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23-五)獨自到了西湖對面的夜店《普拉達》,喝了幾杯小酒,覺得氣氛不錯,今晚又帶了女友一同前往。

我常想為何到現在還是喜歡去夜店,後來慢慢發覺到,這應是受青少年以來興趣的制約,到這種場所我的情緒比較容易釋放。

另一方面,我也發現每個人的抒壓的方式雖不盡相同,但都跟本身的嗜好有關。而嗜好,若是在青少年時所培養(如音樂、繪畫、旅遊、舞蹈、運動……),那在成年時就比較容易成為壓力的出口。相反地,若在青少年時期沒有培養出嗜好,那到成年時就會傾向找尋短暫的感官刺激,例如『上酒店』或是『嫖妓』。以峰仔的話來說,就是【少壯無嗜好,老大亂嫖妓】。

很多人以為『嫖妓』是單純的生理需求,但峰仔覺得並不盡然,因為若真是生理需求,那應該所有的男生都會去嫖妓,但今天你會發現,只有部份的男生會去嫖妓,而他們之中有很多還已經有女友的。所以,對這些男生來說,嫖妓更多時候是一種心理上的抒解。

也因此,你會發現那些有良好嗜好的朋友,嫖妓的機率就很低,而沒有健康嗜好的朋友,就熱衷在性愛上玩花樣。以峰仔的朋友為例,小龜熱愛旅遊,他就比較不會去嫖妓,而建×沒什麼嗜好,就熱愛上酒店與嫖妓,花樣還愈玩愈多。如果你是男生,可能會發現朋友們也有這種現象。

所以,嫖妓只是最後的結果,沒有嗜好才是根本原因。重點不是這些人為何嫖妓,而是為何沒有培養出嗜好?

峰仔覺得,青少年時期是培養嗜好的黃金時期,而個人沒在青少年
時期培養出嗜好常與父母的壓抑有關。什麼樣的壓抑?那就是『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僵固思想。直到今天,還有很多父母認為小孩所有的時間都該拿來讀書,並視玩樂、非關學業的嗜好為洪水猛獸。於是最後,我們的社會產生了一群群只會念書,但不懂生活,沒有嗜好的年輕人。

再進一步觀察東西方的差異,可發覺在儒家文化下以追求功名富貴為單一價值的東方國民,由於青少年時期沒有培養出健康嗜好,所以成年後特別愛上酒店與找小姐。雖然在西方也有類似的聲色場所,但總沒有東方這麼泛濫與普及,峰子以為,這與西方文化中鼓勵多元價值,以致他們較能在青少年時期就培養出健康嗜好有關。

於是你會明白,上酒店或嫖妓這檔事,其實不是個體事件,而是整個社會的文化問題。若我們只懂得指責個人的嫖妓行為與警察的掃黃不力,卻不去檢討整個社會病態的單一價值,那嫖妓這件事就永遠不會減少,而所有的舉措也不過是治標不治本的無效行為。

也因此,如果當大部份的父母,能允許他的小孩花些時間培養嗜好,那我相信不但小孩年輕時會有個美好回憶,而且將來整個社會也會更健康。或許,我們就不會像吳淑貞一樣,在某天看到壹周刊報導她那唸台大法律的兒子竟在大選時跑去嫖妓。

結論是,只有當父母對子女的『玩樂』有更多的引導與鼓勵,並且能慢慢在社會形成一種普世價值時,那『少壯無嗜好,老大亂嫖妓』的現象才能獲得根本解決。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