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可能很少人聽過王石,但在大陸,如果講到萬科集團,很多人都會知道,就連峰仔在福州,都曾想買過萬科的房子。

但我覺得王石的成功,除了個人努力外,更重要是他的背景,他與他老婆都算是官二代,而這點在大陸很重要,所以王石也很坦誠地說:『我的成績就是因為背靠政府這個大樹!政策啊、條子啊、資訊啊都超出了同行,不是我能力多好,而是我比他們都提前獲得了消息。所以我不敢居功,說萬科是我發展起來的。這幾年聽到一些國企老總說什麼,我吧3億的廠發展到300億,我才拿100萬工資……等等,其實沒有背後的國資背景,去看看有幾個民企能走遠?光銀行放貸一項就卡死你了,更別說拿項目了,看看北京最近拿地,有幾個民企還敢來?』

所以某個層面上,我認為王石不能算創業家,因為他的背景和關係,給了他太多別人沒有的優勢,當然,我不否認他的努力,只是他若沒有這些背景和關係,再怎麼努力也是沒有用的,也因此,我沒有將王石列入網誌分類《創業個案》中。

在大陸,機會是留給有關係的人,但在台灣,很多創業家都是靠自己拚搏出來的,所以有時候我還更佩服台灣的創業家呢!





專訪王石》他說一句話,中國房價跌兩成
要名不要利的中國房市教父
王石去年來台,台灣人猜不到萬科是全球最大住宅建商。他回應:我連續做10年最大,台灣人一定就會知道了!

給你五秒鐘認識一個人:
王石,全世界最大住宅開發商萬科集團董事長。

王石,唯一一個攀登七座全世界最高山峰、兩個極地──南極和北極的中國企業家。

他所領導的萬科,是今年〈兩岸三地一千大上市櫃排行〉前一百大企業中唯一一家的專業房地產開發商,營收一千五百七十五億元,淨利二百一十五億元,一家萬科的營收規模幾乎等於九家台灣營建業龍頭遠雄建設。

兩岸三地前百大唯一專業建商、中國第一個登上世界七大高峰企業家
只用五秒鐘就能把王石說清楚,是因為五十七歲的王石自己說過,萬科是一家五秒鐘就能說清楚的公司。

他把萬科打造成一家單純只做住宅開發的房地產公司,且做到最大,王石說他的秘訣是:「五秒鐘說不清楚你是什麼企業,那就完了,我就是要五秒鐘說清楚萬科。」

他對一項業務專注的堅持,甚至讓他說:「萬科不做住宅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中國不再需要城市住宅,否則萬科後人違背誓言,我從棺材面也要伸出手來阻止他。」

「去年我到台灣問人:你猜全世界最大的住宅開發商是誰?給你猜兩天,你都猜不到是萬科,但是我連續做十年,若我還是全球最大的住宅開發商,台灣一定就會知道了。」

他對純住宅開發商的堅持、專注,就像他決定要登上全球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一樣,再險的路也拉他不下來。


極度自信 用母親出身驍勇善戰民族凸顯自己
一九九七年,王石開始玩登山,同業說他是作秀。但是沒過多久,年輕時從來沒有登山訓練的王石,卻僅僅花了六年時間,就真的變成登上珠峰的中國企業界第一人,二○○五年內又完成了「七+二」(全球七大洲的最高山峰,加上南北極)冒險之旅。珠峰曾有葬送兩百多名登山高手性命的紀錄,企業界的人沒人敢再說王石是在作秀,因為,沒有人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與王石一起去爬過幾次山的萬通地產集團董事長馮侖說,「我跟王石在哈巴雪山,我們都出去玩,想勾引他,找他出來聊會兒天,他就是不出來,不給大家面子,到點兒了就進帳棚,進去了就不出來,他要保持能量。而其他人一聽說出來熱鬧熱鬧,沒一個不出來的。平時走路時他也盡量不喝水,他要控制身體對水的需求量,保證以後爬山能對付缺水的環境。後來幾次,大家就知道了這個人不領『人情』,都不去找他玩了。」

