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五月,美國《商業週刊》刊出〈新兩性失衡〉(New Gender Gap)封面故事,封面上一位自信滿滿的小女孩兩眼炯然,微笑的直視眼前稚氣的小男孩。封面故事的副標題下了驚人之語:「從幼稚園到研究所,男孩變成弱勢(From kindergarten to grad school, boys are becoming the second sex)。」報導指出,美國女孩不僅在學業表現一路領先男孩,二○○○年拿到碩士學位女性為男性的一.三八倍,到二○○九年將成長到一.五一倍。甚至,在數學等傳統男孩遙遙領先的學科,男孩領先差距在快速縮小中。

報導一出,電視台CNBC跟進這個議題,鏡頭中的多位大學校長面帶憂慮,表示男孩子在青春期還沉迷在電玩跟足球,應該給予男學生入學保障名額…… 

美國不是個案,而是「女力」崛起的序曲。


女人當家
政治:瑞典女閣員數目超越男性
財富:美國家庭女性成掙錢主力
在台灣,女力崛起的現象也令人驚奇。《商業周刊》針對台灣民眾所做的〈台灣女性地位認知調查〉發現,八二%的民眾認為女性在職場上表現比男性好。此外,更有超過七成(七○.八%)民眾認為,未來二十年女性有可能會當選總統(見本期《商業周刊》第一百五十二頁報導)。

女性逐漸攻占權力與財富的山頭,隱然是新一波全球運動。

遠在地球彼端的北歐,活脫就是一個女人的國度。五個北歐國家聯手攻占「性別權力測度」全球前五大。芬蘭總統哈洛寧上任三年,聲望從當選時五成的選票,一路爬升至數月前的九成三。

當商周記者遠渡重洋採訪這個「女人當家」現象時,關於芬蘭女性輝煌紀錄,每個受訪者都可倒背如流:全球第一個女性有被選舉權的國家、一九九一年誕生全球第一位女國防部長……,「遠古芬蘭詩歌裡頭,男戰士的對手是一位威力無窮的女戰士。」芬蘭國會議員薩立南(Matti Saarinen)先生表示。

現任芬蘭社會事務暨健康部顧問的凱蒂.米莉麥基(Kati Myllymaaki)說,二次大戰是關鍵轉折,男性上前線打仗,女性要種田、養家,甚至要製造武器供輸前線。女人因歷史機緣意外當家,「戰後男性從戰場返鄉後,了解自己力量後的女人,並不想再重返家庭。」

芬蘭不是女力抬頭的特例,全球有十二個國家目前由女總統執政。不久前女外長林德被刺身亡的瑞典,早在一九九五年女性閣員人數就超越男性閣員,目前女閣員超過男性(五五%)。而林德在遇刺前,更被認為是下屆總統的熱門人選。

相對於北歐女性攀上政治權力制高點,多數國家的女性,則聚焦在財富的累積上。

根據《富比世》雜誌的報導顯示,二○○三年美國前四百大富豪中,女性富豪以二十八億美元的平均身價,首次超越男性(二十四億美元)。
此外,美國三萬五千個家族企業中,有四分之一考慮由女兒接班,十年前這個比率不到十分之一。

女性更成為美國新創事業的最大來源。根據美國婦女商業研究中心的數據,二○○二年女性持股一半或以上的未上市企業,約占全美未上市企業達四六%,這在過去十年比一般企業的成長率高出一.五到兩倍。

一般美國家庭中,女性逐漸成為掙錢的主力,三分之一的美國的雙薪家庭妻子賺的比丈夫多。

連女性地位低下的韓國,在商周記者親自走訪後也發現,近五年女力也開始抬頭。四十二歲的韓國IT女企業家協會會長金惠貞,小時家裡窮,考上三次大學都因無力負擔學費而放棄就讀。結婚時,金惠貞請求先生將購買婚戒的預算省下,轉做其創業資金。十七年後,她成為漢城一家兩百四十名學生的幼稚園老闆,同時身兼從事郵務ATM(自動櫃員機)機器製造的IT公司老闆。金惠貞不僅創業、掙錢的企圖心旺盛,念書的熱情更不曾稍減,她現在不但已念完EMBA,更準備考博士班。

金惠貞並不是特例。韓國IBM在二○○二年史無前例的拔擢行銷副總裁朴淨華為韓國公司的董事,然而,在一九九五年時,韓國IBM擔任主管職的女性甚至掛零。IBM自一九九五年開始推動多元化方案,性別多元化是其中重點,如今全球有三個分公司,總經理由女性擔任。新加坡IBM總經理洪月霞和先生育有四名女兒,如今原本從事房地產工作的老公,甘心在家庭擔任全職的家庭主夫。

甚至在第三世界國家,女性也藉由微型創業,嘗試掙脫一代傳一代的貧窮。代表我國參加APEC(亞太經合會)婦女領袖網路會議的中華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徐遵慈就指出,在孟加拉、墨西哥等地設立「鄉村銀行」,貸款給婦女的創業基金成功率遠高於男性,且因償款率幾為百分之百,令傳統銀行大為驚訝。「聯合國仿此模式在中國大陸天津推行的貸款,甚至排除男性的參與。」徐遵慈說。


女人革命
教育:普及化讓女人出頭天
體制:資本主義讓女人發揮
近年,為何全球女性不僅大量投入職場,更能大幅進駐決策層?教育普及,應是最大推手,也促成女力抬頭的第一次革命。

台大政治系教授黃長玲指出,教育是位於社會下層階級能夠翻身的最大動力,在貧窮年代,教育資源多會集中在家中的男孩,女孩成為供養男性讀書的犧牲者。但在社會普遍富裕後,男女教育機會均等,女生潛藏已久的才智,才有機會被挖掘。

教育普及令女性出頭的現象,首先出現在二次大戰後先富裕的北歐及美國。

芬蘭第四大城Jyvsaaskylaan大學校長艾諾.薩立南(Aino Sallinen)在一九九二年被推選為校長時,在媒體掀起一陣旋風,被形容為破冰者(ice breaker),因她是芬蘭史上第一位任大學校長的女性。

