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代看廣東、九○年代看浦東,二十一世紀,將屬於山東。近幾年來,山東幾乎是呈現跳躍式發展,預估在二十年內,總體經濟規模將超越台灣和韓國,以一省之力就可對抗一國。山東崛起的意義更不僅於此,它將影響整個東北亞經濟版圖的位移和重組。有哪些台商已經搶先佈局?是哪些「魯商」締造山東奇蹟?


凜冽寒風下的冬日清晨,來自澳洲的貨櫃輪緩緩停靠青島港。工人剛把船纜綁牢,三、四台橋式起重機幾乎便在兩分鐘內同步作業,準確俐落地把貨櫃吊放在旁邊列隊等候的貨櫃車上。

十幾年前,青島貨櫃碼頭幾乎是從零開始,戰戰兢兢學習香港和外國經驗。經過十多年摸索,青島港現在的工作效率,每幾個月就會刷新一次世界紀錄。最近一次是以每分鐘處理九個貨櫃的速度,完成一艘超級貨櫃輪九千箱的裝卸作業,為貨主和船公司節省大筆費用和時間成本。

一位港口工作人員既驕傲又埋怨地說,中國華北很多輸出商品,是運到韓國釜山港,再轉運全世界,他們下一個目標,就是挑戰釜山港。 


超蘇趕粵  二十一世紀看山東
就如同青島港的突飛猛進,自進入二十一世紀之來,山東經濟幾乎是跳躍式發展。

二○○二年,山東生產總值(GDP)突破了一兆人民幣,四年間整整翻一翻,在二○○六年突破兩兆,早已超過江蘇,在全國排名第二,僅次於廣東。

「廣東經濟高度依賴勞動密集和加工出口,山東的經濟基礎遠比廣東好,」山東大學區域經濟研究所所長孫曰瑤判斷:「八○年代看廣東,九○年代看浦東,二十一世紀看山東,山東超過廣東,是遲早的事。」

超過廣東只是第一步。按目前發展趨勢,山東以 GDP 計算的總體經濟規模,將以一省之地敵一國,在二十年內超過台灣和韓國,問鼎全球十大經濟體。


山東國民生產總值,也將在二○二○年達到六.八兆人民幣,換算成每人平均雖然只有八千美元,距離富裕社會仍有一段距離,但人民衣食無虞,以一省的規模來看,也是個中翹楚。

山東崛起的意義不僅如此。如果說,廣東、江蘇、浙江、福建的加工裝配型企業已經讓台灣傳統工業感受到巨大壓力;今後,山東及環渤海一帶的新經濟體,因為擁有更完整的工業體系,從汽車、機械、石化、造船、冶金,到物流與航運,更能影響東北亞經濟版圖移動和重組,進一步挑戰日本和韓國。

世界銀行去年和中國大陸國家統計局,完成對一萬兩千多家企業進行的城市競爭力調查,比較一百二十個中國城市的投資環境、政府效率、社會和諧綜合指標,結果在競爭力最強的六個「金牌城市」中,山東就有青島煙台兩個城市入列。

山東崛起,也加劇了大陸各地省市之間的競爭。


群象效應  衝破國營事業窠臼
山東的力量,特別表現在大企業所代表的技術和規模競爭力,經過長期改革和激烈的市場淘汰後,仍然屹立的強者。大陸學界稱之為「群象效應」。

這裡的海爾集團、海信集團、澳柯瑪集團、魯能集團、中國重型汽車集團、浪潮軟件、濰柴動力、濟南第一機床集團、濟南第二機床集團、濟南鋼鐵集團、青島啤酒……,有些擁有國際知名度,有些是中國同行的領頭者,他們大多是國有企業,卻能衝開國營事業的窠臼,開創新局面。

「我們是百分之百的國有企業,」在青島面對膠州灣整片藍海的 Hisense 總部大廈,二十八歲的海信集團品牌管理總監朱書琴,對這家中國平板電視第一品牌的「國有企業」身分,不只毫無負面情緒,還帶著榮譽感。

大陸在一九九○年代曾經有過慘烈的電視機流血價格戰,工廠倒閉了一大半。海信憑藉技術上的領先優勢,守住價格,站穩腳步,更堅定日後發展技術的決心。

前年,海信平均年齡二十八歲的技術團隊,在上海埋頭工作五年,成功研發出中國第一片具備完全智慧財產權的數位視頻IC「信芯」,改變這項產品百分之百依賴進口的局面。

雖然是零度下的黑夜,被山東人稱為「濟鍋」的濟南鍋爐集團,仍有工人忙著加班。十五公分厚的赤紅鋼板,被大機器慢慢彎曲成滾筒狀,再經過精密焊接技術,形成宛如小型潛水艇般的鍋爐,供應大陸各地的發電廠使用。這些鍋爐能承受每小時六百噸水化做蒸氣的壓力,推動發電機運轉。

鍋爐廠的規模和技術水平,是重工業的象徵。濟鍋每年總有億元人民幣以上的利潤,但在實施企業體制改革以前,這家公司可是虧損連連。「當時就連一年生產多少個鍋爐,都要聽國家指示,」濟鍋副總經濟師朱予成表示。