不領人情,也不給同業面子,凸顯王石極度克制的意志力,以及對一件事情投入時的專注。 他也是一個極度自信的人,就連簡單的血緣問題,他寫他的母親是錫伯族,是因為這個民族特殊、驍勇善戰,他就是這樣一個強調自己特殊、與眾不同的人。

涉險的藝術在於要能登峰造極,有時還要能全身而退,稍一分神就會粉身碎骨,登山如此,經營企業也是如此。

王石的父親是廣西柳州鐵路局一個小處長,一九八三年,鐵路局小處長之子王石,為了在中國這個舞台上展現才華,從廣州對外經濟貿易委員會的普通公職人員,到了深圳特區發展公司,尋找經商創業的機會。騎著自行車、穿著牛仔褲,在特區這個機會場上,尋找證明自己才能的方式。


不賺暴利 創業總帳一算竟賠錢,從此不走險路
王石的第一桶金,來自於一九八○年代的玉米貿易生意。有一次,他從東北透過特殊管道,買進了至少一千二百公噸玉米,把深圳特區火車站都堵到無法卸貨,因為雞肉需求大增,做為雞飼料的玉米也行情大好。就在王石暗暗自喜撈到一筆大生意的同時,突然噩耗傳來,香港媒體報導雞飼料發現致癌物質,一夜之間香港人都不吃雞肉,王石的玉米變成無人問津。

很多人碰過帶「刺」的東西,一段時間都會避而遠之。但是,冒險性格的王石的反應,竟然是第二天打電話到東北,再從大連、天津、青島吃下三萬公噸玉米。王石低價再吃下了所有的貨,賭香港人總有一天還要再吃雞。船,從大連出發經過四天四夜的航程,快要到深圳,利多消息還是沒有傳來。回憶起當時,王石說,「啊!創業階段是為了生存尋找機會,事業有成之後,我絕不可能去冒那個風險。」

最後老天還是幫了他,媒體發現那是假新聞,香港人重新又吃雞了。這讓玉米的價格一下子翻了一番。

轉到房地產之前,萬科又賺過幾次貿易財,他發現,賺錢很容易,不過,他也發現,膽大還是要能風險控管,否則賭贏之後,還是可能大輸。王石說,「不要說四○%,四○○%我都賺過,但是,最後算總帳卻發現,居然是賠錢的。」

冒險性格的王石,如今坐上根據中國行業資訊協會中心調查的中國五萬八千七百一十家房地產公司的王中之王,靠的已經不是冒險,而是另類的經營思維與不賺暴利、提早在風險來臨之前應變。

放棄當老闆 因為太簡單的事,不能表現能力 一九八八年轉戰深圳房地產業,一九九一年萬科在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成為中國第一家房地產上市公司。

那一年,萬科籌備上市時,王石只要花人民幣一千三百萬元,就可以在那個對於上市公司股權分配模糊的年代,吃下深圳特區發展公司特別給予萬科管理層收購國家股的機會。王石若吃下股權,等到萬科完成上市,一夜之間,他就可以變成億萬富豪。

但王石對這件事的看法卻非常另類。他選擇當一個專業經理人,而放棄當一個股權持有者。血液面充滿自信,甚至還有點自戀的王石說:「賺錢太容易了,我為什麼要在太簡單的事情上,表現我的能力呢!」

二○○六年上海房地產博覽會,市場上正為了中央打壓房地產政策搞得像無頭蒼蠅,不知何去何從,業者找不到邊,消費者失去方向,看見王石走進博覽會會場,大群人一擁而上,想要聽聽「教父」有什麼高見,王石好整以暇的說:「現在不是買房地產的好時機!連萬科的房子都不值得買,因為我們還沒有蓋出理想的房子!」自己賣瓜說瓜不甜,這樣做生意的手法,在中國一切向錢看的環境中顯得十分另類。