艾諾.薩立南指出,大部分十五歲以下的歐洲女性,教育程度比男生高;在芬蘭,女性拿大學學歷者超過二分之一,惟獨拿到科技及MBA(管理碩士)的比重仍遠低於男性,但這兩個領域卻是薪資較高的領域,這也造成了男女在財富上的不平等。「我們想從教育下手,多培養女性在這兩個領域的興趣,才能真正拉近兩性的地位,」艾諾.薩莉南說。

美國的情況也是如此,不同的是,女性在科技及MBA這兩個新經濟時代掙錢動力引擎的學科,表現已逼進男性。二○○○年美國十二年級學生的數學表現,女孩子的得分只較男孩略遜一.三三%,而就讀MBA的女性,女生也逼進男性,二十年前女性就讀MBA比率為二二%,如今已高達四○%。

經濟板塊的變動,更打造了女力崛起的溫床。二次大戰以降,製造業萎縮達一四%,根據紐約聯合(Alliance)資產管理公司針對全球二十大經濟體所做的調查,光是在一九九五年到二○○二年間二十大經濟體共流失二千二百萬個工作,相當於製造業總就業人口的一一%,而製造業部門是傳統男性主宰的產業。

相對的,服務業部門的工作機會卻在持續成長中,服務業向來是女性的強項,「這也是為何在近五年經濟不景氣,各國呈現男性平均所得下降,女性平均所得反而成長的現象。」徐遵慈說。

資本主義體制,適者生存法則取代性別差異,成為商場主流的遊戲規則。加上新經濟時代,產業變遷快速,特別是高科技領域,用人唯才,有能力的女性也特別容易出頭天。


女人天下
競爭:美國女性薪資幾與男性一樣
趨勢:韓國女性以服務業向上爬升
知識經濟時代,更為女力的崛起加足了一飛沖天的油料。

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在今年八月接受本刊專訪時,就曾預言:知識性的工作已經跨越了性別的界線。五十年前,當他收的第一個女學生畢業時,他頗費了一番功夫,才幫她找到一份像樣的工作;現在,他卻很有把握的提出:女性將越來越在每一個管理的階層與男性一爭長短。彼得.杜拉克認為,是跟「自我(self)」有關的領域,女性會特別傑出,例如人力資源等服務領域,但金融及工程領域也會有很大的提升。

根據美國《財星》雜誌最新出版的美國及全球〈五十大最有權力的女人〉專題報導,入榜的女性除了部分是接手家族企業外,如惠普CEO(執行長)的菲奧莉娜、e-Bay的惠特曼、惠普亞洲區的連蕭思及聯想財務長馬雪征,高科技女性專業經理人占多數。至於媒體及服務業,則是另兩塊女性嶄露頭角的重要場域,充分體現彼得.杜拉克的說法。

因為資本主義適者生存的特性,美國女性的平均薪資,近幾年來迅速爬升到占男性的九五%,是全球男女薪資差距最小的國家。若從經理級的女性比重來看,美國具決策權的女性,比重高達四六%,遠高於西歐與北歐國家

而長期被壓抑的韓國女性,也從服務業搭上提升地位與財富的雲霄飛車。

從事IC線上交易(marketplace)的 CyberDisty,是由現年四十二歲的總裁暨執行長 Cathy Hong 女士所創立,二○○三年營收達五百億韓圓,已奪得該領域韓國第一大(約合新台幣十四億八千萬元)的名稱。

Cathy 生長在一個有六個姊妹的家庭,排行老四的她,從小就懂得要藉由念書,搶得父母的寵愛目光。高中時代就立志要創業、賺錢的她,選擇兩年制大學以求快速進入職場,當同學都在談論打扮、化妝時,Cathy 花腦筋在蒐集親朋好友訂西服的需求,跨過西服店直接去找工廠下單,甚至上門向主婦推銷洗碗精,這是一般男業務員不易敲開的大門,「從大學開始學習如何找客戶,以及如何定期跟客戶互動的技巧。」Cathy 說。

一九八二年進入職場時,她找工作的原則很簡單:要是成長快、薪水高,她成為德州儀器在韓國客服部門的第一號員工。在IT(資訊科技)領域浸淫十七年後,創業時機成熟,再出來創立 CyberDisty。「在offline(實體交易)領域,我們無法跟男生比,因為無法『娛樂(entertain)』客戶;但在online(線上)領域,我們知道如何用細膩、周到與精準,去服務客戶,」Cathy Hong說。

特別是在金融風暴之後,韓國女性創業者選擇IT領域的越來越多,並成為女性部及經貿部宣導的範本。

根據韓國網站 womenbiz 的報導,在金融風暴期間倒閉的女性企業家數掛零,韓國政府決定增加給女性創業者的融資比率,打破韓國女性結婚後就該辭職以持家的文化傳統。 


韓國IBM行銷副總裁朴淨華就表示,雖然在韓國,業務大軍仍是男人的天下,但越來越多的女性創業家,這些人由女性來服務會更恰如其分,「更何況網路興起後,銷售通路需要更多元化,需要更多『非關係導向』的銷售技巧及call center(客服中心)的支援,這兩項特別是女性的強項。」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各國政策刻意拉抬下,女力崛起正在加速升溫中。最早政策介入,拉抬女性政經地位的當屬北歐。

瑞典在一九七○年代開始在公部門的委員會採取「性別保障名額制」,提高女性的能見度,八○年代即出現女性國會議員達三成的效果,並造成鄰近國家彼此彷效。

「很多研究都證明,芬蘭之所以能夠享有高水準的生活品質,跟女性政經地位提高有明顯關連。」芬蘭社會事務暨健康部長莫卡蘭表示。

今年六月,芬蘭政府更開始介入私部門,要求國營企業董事會要有四成女性董事。「我們只是柔性勸說,而且範圍僅在國營企業;隔壁的瑞典甚至要求私營企業比照辦理。」莫卡蘭說。


