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文將婚,騎車在浦上大橋上,大學時的情景,一幕幕浮上心頭。

這幾年,聽了許多大學應該學什麼,峰子也不斷地反思此事,但這一年,我慢慢體悟到,大學裏的重要事,或許不只是『如何學』,還有『如何活』。

出社會的忙碌,讓我即便偶有假日,也難有完整的時間體驗人生,也因此,總覺得很難再去為生命補捉些什麼浪漫。有篇文章說,竹科附近賣懷舊唱片的不少,原因就在於這些年輕的回憶,抒緩了不少的工程師壓力。對我也是,學生時代的回憶,常成了忙碌工作的調濟,特別是大學時代的青春。

我懷念:雲翔的溫雅、智皓的機鋒、順子的固執、坤亨的悶騷、惠文的認真、阿德的隨和、其郁的赤子、姿碧的自然、小淨的細緻、榮輝的淘氣、方宇的學究、孝先的偏執、健庭的灑脫……好多幕的影像,都摻雜了這些同學的鮮明個性。

也因此,我後來發現填滿記憶最多的,很少是課堂上、圖書館裏的學習,而是與這些同學相處的快樂時光,特別在異地打拚的陌生環境,三十多歲的孤寂夜晚裏,多年前的過往回憶,竟常成了溫暖心頭的良藥,我也終於了解到,原來美好的回憶,會是一輩子的寶貴資產。

很多人都會說,大學課堂上所學的,對工作的實際幫助並不大,相反地,他們學生時代的生活,卻總在茶餘飯後被提起,而且還夾雜著笑聲。也因此,若以結果來看,顯然『大學生活』對人生的意義是更大的。既是如此,為何我們總是在談論著大學應該如何學,而非『如何活』呢?

也或許,我們都該先暫停談論大學要學什麼,再靜心想想,大學裏還有什麼其它的重要事吧!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