一九九二年,深圳地產景氣大爆發。王石的地產同業都在賺暴利,「低於四○%不做」是他們的口頭禪。但王石卻跑出來說:「萬科高於二五%不做。」


老唱反調 同業一窩蜂蓋高樓,萬科卻專賣公寓
當年,深圳樓市從六層樓突然變成蓋到三十層樓。去新加坡看過房地產市場的王石,發現新加坡的高樓市場發展是從六層樓、十層樓、二十層樓一步步往上蓋,穩步向上,而深圳卻是三級跳。他馬上就預感到,「壞了,市場容納不下啊。」

果然,一座座高樓大廈轟然變成爛尾樓(指大廈沒蓋完,開發商資金週轉出問題被迫停工的大樓),想要蓋出代表「紀念碑」和「里程碑」建築的開發商,全部變成了「墓碑」。那是中國爛尾樓最多的年代。

從幾次中國市場景氣週期變化,王石研究出容易被市場吸收的小戶型(三十坪上下的住宅面積),受到的衝擊最小。因此,在此之後萬科不蓋高層建築,他只做賺錢不是最多、最快,卻是銷售最快、市場也最廣的公寓。王石說,「當一個市場很好的時候,不賺暴利,週轉就會更快,賺得快啊。」

「在中國房地產市場特別好賣的時候,萬科不一定是最突出的開發商,但是,當市場遇到宏觀調控時,萬科一定是中國最好賣房子的公司。」王石評價同業說,「那些賺暴利的人,好的時候是一天賣出四十戶,不好的時候是四十天賣不出一戶,這個怎麼安穩?」


喊水會結凍 一句「轉折點到了」,央視特闢節目討論
在中國物價高漲、股市房市的泡沫論四處點火的氛圍下。王石在二○○七年十二月七日丟下了一顆震撼彈:「華南房地產的拐點(轉折點)到了!」除了指標型城市北京、上海,事發地的廣州、深圳房地產市場,以及其他中國城市房地產價格應聲下滑一至兩成。電視、報紙、雜誌、超過一億網民的網路媒體,都以王石的「拐點論」當作頭條新聞處理。甚至連指標性媒體中央電視台,都以王石的拐點論特別製作談話性節目來討論。

王石不僅嘴巴說說,萬科還率先打九折促銷樓盤(住宅),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等地產商集體跳出來罵萬科是缺錢套現。對於此,王石回應說,「現在你看,事後不是對我佩服得五體投地?幾隻蒼蠅在那邊嗡嗡嗡的叫!(指當初罵他的同業)」

幾次掌握到房地產的轉折點,加上萬科推案的數量、金額成為業界龍頭,王石隱然已經是中國房地產界教父級的人物。二○○七年,萬科的銷售量達到了四萬八千戶住宅,經營建案資產規模正好是「五二○」——人民幣五百二十億元(約合新台幣二千三百億元),比台塑企業一千九百多億元的年營收規模還要多出三百多億元。

王石二十年的好朋友,馮侖表示:「王石就像毛主席一樣,是一個被貼在牆上的人(指已經是個偶像人物),沒有人會放棄金錢,選擇當經理人。這讓後來,王石無論做什麼選擇,別人沒有辦法說他不好,因為他連錢都不要,他的動機,就沒有人可以懷疑了。」

也因為王石不愛財,薪酬收入、房產住宅價值全部透明,讓痛恨靠關係和非法手段牟取暴利的中國老百姓,把王石看作是平民英雄。美國《財星》(Fortune)雜誌評價萬科是亞洲企業透明度治理最好的公司之一。他在萬科只持股萬分之一,王石說:「對我來講,我不用控制權,就可以管理這個公司,這是我的本事。」