女人願景
政策:釋放女力為高齡化社會解套
爆發:十年內,女力可望達到顛峰
芬蘭政策介入提升女性經濟地位,在於為高齡化社會做預備。少子化趨勢下,芬蘭正面臨太少人付稅養太多老年人的困境,「鼓勵越多女性出去工作,才能有足夠的稅收。」莫卡蘭說。

日本的高齡化、少子社會,同樣將解決方向指向提高女力。《紐約時報》在今年六月一篇專文:〈被忽視的資源:女性工作者〉(Japan's Neglected Resources: Female Workers)指出,日本經濟長達十三年未復甦,跟女性勞動力未被適度釋放有關。

日本勞動省估計,少了婦女參與,經濟成長率每年少了○.六個百分點。而雇用女性超過一半的企業,平均利潤為所有企業平均的兩倍。因而今年指派了一個研究小組進行研究,結論是建議公、私部門到二○二○年時,應有三○%的女性擔任主管職。

韓國的情況也很類似。梨花女子大學社會科學大學院長張必和說,南韓二十年前就希望透過提高女性就業率,一舉突破平均國民所得低於一萬美元的魔咒,但如今還是無法達成。而韓國同樣也面臨少子化的困境,同樣要靠女性就業,做為社會穩定的基石。因此,為了提升兩性平權,韓國政府二○○一年甚至在內閣新設女性部。

高教育為女性帶來機會之鑰,但今日在全球各地湧出的能量,其實尚未達到顛峰。根據聯合國最新出爐的「性別權力測度報告」(GEM,Gender Empowerment Measurement),目前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達到男女平權。即便全世界女權最高的國家冰島,女性在社會上的平均經濟力與政治力仍只達到男性的八五%

根據北歐的經驗,女性教育程度與男性一樣高,是在一九七○年代才出現;但女性國會議員比重達到三成以上,普遍在八○年代末才發生。美國的經驗也是如此,若以一九九○年代女性受高等教育的女性比重才追上男性來看,倘使我們假設這批人尚未到達四十歲這個傳統「掌權」的時點,再加上環境面有利女力的崛起,那麼,我們可以斷定:年輕女性藉由教育所展現的影響力,火力尚未全面開出。

還有下一波的女性權與錢的大爆發!而且時間將會在十年內。尤其,在亞洲等女力抬頭較慢的國家將更為明顯。

女力崛起,而且後勢看漲,男性是備感威脅?還是欣喜養家的重擔,將有兩個肩膀可分擔?從北歐的例子來看,「多數男性習慣女人掌權後,性別就不再是一個問題。」相當於台灣中研院的芬蘭科學院副院長阿內妮.玻利( Anneli Pauli)說。

然而,女性開始走向握有權力與財富後,卻往往伴隨著離婚率的飆升、少子化、男性失業率居高不下以至於男性酗酒、家暴案件的頻繁,兩者雖未被證明有關,但可以確定的是,社會結構將面臨一股強大的後座力。女力崛起所帶來的社會現象,將是二十一世紀最值得關注的問題。




平均每3個男人就有1人感受女性威脅
「婦女能頂半邊天」,甚至更勝男人嗎?在《商業周刊》的〈台灣女性地位認知調查〉中,顯示答案是肯定的:有超過八成的民眾表示,台灣女性的能力比男性強的情形越來越多,更有超過七成的民眾認為,未來二十年內台灣將會出現第一位女總統,顯示在國人心中,對女性勢力抬頭相當樂觀。

由《商業周刊》製作的〈台灣女性地位認知調查〉,是國內首度針對民眾心目中,女性在職場、家庭等領域的地位所做的調查。

在〈台灣女性地位認知調查〉中,被問到台灣目前男女在各方面的平等程度,有超過五成(五五.四%)民眾表示,目前男性的地位比女性要高,而認為目前兩性在各方面已達到平等的民眾僅有三成(三二.一%),只有不到一成(六.二%)的民眾認為,目前女性地位比男性高。

男、女對於目前兩性地位,也有不同看法。在〈台灣女性地位認知調查〉中,女性普遍認為男性地位比女性高(六三.九%),但男性大多認為男女已經平等(四一.五%)。此外專科與大學以上的高等教育程度者,也多認為男性地位高於女性。顯示女性及高教育程度者,對目前社會男女不平等的情形感受較深刻。


強勢女性 
女性表現上升,男性備受威脅
「台灣女性是意識與行動不一致!」青輔會主委林芳玫解釋,由於台灣是移民社會,中小企業活躍,老闆娘本來就扮演要角,而地方政治活躍,政治人物的太太同樣扮演重要角色,故台灣的女性地位在過去就比較高。然而在行動上女性地位頗高,卻無明顯的女性意識。

在多數民眾心中,雖然男、女地位仍有差距,但論到男、女能力表現,台灣民眾心中的答案就相當的顛覆:絕大多數民眾反而都認為,女性能力比男性好。有超過八成(八六.二%)民眾認為,女性能力比男性優秀的情形會越來越多,只有不到一成(六.七%)的民眾認為不會有這種情形。在交叉分析後也發現,絕大多數女性受訪者認為,女性能力比男性好的情形會越來越多(九一.九%),顯示女性對自己的能力更是深具信心。

至於能力好的女性,是否會對男性造成威脅?對這個問題持肯定答案的比率也相當高;平均兩個受訪民眾當中,就差不多有一位(四八.三%)認為能力較好的女性,會對男性「有威脅」。交叉分析後發現,平均每三個男性就有一個認為女性會帶來威脅。

台大政治系教授黃長玲表示,女性展現出來的能力比男性強,「將是一種趨勢!」她說,超過八成的民眾有感受到這種現象,沒有這種感受的民眾不到一成,這多少顯示出,台灣女性的表現是在上升的。


