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和米康、凱健在漢口路上的《85度C》喝咖啡時,米康突然語重心長地說「這一年,台中的《85度C》已漸漸淪為低層人士的聚會場所」,我心頭一震。

接著他說「前幾年你還會看到上班族、年輕女性、業務員到《85度C》聊天,但這二年,慢慢地都是一些打扮比較隨便、年齡稍大的人穿著拖鞋到《85度C》。」我環視周圍,果然店內顧客的外貌如他所說。但我比較不同意這群人是低層人士,我認為應是附近的居民,只是以隨意的打扮來到《85度C》喝咖啡。

我對《85度C》消費群的轉變感到有趣,為什麼居民取代了上班族成為了《85度C》的消費主力?針對同一個現象,我的看法和米康不同。

米康的論點是,蛋糕又是中央廚房來的,《85度C》的咖啡也不好,也因為產品不好,那些上班族、年輕族群開始遠離了《85度C》,最後就只能吸引到低階層的人。(其實,我也不是很認同米康所說的《85度C》的產品變差的事情,我感覺跟以前是差不多的)

但我的看法則完全相反,我認為是某些《85度C》是開在住家附近,由於地利與平價因素,讓穿著隨意的居民慢慢地以85度C為聚會場所,就當居民漸漸增多時,那些上班族、年輕族群會慢慢找尋其它地點,因為比較不想跟這些穿拖鞋的居民在同個環境聊天。

這倒不是歧視,而是在這種聊天聚會的場所,消費者會找到適合他的調性的店,而這調性也包括了店內顧客的組成。舉例來說,夜店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不同的年齡層,各自有喜歡去的夜店型態。

觀察到同一個現象,會有不同的解釋,接著會有不同的策略與相應的做法,看對的贏,做錯的輸,這也是我覺得商業運作最有趣的地方。

鏈接:《小店學堂》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