闆的大兒子王元宏。一九七八年,這對夫妻憑著家裡給的十萬元開始創業,從寄賣流行女裝開始做起。有一段時間,她每半個月坐著公路局公車,抱著未滿週歲的大兒子到台北看望老公,順便學一些台北最新的設計款式。夫婦倆後來也曾經跟著業界的節奏,拷貝日本的流行,做到一年營業額三百萬元。

但,王陳彩霞心中是不滿意現況的。她的不滿因子在一九八四年參加東京的一次時裝展,爆發出來。這次她到東京剛好遇到著名設計師森英惠的時裝展,森英惠是日本品牌時裝的開山始祖,早在一九七七年就獲得法國時裝界的肯定,成為第一個打入法國市場的東洋設計師,為了親身感受大師的風範,她千方百計拿到入場券。

一進入會場,讓她吃驚的不是森英惠最新款的流行時裝,而是「竟然有那麼多的時尚名流,同時穿著森英惠的服裝參加時裝秀。」她看到一個有原創力的設計師所受到的尊重、寵愛,也第一次看到國外的服裝標準。

當時的王陳彩霞雖然只是「做衣服」的人,但她始終不解:「世界上的百年品牌都很堅持自己的路線。沒有堅持,就沒有今天的這些品牌。只是,法國、美國、義大利都有百年品牌,為什麼台灣沒有?」這場森英惠的時裝展,啟迪了王陳彩霞創造品牌的價值。她決定要窮一輩子的力量,下這步長棋:走自己的路。這一年,王陳彩霞三十三歲。

只有國小學歷的王陳彩霞有何能力走自己的路?她先拓展視野,從台中清水鄉下到台北、從台北到日本,王陳彩霞對服裝的熱情和求好的心,不斷的擴大了她的事業疆界。「別人到國外是去copy(複製),我是去看人家的精神!」王陳彩霞意識到,衣服和社會生活文化息息相關,國外服飾設計師懂得將文化融入設計中,台灣的衣服也應該要有中國文化做內裡。


布局  瞄準國際市場創造流行中國風時裝
有了新的標準,一九七九年她決定放棄大家爭相投入的流行服裝,自闢改良式中國服的新道路。當時呂方智、王榕生等人開始以自己的名字打出設計師的路線,王陳彩霞的夏姿才要起步,「他們已是知名的設計師,我們被認為只是一般成衣商。」王元宏說出當時夏姿在業界的位置。

剛開始的中國風,只是改良式的中國旗袍、棉襖,例如,將旗袍領設計成歪一邊,改良式中國服的生意很好,夏姿在百貨公司內,往往是女裝樓面的業績冠軍。一九八○年代,一套衣服可以賣到兩、三千元,一年的營業額從三百萬元倍增為七百多萬元,利潤比流行服裝還高。如果繼續下去,這將是一條容易賺錢,不需花太多精力及頭腦的事業,但王陳彩霞眺望的是另一個高標準─國際市場。這一步棋,看得到,但很難走到。

「我們把中國服的樣本送去日本,但是日本買家卻興趣缺缺。」王元宏說,因為夏姿的中國服還有太濃的民族風,根本不符合現代時裝的標準。一九八○年代中期,王陳彩霞開始出發挑戰另一個新領域,將中國服與流行元素結合,設計一種前所未有的流行時裝。但,夏姿遇到前所未有的挫折,「以前流行服裝可以抄日本,中國服可以吃老祖宗的手藝,但是流行與中國服結合,沒有本可循,只能自己創造。」王元宏說。

那兩、三年是夏姿成立以來最沈悶的一段轉型期。王陳彩霞為尋求突破,開始往全世界的流行時裝中心─法國巴黎、義大利米蘭尋求養分,但是自己創造流行中國風時裝,卻沒有想像的簡單,西洋的元素加上中國元素,一融合不對,就失去風格成為四不像。反映在業績上,夏姿的服裝變得不受歡迎,業績從樓面冠軍掉到五、六名,售貨員回到總公司開會,總是不停反映,客人對全新的服裝連看都不想看。