唯才是用
婦女地位提升,才能提高人力素質
甚至從受訪民眾親身的經驗來看,女性超越男性的趨勢也是肯定的。當問到:在受訪者工作的場所,女性的表現是否比男性好?有超過四成(四二.二%)民眾認為,在他(她)所在的工作領域中,女性表現比男性好,認為男、女表現一樣好的僅約兩成(一八.四%),而只有四分之一(二五%)的民眾認為女性表現比男性差。

「如果不重視女性,人才就少一半!」林芳玫表示,對企業而言,現在是搶人才的時代,在女性能力及表現皆有所提升下,提升女性地位除了可提升image(形象)外,實際上也和國家整體GDP(國內生產毛額)有關,那就是人力素質提升,因為如果人口不就業就變成依賴人口,所以婦女地位能否提升,攸關各國人力素質的優劣。

不過能力較好的女性,並不意味著在升遷機會上也能得到公平待遇。進一步詢問那些認為女性表現比男性好的受訪者,結果發現:有超過四成(四四%)表示能力較好的女性,其升遷機會不如男性,比認為女性升遷機會高於男性的四二%略高,認為兩性升遷機會相等的只有不到一成(七.九%),顯示現代職場對女性仍有些許不公平之處。

除了升遷機會外,〈台灣女性地位認知調查〉還發現,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有超過五成(五三%)的民眾希望自己的直屬上司是男性,遠高於希望自己直屬上司是女性的比率(二八.三%)。

至於希望男性來擔任直屬上司的原因,受訪民眾的選項包括「領導能力強」、「情緒較穩定」、「有擔當」等;而女上司較受歡迎的原因,則包括「比較好溝通」、「會照顧下屬」、「細心仔細」等。

黃長玲認為,雖然社會普遍承認女性的能力比男性優異,但弔詭的是,多數民眾還是希望自己的直屬上司是男性,這也就難免造成「女性升遷機會不如男性」的結果。她分析,對於台灣社會男、女地位差異感受較深刻的,多半是高等教育、女性族群,這顯示台灣在性別教育上,仍有努力的空間。

林芳玫表示,台灣女性重視快速累積財富,以為只要能累積財富,地位就高。因此台灣的中產階級女性,多半覺得女權與我無關。

雖然在民眾心中,能力較佳的女性,未必就能得到較公平的升遷機會。但〈台灣女性地位認知調查〉卻發現,四一.四%的民眾認為未來三年,男、女主管比率有可能各半。而男、女對此問題的看法也有極大差異:女性認為未來三年有可能男女主管各半的比率較高(五四.四%),男性卻認為男女主管不可能各半的比率較高(五六.一%)。從這個問題也可以發現,台灣女性對於女性未來在職場的發展的自信並不低。

不過林芳玫表示,雖然新經濟適合女性特質發揮,但二十一世紀不見得女生就必然會出頭天,「具有女性意識的男性,會占優勢。」她解釋,不是生理上具女性特質的男性有優勢,而是「具女性思維的人」有優勢。女性特質是:在私領域或小範圍溝通有優勢(溝通及同理心),但對產業談判的能力還不夠。


價值崩解 超過六成可接受男人當「家庭主夫」
除了職場外,〈台灣女性地位認知調查〉的另一個突破性的發現是,過去台灣社會盛行的「男主外、女主內」傳統價值觀,已逐漸崩解:有超過六成(六一.九%)民眾表示,可以接受男性在家當「家庭主夫」,太太在外面賺錢養家,不能接受這種觀念的民眾則有三成五(三五.五%)。

不同族群對於「家庭主夫」的接受程度也大異其趣,一般來說,能接受這種觀念的,集中在青壯年、高等教育等族群。以三十至三十九歲的民眾對「家庭主夫」接受度最高(六七.九%)。大學以上教育程度者,有超過七成(七二.四%)表示能接受「家庭主夫」。

過去「男主外、女主內」價值觀還衍生出另一種觀念:「女子無才便是德」。若女性有心向學卻不顧家庭,在傳統家庭恐怕會引起不小風波。不過現在大家的認知已經改變了,根據這項調查發現,如果太太有機會出國進修兩年,必須放下家庭,有四一.九%的民眾表示自己會支持(或認為先生會支持),顯示國人正開始慢慢接受女性可為學業或事業犧牲家庭的觀念,尤其受訪的男性對這一題持支持態度的比率,也高達六四‧七%。

至於最高的權力象徵——總統,未來是否有可能由女性擔綱?大多數民眾對此也抱持肯定看法。有超過七成(七○.八%)民眾認為,未來二十年(五屆以內)女性有可能會當選總統,認為不可能的民眾則大約只有四分之一(二四.四%)。

「這很有社會意義!」黃長玲表示,過去中央研究院曾經做過類似的調查,題目是「如果有適當條件的女性參選總統,你是否會支持?」結果有超過一半以上的民眾表示願意支持。這個結果再配合「七成民眾認為未來會有女總統」,顯示國人不僅在理念上不排斥女性握有政治最高權力,同時還願意付諸行動來支持。

在企業界,張忠謀、王永慶等人,一直被視為企業家的典範,未來是否有可能產生類似地位的女企業家?〈台灣女性地位認知調查〉發現:超過七成(七三.七%)民眾認為未來十年內,有可能產生像張、王一樣領導地位的女企業家,認為不可能的民眾不到兩成(一五.九%),甚至有五.三%的民眾認為目前台灣已經有這樣領導地位的女企業家。

另外交叉分析也發現,女性受訪者比男性受訪者更看好未來產生具張、王一樣領導地位的女企業家,而年齡越輕、教育程度越高的受訪者,認為可能的比率也越高。



聯合國報告-台灣女力全亞洲最強
從一九九三年開始,「美國方言學會」( American Dialect Society)每年選出的「年度之字」,幾乎都和電腦有關,但當千禧年之際,該協會選出的「千年之字」(Word of Millennium),卻是:她(She)!

