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城市復興典範
西班牙畢爾包 靠古根漢翻身


自從1986年加入歐盟後,西班牙整體經濟快速成長,許多大小城市更進行大幅改造。其中最經典的成功案例,當屬過去以鋼鐵造船為主的北部都市畢爾包(Bilbao);在短短十幾年內,從一個默默無名的工業小鎮,躋身國際知名的文化之都。

不論在哪一條市中心街道,很容易就可以在街巷的盡頭,隱約瞥見這棟在陽光下閃著如魚鱗般奇幻銀光的龐然建築。藍帶河(Nervion)彎彎曲曲流過整個畢爾包市,沿河兩岸一直是都市的命脈。矗立河畔,混合了熠熠發光的鈦金屬、質地厚重的石灰岩,與透明的玻璃帷幕材質,說不出形狀來的建築物,就是令人屏息的古根漢美術館。有人說,從空中俯瞰,它像是一朵綻放的金屬花;在地人則說,它的每個構面都像一條船的船頭,整棟建築物也好比一艘要出港的大船。

這個小城翻身的成功故事,被英國《金融時報》譽為「古根漢效應」,也成為全球中小型城市,戮力於城市轉型的最新典範。究竟,古根漢點石成金的魔力在哪裡?一座美術館的文化影響力又有多大?


灰色過去∕海明威筆下又臭又髒的衰敗工業城
畢爾包是巴斯克自治區(Basque Country)首府,1980 年代前仰賴鋼鐵和造船業為經濟命脈。市區距離海口 15 公里,而通往海口的藍帶河正好將畢爾包一切為二:左岸是貧苦的工人區,右岸則是奢華的「老闆區」。

過去,西班牙人一想到畢爾包,腦中就會浮現骯髒的、深褐色的藍帶河,煙囪、大型吊車與橘色的氣體儲槽林立的景象,連市區建築物外牆都因為卡上一層煙塵,而顯得灰濛濛。曾旅居畢爾包的作家海明威,還曾在文章裡直批,「畢爾包市又髒又臭!」

其實,20 世紀以來,這座灰色的工業城,讓巴斯克成為西班牙最富裕的自治區,居民的年平均所得總是西班牙第一,也出現許多工業巨子與實業家。無奈,1970、1980年代,全球重工業蕭條,「加上亞洲日本、韓國重工業的威脅,畢爾包的重工業都抬不起頭來,經濟的火車頭不見了!」畢爾包市長伊尼亞基歎了口氣說。


1983 經濟蕭條後,還「特產」恐怖分子
「我們這裡以前還專出恐怖分子的!」因為結婚而移民畢爾包正滿30年的台灣人呂若萍,笑著提到當地的另一項「特產」。她指出,1983 年畢爾包經濟開始蕭條,還因為巴斯克地區分離主義的恐怖分子橫行,到處綁架大老闆,也讓外來投資止步,重創稅收,搞爛了當地經濟。

種種政治與社會因素,引發大廠關門大吉,或遷往其他城市;使得當時畢爾包的失業率曾高達 20% 以上,等於每五人就有一人失業。眼見城市彷彿沒有明天,1980年代末,當地政府、有志之士開始苦思轉型,挖掘新的活水源頭,打算讓畢爾包轉型成為文化、藝術和服務業重鎮。因為,「在現在的國際競爭中,只有文化可以凸顯一個都市的國際地位,畢爾包需要一個國際級的文化機構,」從1980年代末就一直參與畢爾包轉型大計,一手主導畢爾包古根漢籌備,並擔任館長至今的璜.依格納修.維達特(Juan Ignacio Vidarte)堅信。 


轉型契機∕捧著36億元和蓋瑞設計圖,教紐約驚豔
正當畢爾包苦思轉型時,機會竟然出現了。1988年,位於紐約的所羅門古根漢基金會,認為威尼斯與柏林的古根漢展覽中心都太小,亟欲尋找新據點建立大型的歐洲分館。威尼斯、奧地利的薩爾斯堡,及風聞此事的畢爾包等歐洲城市都參與競爭。1991年巴斯克當局與畢爾包市政府主動找上基金會,邀請古根漢基金會總監湯瑪斯.克倫士(Thomas Krens)拜訪畢爾包。

當時任職稅務局的璜,便參與爭取古根漢一案。他回憶,原本基金會開出的種種條件,巴斯克當局與畢爾包市政府都做了功課——找好一塊 3.5 萬平方公尺的土地、競圖選出蓋瑞不同凡響的場館設計、籌集 5000 萬美元做為收藏品基金,並準備好 8500 萬歐元(約 36 億台幣)的建館預算,在在都顯示地方政府一心一意爭取古根漢設館。

湯瑪斯後來回憶道,「畢爾包這個名字一開始出現在我眼前時,我覺得怎麼可能?我本來想盛情難卻,就當做去走一趟、玩一玩,但沒想到我開的條件,他們統統做到了。」畢爾包令人感動的決心,改變了城市的命運。不到八個月的時間,古根漢歐洲分館便敲定落腳畢爾包。


走過居民抗議阻力,證明文化城是個好生意
不過,籌建古根漢的阻力很大,畢竟這座城市的財政預算有限,也還有太多問題必須優先解決:瀕臨倒閉的企業與失業民眾嗷嗷待哺,地方政府怎能花這麼多錢去蓋一棟美術館呢?

呂若萍還記得,當初市民多半反對,覺得蓋古根漢好大喜功,「這麼小的城市蓋那麼大的建築幹什麼?」「花這麼多錢蓋一棟美術館,不如補助失業人口!」反對之聲四起,市區許多公寓外牆,都高掛著「反對古根漢」的布條旗幟。但當 1997 年古根漢落成於左岸的工人區,並成功帶來一年 100 多萬觀光客後,市民的觀感已經完全改變。「畢爾包清楚明白,它需要一個不輸給雪梨歌劇院的城市地標,」館長璜指出,當初選擇這個設計,就是希望為畢爾包帶來一個明顯的視覺識別與認同。設計師蓋瑞更曾說,每個人不一定要都喜歡這棟建築物,但是它能吸引人們的目光而前來參觀,才是最重要的!


將唐吉訶德的勇氣與榮耀,歸予市民
現在每當傍晚時分,當地居民最喜愛沿著古根漢旁的藍帶河畔漫步——眺望對岸的德烏斯托大學,有幾絲英倫河岸的閒散風味;市中心改為人行步道的商業大街,兩旁有名牌時裝店與書店,則有巴黎街頭的愜意。明年古根漢就要慶祝開館十週年了,畢爾包將邀請蓋瑞等眾多參與市政建設的建築師們,回到畢爾包市齊聚一堂。畢爾包市政府也已經向全市民發出邀請函,請他們對十年來畢爾包改變的點點滴滴發表看法。問建材商璜荷西打算怎麼回應市政府呢?他大笑著說:「喔,太好了,我們都重獲了自尊與自信。」

畢爾包與古根漢充分展現了17世紀賽凡提斯筆下的唐吉訶德,那種代表西班牙人敢做夢的性格,也為全球中型城市帶來彌足珍貴的城市改造經驗。


遠見雜誌 2006-12/林孟儀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