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與好友建明聊天,他談到了一個在做討債生意的朋友,在只有債務人的手機電話、沒有地址,而債務人又惡意逃避的情形下,他朋友最終順利找到債務人,討回債務的情形,我問說:『是怎麼做到的呢?』建明回答說:他朋友在電話中,從背景聲音聽到了雨聲,然後又聽到了酒店小姐的聲音,於是他朋友問人:『台中哪一區的酒店正在下雨?』借由交叉比對,終於找出了債務人的位置。我聽了哈哈大笑,告訴建明說:『你朋友當討債的根本是糟踏人才啊!』其實建明的朋友有著做事情最重要的兩種能力:觀察力與執行力。

《莊子》胠篋篇曾提出了一個「聖盜同道」說法,秋楓還蠻喜歡的,與諸位分享一下。原文是:跖曰:何適而無有道邪!夫妄意室中之藏,聖也;入先,勇也;出後,義也;知可否,知也;分均,仁也。五者不備而能成大盜者,天下未之有也。由是觀之,善人不得聖人之道不立,跖不得聖人之道不行。

這段話翻譯成白話文就是:跖(跖就是大盜)說:道的真義是無所不存的。要做一個大盜,在偷盜之前要能精確的選擇標的物,這就是「聖明」;盜竊行動開始能身先士卒,這就是「勇德」;盜竊行為結束後能妥善斷後,最後脫離現場,這就是「義氣」;從事任何的盜竊行為之前知道什麼是可以做的,什麼不能做,這就是「睿智」;分贓很公平,這就是「仁德」。由此觀之,沒有聖、勇、義、知、仁這五種德行能夠成為大盜的,可以說全天下沒有的事!所以呢,善人沒得到聖人的道就不能立身,強盜沒有得到聖人的道就不能成為大盜。

我常覺得周圍一些學歷不算高的朋友,論聰明才智以及應變的能力,其實都不在政大、台大的朋友之下,接觸久了,你就知道,學歷絕對不等於能力。但講真的,論將來成就,這些台大、政大的朋友可能會好些,很多因素,例如人脈、較豐富的資訊,以及職業本身就有的一些ceiling glass等,但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從一開始小時候的教育。這些學歷不高但能力優秀的朋友,我常想如果他們一開始也一路順遂,在唸書上也讀台大、北大或是哈佛之類的學校,將來成就一定很驚人吧?但由於先天的各種因素,他們沒有走上這條路,也導致了將來不同的發展。


◎ 中文主體性未建立前,別讓你的小孩學英文
會想聊教育這個話題的原因是因為最近媒體上為了小學幾年級教英文而吵的揚揚沸沸,台灣的家長似乎普遍覺得愈早學英文愈好,但秋楓認為:『別讓你的小孩太早學英文!』為什麼呢?首先,很多家長發現他們學完英文的小孩講一些很糟的中文,例如「唸我一本書」、「我肚子很餓現在」等,當家長們想再架構他們小孩的中文文法的架構時,結果發現很困難,可以預見的是,將來英文不一定很好,但中文絕對很爛,中文爛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呢?第一個就是閱讀能力的喪失,因為沒有一定的國學基礎,將來閱讀詩、詞或是中國古文學的能力便不具備,而這樣便失去了教育最重要的一件事:文化的自主性,以秋楓所遇到的外國人,如果你連自己的文化都不是很了解的話,那管你英文再溜,你還是得不到他們的尊重,而文化有了主體性,再發展英文的學習才是比較好的方向。中文爛造成第二個負面作用就是作文肯定不會好,而中文作文不好,英文作文更不可能好,因為作文最重要者在於邏輯思考,用什麼語言表達反而是其次的,其實你不會遇到一個台灣長大的小孩,中文作文不好,英文作文卻不錯的,然而更重要的是,秋楓以為,十年內,擁有好的中文作文能力的人是相對稀少的,所以如果你將來能培養下一代中文國學與作文的能力,你小孩未來的競爭力會比別人好很多。

其次,更深層的東西是,現今學英文都是以外語老師為主,但「阿斗仔」並不是單純教英文而已還會灌輸價值觀,你會問:價值觀即使不同,難道會有什麼嚴重的影響嗎?有的,而且影響大了。因為在這些學校裏,由於本國老師只是負責哄小朋友睡覺,再加上家長本身或多或少媚洋的態度,間接造成了外籍老師地位較高,因此不同語言、文化間的權力關係早已建立,小朋友很靈敏,自然也會覺得英文比較高級,相同的,也較認同外國的文化(現在小朋友會很高興地在萬聖節化妝,但可能不是很有興趣在端午節去划龍舟)。那有什麼糟糕的影響呢?例如現在有些送小孩去外語學校就讀的家長發現,孩子若是發現父母犯錯了,一定會要求父母要說 sorry!幼教業者張湘君就曾把自己不到三歲的女兒送去上全美語幼兒園,最後她感慨地承認這樣的想法「真的錯了!」你會或許覺得錯了本來就該說 sorry,但回想一下,當你小時候,你會這樣要求你的父母道歉嗎?很重要的一點,中國人是很重孝道的民族,但外國人並不是。在 say sorry 與孝道之間,原是八竿子打不著,但此處這兩種價值觀恰巧有了衝突,就必需有所選擇。秋楓本身覺得孝道是重要多了,外國人所推崇的 Confucius 不是說了嗎,『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所以如果以後我的小孩看到我犯錯了,若要秋楓 say sorry,我一定讓他了解『玉不琢,不成器』的道理,來個皮鞭侍候,讓他好好地遵循聖人之道。