美國方言學會認為,「她」代表了人類過去一千年的歷史,也可能會代表未來人類一千年的發展。

女性地位逐漸受到重視,除了表現在「千年之字」的「她」上外,也表現在國際機構大力提升女性地位的行動上。其中聯合國發展委員會(UNDP)自一九九五年編製公布的「性別權力測度」(Gender Empowerment Measure,GEM),就是衡量女性政治、經濟影響力的重要指標。

根據聯合國發展委員會所公布的「二○○三年人類發展報告」,在「性別權力測度」排名最高的前五名,清一色都是北歐國家,依序是冰島、挪威、瑞典、丹麥、芬蘭。而在GEM前二十名國家中,一直到十八名以後,才出現巴哈馬(十八)、哥斯大黎加(十九)、巴貝多(位於東加勒比海)(二十)等非白種人為主的國家。

在GEM前十名中,加拿大及美國分居九、十名,其中以美國的情況最特別。美國女性的經濟地位在全球可說數一數二(女性平均薪資和男性差距最小、女性富豪平均身價比男性高),但在政治上美國女性卻明顯處於劣勢:擁有兩百多年歷史的美國,至今距第一位女總統的誕生仍遙遙無期。

至於在歷史悠久的亞洲,女性地位普遍受到宗教、傳統習俗的壓抑,唯一例外的是台灣。在亞洲各國中,台灣的GEM排名二十一( ○.六五一),乃是亞洲第一,遠勝於韓國、日本、新加坡等國。

台灣女性在政治、經濟地位的表現相當平均,例如女性國會議員比重為二二.二%(排名三十一)、女性平均每人GDP(國內生產毛額)占男性比率為五五%(排名二十九),只是在女性管理及經理人比率為一五%(排名六十三)、女性專技人員比率為四三%(排名五十八)等項目較低。

同樣受到儒家文化「男尊女卑」價值觀洗禮,日本、南韓等東亞國家女性,地位比台灣差太多了。日本GEM值為○.五一五,全球排名四十四,比烏拉圭(排名四十三)、秘魯(排名三十九)、玻利維亞(排名三十八)等開發中國家還差。

南韓GEM為○.三六三,在七十個國家中排名六十三。南韓女性國會議員比重僅五.九%(全球排名一百四十二)、女性經理人比率五%(全球排名七十三)、女性專業技術人員比率三四%(全球排名六十七),都是屬於女性地位的「末段班」。

另一個東亞大國——中國大陸,聯合國的「人類發展報告」並未統計其GEM。但從其中幾個指標,亦可窺知其女性的地位。

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二○○一年「中國婦女社會地位抽樣調查」,城市女性的年平均收入為七千四百零九點七元(人民幣),是男性收入的七○.一%。但在一九九○年,女性平均收入卻占男性的八三%。

二○○三年七月二十八日的《時代》雜誌曾以〈中國大陸的經濟改革,忘了女性嗎?〉為封面故事,探討女性在中國工作過度、薪資過低的問題。《時代》雜誌的結語是:「對許多中國大陸女性而言,快樂的結局變得越來越不可能實現了。」




被保障對象已變成男性
國外篇/專訪芬蘭社會事務暨健康部長談女力
從政治指標來看,北歐女性可說是最有權力的女人。根據歐盟統計,北歐女部長及女國會議員,占比都在四成以上,其中,芬蘭目前由女性總統治國,這位總統當時甚至是未婚生子。同時,最新出爐的民調顯示,芬蘭總統的支持率,由當選時五成的支持率,一路攀升到目前的九成三。

「女性就業是維持高生活品質」,是芬蘭百年來致力提升女性政、經地位的思維。幾乎早在一百年前,芬蘭法律就賦予女性選舉及被選舉權,傑出女性透過越趨寬廣的舞台綻放光芒,讓世界見證,女力解放能為社會帶來巨大能量。

芬蘭經驗是什麼?如何在釋放女力的同時,兼顧社會穩定?《商業周刊》特別遠赴北歐,採訪芬蘭社會事務暨健康部長莫卡蘭(Sini kka Moonkaare),以下是專訪內容:


政治實力 一半閣員必須是女性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從我們的角度看來,芬蘭在性別平等上面做得已夠好了,你們自己怎麼看?
莫卡蘭答(以下簡稱答):看起來是相當不錯,但還有很多值得做的。芬蘭女性占執政閣員的四四.四%,女議員則占三六.五%。這個比重跟十五年前就達成了,這跟傳統偏好男性的投票行為(male voting)有關。不過,像本黨(社民黨)一九九五年提名時,黨魁就宣布未來我們一半閣員須是女性。

實際上,女性勞動力占芬蘭整體勞動力( workforce,十五歲以上可工作之民間人口)的四八%。比起其他國家,芬蘭女性幾乎都是全職工作者,這對個人、家庭及整個國家而言,都是很重要的經濟因素(economic factor )。


問:為何釋放女性的勞動力是一件重要的事?
答:從很多實證數據來看,芬蘭之所以能享有高水準的生活品質,原因之一是大部分的女性都投入職場工作。因為我們社會很穩定,男人和女人都可以去工作,很多人認為這是我們成功的原因之一。

在七○至八○年代,為了讓夫妻任一方都能無後顧之憂的從事給薪工作,基礎社會服務開始建置,包括兒童的托育、產假、父親及母親的育嬰假及家庭看顧津貼(home care allowances,芬蘭家庭小孩十個月以上,就有權送至公立托育中心,若決定自行看顧小孩,可領取津貼),以及學校提供午餐等。而且我們的社會很安全,因為貧富差距很小,治安良好讓父母同時都能放心在外工作。

而且,老年化社會對芬蘭政府是一個很大的挑戰。芬蘭女性勞動參與率有將近七○%,表面上比起世界其他國家看來還高,但實則不然,因為現在失業率很高,而且人們太年輕就退休了,年輕人讀大學的時間又太長,如果要維持高水準的生活品質,稅收就不能短少。如果有越多人工作,稅率便不至於太高,這也是我們鼓勵女性工作的原因。
 