而王石體會的中國市場生存之道,也符合他的哲學,他說:「在中國做大很容易,因為市場本身就大,難的地方是要做久。」

一九九五年,王石的人生有了改變。那一年,他被查出腿上有一個瘤,可能要癱瘓。王石當時的第一個想法是:「壞了,一定要去一次西藏看一眼珠峰,癱瘓了,坐著輪椅去西藏就不方便了。」他開始了人生新際遇,從此,工作不再是全部。


做大更要做久 四十八歲交棒,給公司一個制度
去了西藏一上高原,一路就是上吐下瀉。可是每每翻越一座山,看到從來沒有見到過的風景,那個滿足感由心底打開了這個男人的征服欲。

這也讓他思考從來沒有思考過的問題,像是死亡。「人們往往認為登山是征服了高山。其實人不可能征服高山,只是登山會使人們獲得良多,會引發你從哲學角度去面對生死。毫無疑問,人要追求比生命更久遠的東西。選擇登山就像選擇一種生活方式,欲罷不能。」王石在自傳《道路與夢想》中這麼說。

後來,王石決心要開創更廣的人生舞台。影響要不止在企業界,更要拓展到普通老百姓身上。他也意識到,他這樣一個沒有經過MBA訓練的董事長兼總經理,雖然在大方向的選擇上,可以用意志力克服人性裡面的貪婪、恐懼和欲望,但是,真的要讓萬科變大,還是要依靠一套制度,保證萬科可以穩定和快速的增長。

王石,開始從一個中國投機場上冷靜的參與者,蛻變成一個企業界戰略家。一九九九年,王石四十八歲,大手一揮丟掉總經理的權杖,離開了權力中心,是中國企業界最早完成權力交棒的企業家。

在辭職演講上,王石對著台下的幾千名員工說話,他給萬科留下了什麼?「第一,我給萬科選擇了一個行業。第二,給萬科培養了一個現代企業的制度,現代企業制度一定不是家長制的,東方是講家長制的、講絕對權威、講領袖管理,但是領袖一旦不在了怎麼辦呢?所以,我給萬科創建了一個現代企業制度。第三,我給萬科培養了一個團隊、樹立了一個品牌,為了建立最受尊敬的企業地位打下了基礎。」

放下權力,王石坦承,要做到這一步,也不是一朝一夕,王石說,「我也常有忍不住的時候,總想要做決策,另外,我在公司,下面的人怎麼做決策,總要來問我,員工也不習慣,所以我就離開公司,我就出去爬山,搞得大家都能夠適應。」


給自己新定位 利用爬山思考,把不清楚的事弄清楚
一九九九年,王石交出權杖時,萬科年營收人民幣二十九億元,而今天已經是人民幣三百五十五億元的成績,成長十一倍。

「我今年準備登世界第十一高峰,明年準備登世界第八大高峰,後年再登珠峰,第一次走北坡上去,第二次要走尼泊爾南坡上去,三年後我要駕帆船環遊地球。」王石這麼說。

王石說自己董事長的角色,就是把「不清楚的東西弄清楚」。比如,二○○七年萬科因應中國政府宏觀調控、緊縮銀根,率先在市場決定打九折促銷,這不僅讓萬科先於市場動手,從市場換回現金,同時又變成響應政府號召的乖寶寶,這樣的帳,就是王石眼中「不清楚的東西」。

採訪接近尾聲已是深夜十一點,快結束時王石說:「我剛從珠峰下來的時候,有一個記者問我是攀珠峰難還是辦企業難,其實他心裡已經有一個答案了,一定認為我會說攀珠峰難。但是,我跟他說,攀珠峰我熬六天就上去,辦企業我熬了二十二年,我還得熬下去,你說哪一個難?」


*王石 中國人心中的平民英雄
出生:1951年
學歷:蘭州鐵道學院環境工程系
經歷:16歲,在西北戈壁沙漠當卡車兵
32歲,開創萬科公司
48歲,帶領萬科成為中國第1大住宅開發商
54歲,完成「7+2」冒險之旅
現職:萬科集團董事長


商業周刊 2008-06-16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