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店的賠償撥下來了,最後拿到的賠償款比想像中還多,90837元人民幣,足足是旁邊商家的3倍。而其中最積極經營官方關係的福州本地人珍珍問翁董:「憑什麼你拿得比我多?」

珍珍很鬱悶,因為所有的商家中,她是最積極爭取賠償的,四處打聽消息、努力抗爭不說,還請房管所的唐處長吃了好幾頓飯,她認為,在大陸這種講人脈的社會中,以她和唐處長的交情,要賠也是她賠最多。

所以當25日賠償款下來時,其它商家發現『每平方米賠償額』竟是叭卟最高時,皆很難接受這樣的結果:最沒有經營關係,也都不去抗爭的叭卟,竟拿到了最多的錢,這難道還有天理嗎?

當然有天理,而且很合理。

原因就在於
,峰仔分析過賠償金的結構,¥5000元的押金,¥20000元的獎勵金每個商家都一樣,無法改變。唯一有可能變動的部份,就只有裝修賠償金,要拿多,就必須在這上面下功夫。

其它商家都是讓房管所的內部單位【拆遷辦】來評估裝修補償金,但拆遷辦都習慣性地低估你的裝修,像叭卟一開始也被評估只賠¥1萬5,但當峰仔知道政府也接受民間鑑價單位的評估時,就採取了
另外的行動:先找台辦曹主任施壓房管所唐主任,再由唐主任施壓王主任,再由王主任找來民間鑑價單位,重新鑑價。

不僅如此,當民間鑑價單位估價尚未定案前,我就請翁董不斷打電話給年輕經驗少的估價員,不斷地討價還價,硬是把價格又再拉高,最後竟將裝修賠償金喊到了¥6萬5,足足是原來的4倍多。(在福州,個體戶的稅也是與官員喊出來的,所以峰仔知道很多事並無標準,只有談判)


所以當其它商家在找政府官員抗議不公或積極籠絡關係時,峰仔只是從另一條正式管道爭取我的權益,然後再運用一點菜市場的喊價技巧把金額極大化,就這樣,獲得了王庄區最高的商家平方米賠償額。整個過程,不但合法,而且有效率;峰仔講的有效率,是指我們只用了很少的時間便獲得了最高的賠償額,而其它商家卻浪費了許多不必要的時間還沒效果。

至於珍珍所問「憑什麼你拿得比我多?」峰仔的回答是:『因為我們多了解了一些,在該用力的地方多花了一些力,所以能拿得比較多,哈。』

連結:《小店學堂》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