職場發展 女性工資,只有男性八成
問:芬蘭女性在政治領域的主導性雖相對強,但在商業領域則遠為遜色,原因何在?
答:男性職涯及工資的發展比起女性快很多,在工作領域,男性占有決策權的地位,平均而言,女性的工資只有男性的八成。

和大部分的歐洲國家一樣,水平及垂直的職業分隔(segregation,指傳統上認為特定職業適合男性,特定職業適合女性)的觀念在芬蘭依然深植人心。但是今日,女性的教育程度比男性高,尤其是女性取得博士學位的數目成長極為迅速。

男性同儕間的網絡及男性價值,當然也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在工作環境有管理職出缺時,男人往往提名、尋找(sourcing)男人。譬如在芬蘭有一間相當大的上市企業,私人股份比重不到二○%,卻沒有女性董事。那時我擔任貿工部長,要求他們提名能力符合的女性。公司只好委託獵人頭公司,後來真的找到了,是一位外國女性。他們通常從三溫暖(sauna)找人(笑),為了要找女性,他們只好委託獵人頭公司。


問:針對職業分隔的現象,你們如何因應?
答:我們的兩性平等法案規定,省市地方政府行政及提名之委員會,以及中央政府委員會,要有四成的女性及男性。「性別保障名額」目前在負責兩性平等法案的委員會裡面做修正討論,但是否適用在一般企業,不在討論範圍內。

相對的,現在有一個自願性的方案是經過大家同意的,亦即國營企業必須在三年內達到四成女性,至於國家占大股的企業,則四成的目標必須盡可能去達成。那些主管國營事業的相關部會,必須向平等訴願會的委員(Equality Ombudsperson,處理人民對政府的陳情的官員),報告每年的進展。

現在在國營的上市公司,女性董事占二五%,但在私營企業的上市公司中,女性董事占不到一○%,我們有給上市公司董事會女性成員幾年內至少要達四○%的目標。


問:芬蘭政府也很鼓勵女性創業,原因何在?
答:女性是很好的創業者,我們的經驗是,一旦女性來貸款,一定會還款,目前雖然數量還不多,但經營得很成功。

此外,我們也從教育層面去鼓勵女性積極加入商業領域,譬如我們有女子管理學院及必要的資訊設備,目的就是要給更多的誘因,不只是創業,而是讓她們被「教育」得更有自信、也更有興趣投入商業領域。


問:整個內閣為性別事務投入多少預算?
答:我們沒有這樣的數字,因為分散在各部會中,但內閣中有很多相關計畫在執行,且每個部會必須盡可能在政策中顧及性別問題。這是很大的一個計畫,不僅是行政及立法部門要有行動方案,包括各產業公會及政黨也都組成工作小組。


問:男性的態度對兩性平權具關鍵性。我們知道家庭暴力在芬蘭相當嚴重,你認為這跟芬蘭女性政經地位都很高有關?
答:(沉思數秒)我們的離婚率、家庭暴力、酗酒率數字都很高,目前有人在做相關的研究,尤其是在經濟不景氣時,失業家庭中,特別是有酗酒、吸毒等問題的家庭,家暴問題會比較嚴重,當然在一般家庭還是有這類問題,因為數字很高,但是兩者之間是不是有所關連,目前還很難說。

不過無論如何,我認為經濟獨立對兩性平權很重要,因為只要女性的經濟自主,一旦遇到這個問題,她們隨時可以選擇離開。


平權理想 請育嬰假人數,男性女性一樣多
問:你想過理想中兩性完全平權,是什麼景象?
答:(微笑)是的,我有。我希望有一天,男性請育嬰假的人數也跟女性一樣多。現在雖然那是違反法律,但雇主還是會問女性員工:「你最近有生小孩的打算嗎?」「你會請產假嗎?」

另外,就是女性躋身決策層次的比重能提高。我們不是只憂慮性別所造成機會不平等的現象,其實是擔心所有的機會不平等現象,譬如膚色、種族等。


問:你認為有一天會是男性需要被保障嗎?
答:我認為現在就是這樣,有很多數字都指出這個現象,比如現在芬蘭大學生女性多於男性,部門領域更明顯,譬如醫學領域,律師等,男生必須小心。事實上,當我談兩性平等時,是同時針對男性談的。




靠女人突破國民所得10,000美元
國外篇/專訪南韓女性部部長談女力願景
韓國數千年來向來以「男尊女卑」為其社會運作的基礎,二○○三年性別權力測度(GEM)的排名也顯示:在聯合國統計全球七十個國家中,韓國排名第六十三,是倒數第八名,遠比日本(第四十四名)還來得低。

不過,二○○一年,韓國卻獨步全球,在內閣設置「女性部(編按:南韓稱為女性部,英文名稱為兩性平等部,Ministry of Gender Equality)」,主要目的即為提升兩性平權,及釋放女性勞動力到勞動市場。雖然各項性別指標均遠遜於台灣,但韓國自設立女性部後,有不少具前瞻性的政策,值得台灣借鏡。本刊特別遠赴韓國,專訪韓國女性部部長池銀姬,以下為專訪內容: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請問南韓在二○○一年設立女性部的意義為何?有多少預算?
平衡家庭工作

池銀姬答(以下簡稱答):女性部的設立對韓國社會意義重大。首先,在中央政府設一個獨立、全國性的機構,而且專門處理女性議題,這在全世界絕無僅有。其次,這個機構也處理性別歧視及女性發展。因為這個部會讓整個社會大眾開始關注性別歧視問題,大眾開始了解這必須是有所節制。

成立托育中心,提高婦女勞參率至於預算,今年女性部的預算為三千五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十一億九千萬元),在內閣中只占很小比重,但這個部會主要用來協調(coordination),不在執行,所以預算多寡不是問題。不過,我很高興的告訴你一個消息,就是女性部明年即將負責公立托育中心(child ca re)的設立,這目前還是由社會福利暨衛生部負責。我們認為受過高教育婦女的才智與人力資源,必須被充分運用。因為不論是對男性與女性來說,托育中心是工作與家庭能真正達到平衡的關鍵,此舉將提高婦女在勞動市場的參與率,也就是說,將會提高韓國社會的競爭力。而且我們相信,性別觀點及兩性平等的實現,最終更會強化韓國的民主化進程。


