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子曰:

政大傳院是該拒絕這個獎,因為對方實在太粗俗了,「不吃嗟來食」應是基本的道理。

但話說回來,這些教授在帶領著學生展現骨氣的同時,是否也考量到傳院學生的就業發展一點都不像第一學府的現象?傳院的學生就業後絕對不清寒,收入也不可憐,但其發展絕對不如想像亮眼。在台灣的傳播界中,幾十年來,政大傳院出過有力的新聞人或製作人嗎?(出了一堆名主播,但這從來不在教學的設定領域內)出過優秀的廣告人或導演嗎?在它們自詡有極高的道德標準同時,是否他們所教出的學生、或者他們的言論影響教化了社會?(台灣媒體是愈來愈墮落的)總總結果確是證明了政大傳院的學生在畢業後的影響是不如政大與台大其它科系在其本身領域上的表現,它完全不像第一學府。

如果傳院教授所教導的批判只是象牙塔的產物,不但無法增進學生的競爭力,而且也無法影響教化社會,那這樣的教學就很值得探討了;講真的,要在校園裏帶領著學生批判銅臭、展現風骨並不困難,但如果能在校園外,教出像樣的學生或者是能教化社會風氣,那才是真功夫。

重點永遠在校園外,而不是校園內,幫幫忙吧!



政大傳播學院公投拒絕東森獎學金
【文 江元慶 攝影 楊文財】

王令麟原要捐給政治大學五百萬元獎學金,不過,在經過教授的一場「公投」後,政大傳播學院決定抵制。原因是,不認同王令麟經營媒體事業只知「Show me the money」。

「如果我們不拒絕這筆捐款,以後怎麼教學生?」政大傳播學院院長翁秀琪在一場史無前例的獎學金「公投」之後,說了這句話。


政大傳播學院公投拒絕東森獎學金
■王令麟對新聞價值的觀點,被政大傳播學院的部分老師認為是:只在乎錢。東森則強調:絕對是誤會。楊文財攝


起因.王令麟戲謔新聞人引爭議

五月四日,政大傳播學院透過投票拒絕東森集團董事長王令麟獎學金頒給該院學生。導火線在於王令麟在《商業周刊》第八五四期接受專訪時,大談生意經:「Show me the money」。他並指稱政大傳播學院教授徐佳士的學生沒出一個施振榮、林百里、曹興誠,所以台大、交大越來越興旺,只有政大越來越苦,越來越可憐。王令麟還說,如果徐老師能教出三個哈利波特的作家,就能安享晚年。

王令麟對於新聞價值的談話內容,引起政大傳播學院老師的撻伐。「他赤裸裸、火辣辣的闡述他對新聞的觀點,是只有錢!」政大廣電系老師吳翠珍,是這次事件對東森開出第一槍的人。

四月初,同時是政大傳播學院「媒體素養研究室」召集人的吳翠珍看到王令麟在《商業周刊》的言論後說:「我只能哀嘆兩聲。」四月下旬,她得知王令麟計畫連續三年要捐贈五百萬元給政大全校二年級以上的優秀學生,在了解獎助內容後,吳翠珍覺得讓她的學生去拿這樣的獎學金,「會讓我很不舒服!」

吳翠珍說,東森也有給台大獎學金,政大也希望能比照台大,發給對象是清寒學生,「但東森要一網打盡的給二年級以上的每系每班一名學生,而且是以『東森購物王令麟獎助學金』的名義發給。」這個獎助學金的名稱,讓包括吳翠珍在內的許多老師認為有「廣告化」之嫌,且把政大當成廣告的背景。

因此,吳翠珍決定訴諸行動。她寫了一封「東森銀子來了,政大尊嚴走了」的文章,並把本刊第八五四期專訪王令麟的全文影印給傳播學院三系(政大傳播學院有新聞、廣電、廣告三個系)老師。此舉當場獲得共鳴,行政會議結束後,她與研究中心主任鍾蔚文、方念萱、林元輝等七位老師,向校長鄭瑞城力陳拒絕這筆獎學金。

