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細胞 - 作者:李家同

老張是我們高中同班同學中唯一念醫學院的同學,他是癌症醫生。我們雖然是好朋友,但我們常常開玩笑說最好不需要去找他。同班同學聚會,老張一定會到,他的收入高得不得了,所以有的時候他會請客,偶爾同學中有人發生一些經濟上的困難,他也會慷慨解囊。

雖然老張對人很慷慨,卻過著很簡樸的生活,他每次都坐公共汽車來聚會,他也乘公車離開,現在有了地鐵,他當然都乘地鐵。他也從不大吃大喝。我的感覺是,老張非常不喜歡過非常舒適的生活。

我們都是六十二歲左右的人,到退休年齡,卻沒有人真正退休。大概四個月以前聽人家說,老張退休了,醫院還為他舉行了一個退休儀式,而且聽說場面有些感傷。
我弄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正想打電話給他,沒有想到在台北的一家書店碰到了他。他正在買偵探小說,看到了我,高興得不得了,一把抓住我,找了一家環境優雅的咖啡館,坐下來大談他所喜歡的偵探小說,我也聽得津津有味。可是,我注意到一件事,老張瘦了一些。

老張是個聰明人。他當然知道我已注意到他的消瘦,他主動地告訴我,他得了癌症,已經只有幾個月的生命。對我來講,這真是青天霹靂,也沒有問現在有沒有治療?因為我想他是這方面的專家,應該知道如何治療。離開咖啡館的時候,下雨了。我替老張攔下了一輛計程車,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老張乘坐計程車。一個月以後,老張來埔里找我。他的兒子也是癌症醫生。我們一起去了附近的農場看油桐花。那裡的油桐花種在道路兩旁,大樹成蔭,車子開過滿地的白花,真是奇景。
老張雖然時常面露倦容,但他一再說不虛此行。因為,他以後再也看不到這種遍地都是白花的情境了。除了看花以外,老張也對我們的多媒體系統有很大的興趣。我們的研究生,替他表演了好多有趣的系統。老張仔細地看這些表演,也問很多有道理的問題。這也是看到老張的最後一次。

不久,老張就去世了。我當時心中納悶,為什麼他走得這麼快?以他的專業素養,
他的癌症一定是初期,他所得到的治療也一定是最好的。為什麼他這麼快就走了?

我們都收到了訃聞。訃聞中除了絕對婉謝花圈這些玩意兒外,還有一個特別的請求,請大家在指定的地點坐他們家租的遊覽車去。訃聞中,好像拒絕任何人開汽車去參加葬禮。期間來了一大票名醫,他們都面容嚴肅。我們這些人看了這麼多的名醫,更加深一個疑問:為什麼老張走得如此之快?

謎底終於揭曉了,老張的兒子致詞的時候,告訴我們一個我們都不知道的故事:老張從頭到尾沒有接受任何治療。為什麼呢?老張的兒子在禮堂中放映了一段錄影帶,在這段錄影帶中,老張解釋了何謂癌症細胞?我們常以為癌症細胞是不健康的細胞,其實不然,癌症細胞是最健康、最有活力的,別的細胞雖然會分裂,但分裂會有止境。癌症細胞的分裂永遠不會停止。不斷的分裂需要養分,但是人的養分有限,癌症細胞的不斷分裂最後將其他正常細胞的養分吸取得一乾二淨。

因此老張認為我們這些人都是 [癌症細胞]。因為太健康,所以我們吃得多。因為有錢,所以我們消耗掉大量能源。可是,地球上就這麼多資源,我們用得多,其他人類就倒楣了。

老張在錄影帶中一再地強調:百分之八十的資源,由百分之二十的人類消耗掉。他也一再地提醒我們: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像我們這樣地吃遠洋的魚,全地球海裡的魚只夠我們吃一天。他一再地問一個問題: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像我們一樣地享受,地球上的資源能撐多久?舉例來說,四十年後,石油就用光了。老張的錄影帶也介紹了非洲二千五百萬人得到了愛滋病的慘相,這一段的聲音被消除了。但這一段靜寂的錄影帶,帶給我們極大的震撼。

老張的兒子沒有解釋為什麼老張不願意接受治療?那一段沒有任何聲音的錄影帶,解釋了一切。老張早就對於他的生活好感到內疚。所以,他一直儘量地過得很簡單。最近非洲大批人得到愛滋病,卻沒有人得到任何治療。歐美雖然有治療愛滋病的藥,但這些非洲窮人,如何有錢買這種藥呢?老張熱愛生命,但是他不願他的生命影響了別人,他不願意看到自己太健康,太健康就是癌症細胞了。最後,老張提到他自己的病,他說:他的病是不可能痊癒的,花了很多錢以後,他可以多活三至四年,在這三、四年內,他所能做的非常之少,所以他不願意為了他的這三、四年的生命,而花費人類大量的醫藥資源。老張的兒子也在葬禮上告訴了大家:老張臨死以前,捐了大筆的錢給一個慈善機構,專門用作醫治非洲愛滋病人之用。老張如果多活幾年,也許可以醫治一些人,但是他的拒絕治療,卻是一個強有力的震撼教育。