性別保障名額 法律保障還不夠,意識更重要
問:女性部至今推行的重要措施有哪些?
答:我們認為,性別主流化(gender mainstreaming)是將女性提升到決策層次,這可讓女性在社會更多領域參與決策。因此,政策也朝此制定。

首先,我們在公務員及不同領域的專技人員(professional)任用時,「性別保障名額制度(Quota System)」(編按:韓國政府規定新聘低階公務員須有三成為女性,中階公務員在二○○六年須達三成女性的規定)。性別保障名額制度目前效益顯著。而且在女性低階公務員的部分由於目標很快達到,所以我們設立了四○%的新目標。

另一方面,性別主流化的觀念必須是全面的,也就是說,在國家發展進程中,政策必須具有性別觀點(gender perspective,譬如制定教育政策時,就將兩性平權的精神及規範涵蓋於政策中),才是其真義,也就是說,這不只是女性部的事,而跟教育部、勞動部、經貿部等各個部會都會有關係。

正因如此,我們政府內閣中也設立性別政策協調會(gender policy coordination),由總理本人擔任召集人,而且在六個有關部會中,都設立兩性平權事務官,來負責監控這件事。

此外,法律雖然重要,但若國民未具性別意識與敏感度,再多的法律也是枉然,因此教育是根本,尤其是負責政策宣導與執行的官員。而女性部同時也設立教育機構,目的即在於訓練公務人員具性別意識。


玻璃天花板 女性懷孕育兒,限制職場發展
問:兩性平權能否落實,男性的態度是很關鍵的因素。你如何克服這個問題?
答:這是很難的問題。雖然男性的自覺有在改變,但心態可能並沒有大的改革,也就是說,他們嘴巴不會明講反對兩性平權,而且你很難證明他們的反對。所以重要的是文化的改變,但文化已深植人心,所以只能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改變。這會需要一點時間,不過,韓國社會正在朝對的方向前進。


問:「保障名額制」只適用於公部門,有可能運用在私部門嗎?
答:你說的沒錯,這個制度目前只適用於公部門,私部門我們目前只能做一些建議,我們也嘗試要設計一些誘因,讓他們願意提拔女性到重要位置,譬如我們要求政府多購買那些願意多給女性機會企業的產品,但這還是很間接的方式。

而且,韓國社會「玻璃天花板」問題仍十分普遍,在私部門更嚴重,主要癥結,仍在於私人企業看待女性的角度。其中包括兩個關鍵,一是雇主不願意承擔女性的懷孕及育兒的成本,以及對女性的領導能力持疑。這兩個因素都限制了女性被拔擢至管理層級的機會。

再反觀政府部門。目前中階女性公務員(管理層級)只占了五%,但是女性公務員占整體公務人員的三○%,意味著大部分的女性公務員仍然停留在低階,因此,公部門玻璃天花板的的問題要優先處理,才能督促私人企業改善。所以我們設定了一個目標,要在二○○六年以前,使中階女性公務員達到一○%的目標。

至於私人部門,我們會設計出一些誘因,誘導私人部門營造對女性友善的環境,多拔擢女性至管理階層,不過,至今我們還在思考用何種方式較有效。如果台灣有好的方法,希望也可供我們參考。


問:外界對韓國的刻板印象是,女性該待在家裡養兒育女。因此,要如何教育婦女具有性別意識?
答:在韓國,婦女是否該留在家中,已是個被高度討論的議題。

從一個調查裡顯示,七到八成的家庭主婦其實想要有一份工作,對先生而言應該也是一樣的回答,特別是金融風暴後所帶來龐大的家庭負擔,現在家庭中的先生即便有工作,供養一家的吃穿已很吃力。所以我認為女性也要出外工作,這已經是一個全民的共識。

當然,這對韓國的文化傳統,亦即父權制,是一個很大的文化衝擊,因為如此,很多年輕的韓國女性不願結婚,即便結婚也不願意生小孩,而且離婚率也在急遽上升中,對這件事情的代溝(generation gap)也相當嚴重。但即便如此,人們仍認為婦女不一定應留在家裡。


問:你認為這是提倡兩性平權的「副作用」嗎?
答:我不認為這件事會導致負面的效果。硬幣有兩面,我想這是改變的必要之惡。以離婚率上升這件事來看,正面而言離婚率的提高是女性自覺的提高,女人已越來越自主(empowered),從另一方面來,這也顯示人們並沒有被教育如何處理兩性關係,所以應從教育等層面去改善,而不一定將它視為一件壞事。


未來大挑戰 男性保障名額,再等五十年
問:現在很多兩性平等法令都已通過,未來還有哪些挑戰?

答:未來還有很多問題要做。首先,是要打破戶長制規定(編按:韓國法律規定僅有男性能擔任戶長),這是目前韓國父權(patriarchate)的象徵,這是很大的挑戰。其次,要避免性交易與買賣的狀況。此外,就是監控議會及政府推行兩性平權的程度。

雖然很多問題都已被正視,但未來十年間,這個議題需要再很深入到社區,亦即更貼近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問:你能想像有一天,男性也適用保障名額嗎?
答:(哈哈大笑)五十年後再說吧。




女人當科學家,男人戴護士帽
衝擊篇/職場、家庭分工不再「男女有別」
科學研究是男性壟斷的傳統領域,擁有兩百多年歷史的英國皇家學院,一直到一九四五年才出現第一個女院士。

不過隨著女權高漲,近年來女性在科研的地位也大幅上升。光在美國,女性科研人員比率就已達三○%,在心理學領域,女性科學家占的比重更達到四八%。德國、英國更有專門獎勵女性科學家的機構,以鼓勵更多女性走上科學之路。