「改革的結果,許多同事下崗(失業),這種場面讓人很難過,大家都是把年輕大好日子奉獻給國家的人,很多人巴不得歷史走回頭,回到計劃經濟時代,但回頭已經沒有路,」朱予成經歷過山東國有企業改革的辛苦歷程,對國有企業浴火重生有很深的體會。

靠著精簡人力,提升技術,拓展行銷等現代管理不二法門,「山東國有企業改革最困難的時期已經過去,現在只剩下局部、個別的問題,」濟南市台辦副主任張端武表示。

山東已經決定進一步釋出國有企業持股,鼓勵民營企業發展,政府也可以藉此財力,從事其他更重要的基礎建設,投資未來。


高峰經濟  適合大型技術創新
相對於上海的十里洋場,珠三角的台港外資,和江浙一帶的民營企業,曾在廣東服務的山東省委書記張高麗,形容山東個頭大、體積大的「高峰經濟」。厚重的「山東模式」,適合資源密集的大型技術創新。

在濟南的中國重型汽車集團,是中國第一輛重型卡車的製造廠,大陸最先進的行動導彈發射車,中國重汽是重要的技術供應商。去年脫離重汽自立門戶的濰柴動力集團,中國第一顆核彈的試爆現場使用它的移動發動機,長期投入研發最新一代引擎,已達到歐盟的排放標準。

浪潮集團是中國最大的伺服器解決方案供應商;中國一九七○年發射的第一顆人造衛星,採用浪潮生產的電晶體。

濟南一機床集團、二機床集團生產的汽車廠專用機床,參與潛艦、輪船發動機技術研發,在中國居於領先地位。

山東不僅是重工業基礎齊備的重鎮,現在更以政府的力量,把目標推展到資訊工業和軟體發展上。

濟南的齊魯軟件園產品展示館,有一張饒富趣味的照片,一男一女穿著金鋼超人戰甲,正在比試武功。

兩人都是山東大學培養的學者。男的是李大興,是中國頂尖鎖碼專家,負責保護資訊安全;女的是學姐王小雲,是全球首屈一指的解碼專家,專門找密碼的漏洞。兩人同是山東大學網絡資訊安全研究所的成員,在同一個屋簷下,較量鎖碼、解碼的「武藝」。

李大興的研究成果,應用在中國大陸的金融、證券和網路機密通訊上。王小雲的工作團隊,早在二○○四年便能破解國際公認「最安全」、有「白宮密碼」之稱的「SHA-1」密碼,在國際學術會議上公開發表。兩人的表現,可謂矛盾攻防,相輔相成。

不大不威  農業也走向大型化
山東人似乎相信「不大則不威」,即使是非國有企業,甚至農業,也走大型化傾向。

從西北部的德州,到東北部的煙台山東平原上到處可見溫室技術種植菜園。六、七年前,不添加農藥的「綠色蔬菜」在山東起步,現在已經增加到十幾萬畝,成為北京、上海兩大都會區的「菜園子」,農村經濟因此改善。山東外經貿廳亞洲二處處長宋振華表示,「我們才是真正的農業大省,論品種、產量、加工水平,都是全國第一。」

沿著煙台二○六國道前往靠北方的蓬萊市,長長一段公路的沿線,不時出現大幅葡萄酒廣告,舉目所見都是葡萄園。

煙台市台辦副調研員林劍介紹說,「這就是著名的十八公里葡萄長廊。」

蓬萊市這片士地,恰恰好位於法國最佳葡萄產區的同一緯度和類似氣候位置上,是全球少數最適合種植釀酒用葡萄的地方,現在已有五十多家酒廠。

未來三年,這裡將開闢成二十五萬畝的釀酒葡萄種植基地,蓬萊市半數農民,可望分批轉業,成為收入更好的釀酒工人。

山東推動農業產業化已有十多年。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曾撰寫專文,肯定山東提出的「公司加農戶」模式,對大陸各地改善農村經濟,增加農民收入,很具參考價值。


韓資熱中  在煙台再造一個大宇
山東的大企業模式,特別能吸引擅長大手筆經營的韓國企業。山東主要城市隨處可見韓國餐館和社區,散居的韓國人估計多達十萬。

韓國大宇集團受亞洲金融危機影響倒閉後,大宇造船因為體質不錯,被保留下來,現在世界排名前三名,因為手頭訂單太多,決定往一水之隔的山東發展。

距二○六國道不遠的煙台大宇造船廠工地,已經初具規模。大宇煙台船廠佔地超過三平方公里,發展計劃將一路延伸到二○一七年,其中包括一個百萬噸級的大船塢,和一些小船塢,營業規模將媲美韓國總廠。就如同三星集團要在中國「再造一個三星」,大宇造船也要在中國「再造一個大宇」。

山東是韓國企業參與中國發展的重要基地,佔韓國對中國投資約五○%。韓國二十大企業中的十五家,已先後登陸山東。山東省外經貿廳亞洲二處處長宋振華相信,像大宇造船這樣的企業,將在山東帶動整個行業發展,「韓國人習慣群聚,只要大企業一來,往往就是幾十家、幾百家韓國企業跟著一起來。」

