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珠江三角洲——目前中國大陸成長最快速的地區之一,一座有五千名勞工的工廠,裡面全部都是年輕女性,沒有一個人戴眼鏡。

「你們難道沒有任何一個員工有近視嗎?」來訪者問道。

工廠管理者回答:「哦,只要有哪個員工有近視,為了不影響工作,我們會立刻請她走路。她們可以去找別的工作。不過那不關我的事。反正還有一大堆人想來為我們工作。」

這位來訪者是大名鼎鼎的日本經濟智囊大前研一(Kenichi Ohmae),這段經歷是他在《日本時報》(Japan Times)的一篇長文〈亞洲下波危機——中國製造〉(Asia's next crisis : Made in China)裡所透露的。

大前研一表示,如果這種行為出現在工業化國家,一定被視為毫無人道,雇主也會因為違反保障勞工的法令而吃上官司。然而在中國大陸的深圳、上海、蘇州、大連等大城市,有好幾億的人口排隊等著從鄉村進城找工作,因此這種殘酷的「優勝劣敗」淘汰過程反而被視為常態。


優勢一:勞動大軍
青年勞工既是生產者也是消費者

勞動力近乎無限量的供應,使得中國大陸各工作的應徵幾乎都是擠破頭的狀態,而有幸獲得工作者也戰戰兢兢,不斷充電以求保住飯碗。在大連的某處工廠,招募一個月薪一百美元(約合新台幣三千一百元)女工的徵人啟事,從附近農村吸引了共兩千名應徵者。在工廠內,這些女工在午餐時間,不是研究電路板構造,就是學其他和高科技相關的技能。

中國大陸有數以億計願意接受低工薪、進取心強及具高度可塑性的青年勞工,這些勞動大軍既是生產者也是消費者,換句話說,他(她)們既是工廠,也是市場,這正是他國所無的優點。

在高盛對 BRICs (金磚四國)的預測報告中,中國大陸在三十六年後,也就是二○四一年就會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而它所憑藉的本錢之一,正是這些既能生產、又能消費的龐大勞動力。高盛的這份報告中,著墨的最大部分就在中國崛起。

正如毛澤東的名言:「人多好辦事。」擁有全球五分之一人口的中國大陸,正利用它取之不盡的勞動力,不斷刷新經濟成長紀錄:二○○四年,中國大陸經濟成長率高達九.五%,為八年來最強勁的成長。高盛的報告也預測,二○三○年,中國的人均收入可能達到韓國目前的水平。


優勢二:外資湧入
深圳等經濟特區成了資本家樂園

強勁的經濟成長力道,吸引了大批尋找商機的外國投資人。在二○○一年時,中國大陸已完成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程序,對外資流入有推波助瀾的效果。

儘管血本無歸的案例大有人在,但在看好未來前景的誘因下,外資仍前仆後繼地湧入中國。

十年前中國大陸一年吸收的外資為兩百億美元,如今已突破六百億美元,據聯合國「貿易發展委員會」(UNCTAD)統計,目前中國已是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外資流入國。

外資不斷流入,在中國大陸打造出一個個高度自治、獨立管理的經濟特區,它們是深圳、上海、大連、天津、瀋陽、蘇州……,這些地區平均人口在五百萬至七百萬之間,其經濟發展速度,已經超過馬來西亞、台灣、泰國和南韓。中國大陸雖然是中央集權國家,但在這些經濟特區做生意,繁文縟節比日本、法國甚至瑞典還要少。「這些經濟特區才是真正的資本家樂園。」大前研一如此形容。

中國大陸逐漸成為該區域內不可忽視的經濟強權,對於亞洲其它國家來說,出口及吸收外資的能力難免會大受衝擊,這種情況和一九九七年東亞金融風暴很快便風平浪靜不同,中國大陸是永遠存在的經濟體,也就是說,中國大陸對東亞鄰近各國的「經濟威脅」將是永久性的。

誠如一句諺語:「打不過它,就加入它。」面對中國大陸銳不可當的經濟實力,鄰近的亞洲各國,唯有爭取和中國經濟發展有「互補性」的關係。由於中國大陸經濟體系龐大,「互補性」可能是成為中國大陸經濟體系中的一個環節,例如成為金融服務中心的香港,或是成為中國周邊「協力環節」的南韓。如果不做出調整,繼續漠視中國大陸經濟的存在,未來前途絕不樂觀。 


商業周刊 2005-01-24/楊少強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