白領變粉領 美國男性從事家政服務提升近四倍
不過,在女性大量湧入傳統男性主導行業的同時,也有一些男性悄悄進駐傳統女性主導的行業。在大男人主義者眼中,護士、幼稚園老師、秘書、保母、家庭主婦等職業,一向是屬於「粉領階級」,傳統上應該是女性的天下。但如今性別成見逐漸解體,這些原本陰盛陽衰的職業,也開始湧進大批男子漢。

目前美國已註冊的男性護士人數,已比二十年前成長了三倍,護理學校男性比率已將近一○%。男性幼稚園老師的數量也比二十年前成長了兩倍以上。男性電話接線生的比率也提高到了將近一五%。二○○二年美國男性從事家政服務業的比率,比起二十年前成長了將近四成。

更值得注意的是,男、女在家庭內的權力結構也有了極大變化,首先是家庭主「夫」數量直線上升。美國全職家庭主夫占男性人口的比率,比起二十年前成長了四○%。

在這股男、女角色易位的風潮影響下,今年夏天,美國首度出現了教導男性成為護士、保母的專業期刊。有鑑於男性跨足這些「婦女壟斷行業」有蒸蒸日上之勢,美國大眾還特地創造了新詞彙:把男護士稱做murse,以別於女護士的nurse;把男保母稱做manny,以別於女保母的nanny。

過去女力崛起時,因為傳統女性的工作薪資通常偏低,男性不必然想要從事傳統屬於女性的工作;如今,男性開始搶攻這些原本屬於女人的地盤。過去「職業隔離(gender segeration,亦即傳統認為男性與女性各有最適行業)」主導男/女職業選擇的現象,似乎隨著職業中性化的現象,開始崩解中。

男性開始「搶」女人的工作,和經濟不景氣有極大的關係。光二○○三年八月,美國失業人數就高達七百七十萬人,其中四百四十萬人是男性。


保母女變男 可愛、溫柔、傻氣,孩子不再買帳
不過並非所有男性,都是為了混口飯吃才委身粉領職業。對男性來說,有些傳統女性的職業,工作時間較具彈性,反而是更大的吸引力。

《時代》雜誌報導,原本在美國佛州當藥物推銷員的派崔西歐(Ron Patrizio),就在四十三歲時換了跑道,轉行到男性比率不到二○%的按摩治療師。雖然年收入只有以前的四分之一不到,但在揮別過去二十四小時待命的職業後,他「終於有時間可以約會」,也找到了他現在的老婆。

有的男性則在這些女人味十足的職業中獲得成就感,最後成為終身志業。今年二十一歲的艾切維拉(Adrian Echevarria),其工作是在幼稚園裡教小朋友認識「形狀」、「顏色」,他原本想要賺夠了錢去搞搖滾樂團。但他太受小朋友歡迎,成就感十足的他如今想的是:趕快修個正式的幼稚園教學學位,以後專心當幼稚園老師。他說:「我以前從來不知道,教小孩子東西竟然這麼酷!」

著名的EF保母公司(EF Au Pairs)表示,目前該公司在美國的保母,有五%是男性,比重仍持續增加。很多雇用男保母的家庭,都有正在上小學的小孩,他們選擇男保母的原因是:孩子不喜歡那些裝可愛、裝溫柔,或是有點傻氣的保母。


性別難越界 在女性職業領域拓荒,男性壓力大
不過,就像女性大舉攻占傳統男性領域時,經常出現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問題一樣,男性在跨入這些領域時,並不見得一帆風順。傳統價值對於男性的定位,就為這些在女性職業領域中拓荒的男性帶來莫大的壓力。

例如,許多男護士最常被問的問題是:「為什麼不當醫生要當護士?」而男性法院速記員(該職業有九成以上是女性)最常被問的問題也是:「為什麼不去當法官(律師)?」

這些粉領男性在如此大的壓力下工作,其直接結果就是離職率居高不下。根據美國賓州大學的調查:從護校畢業後四年內離職的男護士比率,比女護士要高出兩倍以上。

賓州大學的研究還發現:從事「粉領工作」的男性,得到心臟病的機會比一般男人還要高。另一項研究也指出,「粉領男性」比一般「白領工作」的男性,更容易發生家庭暴力等問題。專家認為,這都是因為男性跨足女性傳統行業,所面臨的過度社會壓力所致。

因為傳統性別角色為男/女職業選擇帶來太大的壓力,近年來,北歐政府積極由教育、公權力補貼等手段,鼓勵男性投入社工、照顧醫療等工作,理由除了希望拉近男女平均薪資的鴻溝外,更是為了避免某一性別dominate(主導)特定行業所導致的失衡現象。

芬蘭社會事務暨健康部顧問凱蒂.米莉麥基(Kati Myllymaaki)就指出,由於社工人員多為女性,男性在離婚官司中,常會抱怨社工太偏袒女方。另外,像幼稚園一直到高中,教師主力皆為女性,「男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在學校互動的是女老師,家中又多半是母親一手包辦,成長過程缺乏男性的role model(榜樣),不易培養健全的人格。」米莉麥基說。


婚姻問題大 離婚與不婚暴增,家暴也層出不窮
職業中性化只是女力提升、男女角色易位的現象之一,但隱藏在現象後面更大的社會衝擊,還未完全浮現。離婚率及不婚率的暴增,是伴隨女力提升的另一個社會現象。

芬蘭二○○○年的離婚率(編按:每一百對的離婚對數)達五三%,而芬蘭七五%的家庭曾發生家庭暴力,行走赫爾辛基街頭,大白天就常見喝得不省人事的男人。問及這些現象與北歐的女權高漲是否有關?「有些心理學家的確從這個方向在做研究,但還無法證實。」社會事務暨健康部的兩性平等委員會秘書長海寧.瓦沙(Hannele Varsa)說。

韓國同樣為離婚率高漲所困擾,一九九五年離婚率僅一七‧一%,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