但山東大型企業很早就學會了,企業不能只比大,還要靠品牌。

曾主導品牌經濟專案研究的孫曰瑤表示,中國在全面推動市場經濟的一九九五年前,市場最大特徵是「短缺」,工業產品供不應求,不愁賣不出去;九五年之後,工廠紛紛開設,商品轉為「過剩」,不斷上演激烈的價格戰。

山東的品牌經濟加上企業規模,讓有實力的大企業,在市場淘汰賽中勝出。

在中國各地機場、百貨公司,到處都可看見山東的名牌產品和廣告 -- 海爾冰箱、海爾洗衣機、海信電視、青島啤酒、張裕紅酒英派斯運動器材皇明太陽能……,甚至連非消費用的生產設備如中國重汽、濰柴動力、山東魯能,中國人也能輕易說出它們的名字。


孔孟之後  服膺品牌與誠信
「山東名牌數目,在全國排名第二、第三,但如果不算外資品牌,山東絕對排第一,」孫曰瑤表示,「就像你們台灣施振榮所說,單靠生產是不行的,要靠品牌,這一點,山東人早就會了。」

在自詡「孔孟之後」的山東人眼中,品牌和誠信,往往是一體的兩面。也讓一些學者好奇儒家文化對山東經濟發展的影響。

「流動率低,比較守規矩」,是台商對山東工人的普遍評價。
生產瓷磚的台商冠軍集團在大陸有五處工廠,江蘇昆山廠的員工流動率約六%,低於珠三角的許多台資大廠;煙台廠員工的流動率更低,只有三.八%。

「和南方省市比較,山東人忠誠、憨厚,甚至有點拘謹。在廣東,法律沒規定的都可以做;山東人遇到這種事,會向上級請示,」宋振華相信,從工人的低流動率,到各地較佳的社會治安,都和深植的儒家文化有關。

忠誠、服從的個性,也可以解釋山東人在軍隊中的龐大勢力。在國共內戰時期,中共四大野戰軍中,有兩個野戰軍以山東人為主力。曾經有兩個山東人 -- 張萬年、遲浩田,同時擔任中央軍委副主席。駐防北京中南海、有禁衛軍之稱的「八三四一」部隊,也以山東人最多。

一八六九年,著名地質學家李希霍芬奉德國政府之命,到東方祕密尋找理想的殖民地。山東大平原的富庶、豐富的礦產、和優良的青島港,都讓他驚歎,建議德國政府拿下青島,做為「軍事基地和商港」,為後來德國強租膠州灣揭開序幕。一次大戰之後,日本人也曾佔領膠州灣。

《老殘遊記》已經讓濟南的「千佛山、大明湖、趵突泉」名滿天下。山東的自然條件,加上殖民地異國風情,吸引一批批近代文人和知識份子在此流連忘返。


青山碧海  文人獨愛感性山東
走遍大半個地球的廣東人康有為,晚年獨愛青島,稱讚「青山、碧海、紅瓦、綠樹,中國第一」。在康有為終老青島的小山崗上,老舍沈從文梁實秋、聞一多曾經是雞犬之聲相聞的鄰居,寫下許多傳世的文學作品,代表山東感性的一面。

不過,德國和日本時代重視工業和基礎建設的習慣,也流傳下來。孫曰瑤表示,重視基礎建設是山東領導人的好習慣。二十多年前,山東就成立專用於能源發展的能源基金,十年前又成立交通基金,確保電力和交通建設,這種思路,在現代中國,是很領先的觀念。

耕耘才有成果。由於長期重視電力建設,過去五年,當沿海省市浙江、廣東的企業,在用電尖峰季節,必須忍受「供四停三」限電時,山東企業可以維持正常運轉。

「要想富、先修路」的觀念,也在山東根深柢固。

山東的高速公路全長三千公多里,在中國排名第一。山東的「三通工程」 -- 「村村通油路、村村通客車、千人以上島嶼通渡輪」,去年已大致實現。再過三年,全長超過五千公里的「五縱四橫一環」高速公路,和三縱三橫的全省鐵路網完成後,山東基礎建設將登上新台階。


商機無限  環抱兩億五千萬市場
「以濟南為中心,以五百公里半徑畫一個圈,裡面兩億五千萬人口的市場,可以在半天之內抵達,一天之內來回,」曾留學日本的濟南高新技術區招商局副局長周儉強調。建設一日工作圈,對山東的意義,除了方便,也代表商機。

「文武兩聖(孔子、孫子)在這裡誕生,黃河在這裡入海,泰山在這裡崛起,」一位山東學者愈說愈興奮。在學者眼裡,山東還有女媧補天的神話故事,有中國豐富的歷史和文化傳統,有梁山泊七十二好漢,有中國最長的海岸線和最好的港口,有僅次於河南的九千多萬人口,有完整的工業體系,要農業有農業,要礦產有礦產。「中國單有山東一省,也可以成為強大的國家。」

一個似乎什麼都不缺的地方,往往也是最需要方向感的地方。山東經過百年摸索,在改革開放和全球化挑戰中,似乎已經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天下雜誌 2007.01.31/文現深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