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五年的時間,一個國家可以產生多大的改變?韓國,提供了一個新的觀察典範。

五年前,這是一個差一點就可能倒閉的國家。

一九九七年底,韓國外債高漲,幾近破產。舉國上下滿懷屈辱,無條件投降接受 IMF 財政金融接管紓困,那時韓國是悲戚的:排隊捐黃金為國還債的隊伍、在公園徘徊的失業人口……。

五年後的今天,南韓卻以七百萬街頭歡欣鼓舞的「紅魔鬼」,展現信心與活力,一洗過去陰霾。

從五年前外匯存底只有 30 多億美元,到現在已經達到 1100 多億,居世界第五。


「南韓模式」正式登場
最令世人驚訝的是,當韓國從金融危機復甦過來的同時,竟還搖身一變,從過去的製造代工國,成為亞洲的「文化輸出國」。甚至在某種程度上,韓國正在設定亞洲美的新標準。

「我的野蠻女友」熱賣,讓韓國電影成為媒體焦點。大家才注意到,韓國電影在國內已擊敗好萊塢,亞洲賣座也屢創新高。

韓國近五年來「數位內容」產業的發展,也有相當成績。包括遊戲軟體、動畫,以及衍生出來的卡通玩偶等,都在亞洲引領風騷。

那隻老是喜歡用「大便」為玩樂主題的超級噁心「賤兔」,早已讓日本的 Hello Kitty 飽受威脅。新近的韓國網路動畫:一男一女中國造型的 Pucca 娃娃(炸醬麵小倆口),逗趣的老是圍繞在女娃娃,如何處心積慮要吃男娃娃豆腐的情節,一樣在台灣等亞洲地區造成轟動。

由於前幾年韓國政府積極舖設寬頻網路的基礎設施,使今日韓國寬頻普及率世界第一、63% 的家戶連上寬頻。這樣的基礎設施,讓韓國有機會在數位內容產業上大展身手。


韓國遊戲 讓亞洲青少年著迷
韓國的遊戲產業,從一九九八年開始大力發展後就迅速成長,產值從九千多億韓圜(約300億美元)成長到今年預估二兆韓圜(約 600 億台幣),才四年就成長一倍多。
從電影、電視、動畫、遊戲,再到IT、家電等產品,「made in Korea」突然間變成流行主流。

這或許是歷史的諷刺。五千年來飽受中國、日本兩大強國邊緣化的韓國,今天竟以「韓風」席捲了中國大陸、台灣和日本。

從製造代工,到文化輸出,韓國是如何「變酷」的?

分析起來,韓國政府的政策與做法、地方與民間新起的創業活力、大企業努力經營國際品牌與形象,加上韓國人民特殊的團結愛國意識等,都是韓國成功轉變的因素。

其中,政府又扮演關鍵角色。


金大中一九九八年上任總統以後,在韓國發展策略上,積極發展文化產業。

一九九八年時,韓國文化觀光部的經費佔國家總預算的0.62%,總金額是4848億韓圜(約130多億台幣)。到了今年總金額已經成長二倍,達1兆2000多億韓圜(約324億台幣),比例提升至1.09%。

文化觀光部長南宮鎮在接受訪問時說:「你應該了解吧,十九世紀是軍事征服世界,二十世紀是以經濟。到了二十一世紀是以文化來建立新時代的時候。」就是這樣的認知,他強調,讓韓國碰到金融危機之後,政府很多部會都在裁減,只有文化部門不減反增。

觀念改變、策略確定後,近五年來,韓國政府即採行一連串有效的實際做法,來推動文化產業。


五千年歷史,六千次戰爭
現在的韓國,已完全擺脫五年前的陰霾,站在另一段歷史的起點上。這個成績,除了因推動一連串改革成功奏效外,韓國精神更是關鍵。

三十多歲的李秀容說她永不會忘記從小在教科書中就學到,韓國五千年歷史中,有將近六千次被日本、中國大陸等鄰國欺負的經驗。

透過從小的教育,深植於每一個韓國人民心中的理念,她認為是:「韓國弱,但是我們生存下來(We are weak, but we survive)」。


這種雖弱,但一定要追求生存的意志,讓韓國人長久以來一直給外面世界很「悍」的印象。

「世界上有哪一個民族,吃生辣椒還要沾辣椒醬?就只有韓國人,」韓國土生土長的華僑原所強形容。

這樣的韓國精神,也讓一般韓國人民碰到國家問題時,都會有深切的參與感,不會認為事不關己,也會願意犧牲自己。

例如足球或電影,一開始韓國人民並未給與太大的期待,但是看他們表現不錯,就開始支持。一些人支持之後,讓足球與電影的表現更加進步,之後就又有更多人支持,慢慢就變成全國人民的大事,並且把「非贏不可」的集體意識發揮到淋漓盡致。

「身土不二」,這是今日常見在韓國農產品上面的標語,意思是訴諸消費者,「身在這片國土上,請不要二心」,請支持韓國農產品。事實上,韓國各行各業中,愛用國貨的現象十分明顯。汽車、手機、家電等超過八成都是韓國貨,就是明顯的例子。

這種全面的參與、支持,追求集體生存的強烈意志力,或許正是韓國可以再站起來,又成功轉型的背後主要原因。


天下雜誌 2002-08-01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