堅持  不走拷貝老路發現開發布料的重要
一腳仍踏在過去的石階上,另一腳卻跨在往上的階梯,遇到這麼大的挫敗,一般人自然的反應,應該是抽回腳步,再走回原來溫暖、適意的路,「第一線的銷售小姐常常回應,哪種設計客人很喜歡,我們就照著copy就好了。」但王陳彩霞不願抄襲,「我要客人一拿起來,就知道這是夏姿的衣服。」她堅定的說。當時不僅創作陷入低潮,夫婦間的關係也陷入緊張狀態,時常為了服裝設計問題發生口角。

「我對先生說,再給我一段時間,讓我轉(型)。」她試著說服王元宏支持她再向上提升,拉著她先生一起分享新視野。甚至,為了讓新視野感動員工,夏資還曾大手筆分兩年送五、六十位銷售小姐和打版師到歐洲參觀時裝工業,看國外業者如何設計、銷售、陳列衣服。到歐洲直接體會當地最高時裝標準後,員工終於能認同王元宏夫婦的堅持。

堅持走遠路的辛苦還是有代價的。王陳彩霞終於發現了關鍵:布料對設計師的重要,「設計衣服,原料成功了,就成功一半。」為了開發新布料,王元宏夫婦到米蘭、羅馬直接找布料開發廠下訂單,剛開始到歐洲的布料展示會場,外國人連布料都不讓他們看,「因為怕被我們copy。」但為了找到最源頭的布料廠,王陳彩霞一年到展示會兩次,有些廠商直到第三年,也就是第六次,才願意讓她看布料。


投資 下足了基本功栽培員工赴歐洲學習
找到布料之外,為了學習巴黎時裝的立體剪裁,一九九○年,夏姿在巴黎市郊住宅區買一棟房子做為工作室,聘請一組法國設計師、打版師教夏姿全新的時裝工藝技術。不懂法文的王陳彩霞每三個月跑一趟法國,和法國的打版師甚至用「畫」來溝通,在白紙上描繪夏姿的未來。

當時連設計師、打版師也當起了空中飛人,每年出差超過百人次,一年的出差費用高達上千萬元,「這是長期的投資,夏姿要轉型就要投入研發費用。」王元宏笑著說。

「王陳彩霞真的很敢花錢栽培夏姿的設計師,在歐洲的各種時裝展、布料展上,都可以看到夏姿的設計師出現。」時常到歐洲出差的紡拓會設計中心設計師江色雲印象深刻的說。相較於一些抄短線的台灣流行時裝業者,王陳彩霞在基本功上,下了十足力量,她看的是品牌長期的未來。

一九九三年起,夏姿流行中國服開始受到台灣市場肯定,但王陳彩霞沒有停下腳步休息,她花了三、四年時間及數千萬元資本,終於踏入了巴黎服裝展。但這還不是她心目中最後的一個階梯。


圍城  踏進巴黎時尚殿堂但最滿意作品還沒出現
一九九六年,夏姿在巴黎最繁華的羅浮宮附近名店街買下一棟十八世紀的建築物,花五年時間重新裝修,王陳彩霞的夢想終於在二○○一年十月八日實現。正對著法國最著名的Colette時裝店的夏姿專賣店,開幕了。

潘黛麗表示,設計師每年被兩大服裝季節追著跑,每十年就會遇到一個瓶頸,她從來沒有看到一個台灣設計師像王陳彩霞這樣勇於突破自我,而且當王陳彩霞最低潮時,從來沒有聽過她訴苦。

二○○三年一月十五日,被列為一級古蹟的台北市中山堂挑高的巴洛克式大廳內,三百多位穿著各色中國服的時尚名流目不轉睛的坐著,身穿粉綠、粉紅、粉橘中國風流行時裝的模特兒,輕盈的走在浮在水面上的伸展台上,營造這一幅既中國又現代場景的主角,就是創造夏姿服飾的王元宏、王陳彩霞夫婦。即使已經站在事業的高峰,但是王陳彩霞仍然說,她最滿意的作品還沒有完成!

來自鄉下的王陳彩霞,因為一場東京時裝展,萌芽一步長棋的布局。因為「一生做好一件事」的堅持與熱情讓她打敗了學歷的藩籬,與裁縫師的宿命,開展出不同的生命格局。

商業周刊 2003-2-10

連結:《小×學堂》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