前天,我們同學會,每人一個盤餐,大家不發牢騷,每個人都對自己的命運感到滿足。我家現在平時只開電扇,有客人來才開冷氣。我們也越吃越簡單,每次餐後有香蕉吃就心滿意足矣。我住的是公寓,有時,難免想念當年在國外住的獨門獨園房子。現在,我的想法也改了。如果,全台灣的人都這樣住,台灣恐怕會看不到一片青山,一片綠水,全台灣只看到房子了。

老張說得有道理,我們不能生活得太好,我們不該是癌症細胞。我們應該將青山綠水留給下一代,留給別人。老張瀟灑地離去,使我們可瀟瀟灑灑地活著。我們都輕鬆多了。



峰子說:

相信很多人已看過李家同的這篇文章,我第一次收到這篇文章時,沒有花太多注意力,但等到愈來愈多人傳這篇文章給我時,我想已經有愈來愈多人認同這篇文章所言,因此便想聊聊。

其實這篇文章並不是很好,我所謂的不是很好並不是說他寫得不好(反而因它寫得好又貌似合理,對人心的影響反而最大),而是指它所強調的是觀念其實並不是很正面、積極奮鬥的人生觀,反而是有些否定自我價值的感覺。

文章所談的老張,他的個性是峰子很佩服的一種人:『生性儉約、輕財好義;對自己吝嗇,但對朋友卻能慷慨解囊。』但其中所談的最重要的一個觀點:【老張認為自己是癌症細胞,在有限的資源下,他認為自己的存活只是剝奪較弱勢者的資源,所以不如歸去罷了。】這樣的譬喻若是符合事實,倒也值得深思,偏偏峰子覺得這個譬喻有些引喻失當。

我用股票與期貨這兩個東西來做比較,可能比較容易闡述我的想法。在股票市場中,有人賠了錢,並不表示有人賺錢,例如“無量”漲停,你的股票可能沒有與任何人成交,在沒有任何人賠錢的狀況下,你的實際資產卻增多了。但期貨卻不同,期貨它是一個零和遊戲,你賺了一口,一定也有人賠了一口。

所以你會發現,癌細胞與其它細胞的生存是有些像零和遊戲(期貨),它多吸收了一些養份,另一些細胞便肯定因此遭殃。於是我們來思考一下:在人與人相處的世界中,是否也是一個零和遊戲?Bill Gates的財富增加時,是否同一時間也有人財富減少了?恐怕沒有。所以把社會資源當做零和遊戲的想法,可能與 Marx 的想法一致,當初 Marx 認為資本家其實只是把固定的資源由工人身上剝奪而去,但後來事實證明,在資本社會下,所謂無產階級逐漸變成了中產階級。原來資本主義創造出了一個共利結構,在這個結構中,資本家或許還是最大的贏家,但基本上所有的人都獲利了,社會也產生了更大的進步,我想近半個世紀世界的演變已清楚的說明人的世界其實大多的時候是一個共利結構,而非零和遊戲。

但是老張卻選擇了消極的死亡,我一直覺得老張如果積極的面對癌症,一方面,運用自己的能力去照顧弱勢族群,另一方面,找出對抗癌症的方法,都比這樣消極的死去來得好,因為他絕對能創造出更大的資源,而非他所想的「剝奪他人資源」,很重要的,老張是屬於社會的菁英份子,比起那些弱勢的人,他能運用的資源以及所能發揮的影響力可能仍然很大,沒有在活時努力創造出社會的共利、弭平不均,只在死時較消極的捐錢,是比較可惜的,而這只因為來自一個似是而非的觀念:『人的社會是如同癌細胞股的零和競爭。』其實一個社會要養成像老張這樣一個人才,不知道花費了多少資源,老張可能也不知道他如此選擇死亡,不知浪費了這個社會多少的資源。

另我疑惑的是,這篇文章還是出自社會賢達李家同之手,而且全篇文章還瀰漫著似是而非的人道關懷,這才是峰子覺得可怕的地方。孔子說:「唯上智與下愚不移。」像這種文章,我覺得最能說服的並不是那些本性不好的人,反而是那些心地善良的學子,應該最容易被這篇文章打動。

這篇文章,對社會的負面影響有可能大於正面,社會賢達有時要深思哩。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