政大傳播學院三個系,共有四十四位專任老師,其中至少有一半是徐佳士教授的徒子或徒孫,包括兼任校長的新聞系教授鄭瑞城。鄭瑞城面對此事立場頗為尷尬,四月二十九日他會見老師群時,表明他身為校長可以理解傳院的立場,但不能影響其他八個學院學生的權益。


延燒.教授挺身投票反獎學金

鄭瑞城雖然因職務關係而迴避了投票,不過,他曾經指導過的一名學生,則是以政大校友的身分寫了一封令人動容的信函。這名目前從事節目製作的媒體人說,「政大教育我什麼是義與不義、該與不該?」因此他安於清貧,他並說,從事媒體工作的政大校友並不如王令麟所說般的可憐。而這封信,也起了催化作用。

由於五月四日就要進行捐贈獎學金儀式,在時間緊迫下,傳播學院決定透過網路展開「公投」。反王令麟獎學金的氣氛,此時已於政大成形。五月三日中午,投票結果出爐:二十三比零。也就是說,傳播學院通過拒絕王令麟獎學金,三年共三十六萬元。這個票數,在第一時間便簽報校長。

在五月四日上午的受獎儀式上,鄭瑞城宣布除了傳播學院,其他八個學院的學生都可分配到這筆獎學金。在會場上,鄭校長沒有說明為什麼傳播學院不拿這筆錢的原因。不過,王令麟事前已經知道此事,因此取消原本的出席,而改由東森媒體集團副總裁趙怡代表頒獎。這天的會場上,新聞系、廣電系的老師,沒有一個人出席。

而且,在捐贈儀式當天,會場外還貼了一張海報,內容引用一九六○年代對抗麥卡錫主義的紀錄片導演穆勒(Edward Murrow)的名言:「別忘了用你的良心,把媒體當作教室,而不是當作最大的提款機。」

「我們以身作則告訴學生要懂得拒絕金錢誘惑,」政大新聞系副教授孫曼蘋義正辭嚴的說。

「反對王令麟獎學金的老師票數,其實還更高。」翁秀琪說,許多老師因為授課而耽誤投票時間,基於程序正義,這些票都沒有被計入,「我們並不反對金錢,我們強調的是,經營媒體事業,不能只顧賺錢!」

除了對徐佳士老師「開玩笑」,惹得政大傳播學院老師群起反彈之外,王令麟提到「當一個新聞不能賣錢時,這個新聞是不值錢的。」這段內容,也讓政大新聞學者非常生氣。孫曼蘋說,「我們教育、訓練學生,不是要訓練他們成為資本主義的打手!」

吳翠珍說,她曾於二○○○年赴加拿大參加一項媒體素養研討會,這場研討會共有五十五國代表參加、花費達加幣數百萬元的國際性會議,竟然是由加拿大的有線電視系統商Chun Studio贊助,負責人還對與會者表示他教育觀眾,目的在提升觀眾有品味,也讓他的節目更有內容,這就是做生意。吳翠珍期許台灣的媒體經營者,也能有如此的眼界。


滅火.東森澄清一切都是誤會

對於捐贈獎助學金,卻惹得政大傳播學院發起抵制的風波,東森集團發言人陳正毅極力喊冤:「這絕對是誤會!」他說,東森絕對沒有不尊重新聞專業,王令麟董事長在接受訪問時所說的話,只是強調媒體的內容要能賣掉,才有價值。不過,政大傳播學院的老師則不認為是誤會一場。

陳正毅為王令麟逐項釋疑。首先,東森視徐佳士老師為「國師」,且是東森新聞智庫的召集人,王令麟對徐佳士絕無不敬之意,「王總裁在商周的專訪中,是講話直率所造成的誤解」。

至於獎學金有「東森購物」名稱,被老師認為有s告化嫌疑,陳正毅更說是「天大的冤枉!」

他說,東森集團有四家公司,這筆獎學金是東森購物公司拿出來的錢,為免造成混淆,所以才冠上「東森購物」,絕非出於獎學金廣告化,而且在發給台大、輔大獎學金時也是同樣名稱。

在頒獎的當天,王令麟「蹺課」沒有現身。政大傳播學院的老師則是用他們的票數,著實給王令麟上了一課。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