其實台灣常常什麼都學美國,但又沒學到精髓,秋楓為什麼一直強調中文的主體性一定要先建立呢?以美國為例,他們在對移民孩子進行幼稚教育時,會同時注重本國語言的保存,然後再加強英文,結果發現,這些孩子或許英文一開始學得較慢,但是認知發展等各方面卻較好。所以,如果連你自己都無法用兩種語言去思考同一件事,我勸你最好不要將這種事加諸於小孩身上。


◎ 相信「不要讓你的孩子輸在起跑點」時,你已經輸了
現今台灣的大學生,亦即所謂的七年級生,他們所受的英文教育比起十年前的大學生起步還要早,也還要完整,但你知道嗎,依ETS的資料,現今台灣大學生的托福成績在亞洲廿六國排名倒數第四,只領先日本、蒙古與北韓。在十年前,越南、泰國、韓國、孟加拉、印尼、澳門、緬甸等國家的托福英文成績都遠在台灣之後,但十年後,現在則是台灣比他們差。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愈早學習對愈糟糕?

補習班業者最常在廣告中說:「不要讓你的孩子輸在起跑點」。聽起來貌似合理,但仔細思考,愈早讀英文就一定比較好嗎?近代認知學者皆認為影響學習最重要的因素是興趣,從沒有學者認為、也沒有任何研究可證明,早些學習與英文好壞有任何正相關。在我周圍英文好的人只有兩種:有興趣者與苦讀者,相信你們也是。他們之間或許有些人學習英文比較早,有些比較晚,但學習英文早晚從來不是造成他們英文好壞的原因,「興趣」或「努力」總是決定因素。

此外,如果我告訴你,愈早學英文不但愈不好,而且以後英文程度有可能比晚學者更差,你相信嗎?從事心理輔導的學者王金石就發現,現在很多上全美語的孩子都有適應不良、情緒困擾等焦慮,對他們施測時,既無法以中文量、也無法以英文量表施測,而有這類困擾的孩子一直在增加中,他稱為「幼兒拒學症」,比「國中懼學症」更嚴重,其中有部分還會併發幼兒的精神疾病,這些學童已經很難再對英文燃起興趣。我前面說過了,「興趣」在學習中永遠佔據最重要的位置,但不幸地,這個「興趣」的種子已經在他幼年時被這些家長給毀滅了。

從前讀到「揠苗助長」這個成語故事時,你一定覺得不可思議,怎麼會有人這麼傻?不用懷疑,現在台灣社會正是如此。


◎ 卡爾‧威特
1800年,德國洛赫小村的牧師卡爾‧威特的長子誕生了;五十二歲才當父親的牧師,用他自己的一套方法啟引兒子的「學習之旅」,為了讓孩子有樂趣的學習語言,他從講故事和詩歌著手;為了讓孩子瞭解地理,他從繪地圖和旅行著手;為了讓孩子喜歡數學,他從擲骰子和扮演小店買賣起步……。小卡爾‧威特八歲就會六國語言,也通曉化學、生物和物理;九歲時進入萊比錫大學;十三歲出版了《三角術》一書;十四歲因數學論文優異而獲博士學位;十六歲任柏林大學法學教授;二十三歲發表「但丁的誤解」,成為研究但丁專家,是人們公認的「天才」。1818年,老卡爾‧威特把他十四年來用在兒子身上的這套教育理念和實踐,寫成《卡爾‧威特的教育》一書,他堅信「天才」不是天生的、是後天培養成的。

我們常聽到一句話:『前途掌握在自己的手上。』這句話只說對了一部份,秋楓告訴你:『更大一部份決定於他的父母。』我發現很多傑出的人,像是張忠謀或是杜拉克等,他們從小就被良好的引導與教育,雖然他們先天上優秀,但若沒有這些後天的培養,不太可能有今天的局面。雖然也有些人不靠父母,完全是靠自己的能力,但這種人比例很少,而且,以未來勢必走入知識經濟的時代,不靠有見識的父母引導教育,而要獨靠自己的能力而出人頭地,我以為更加困難。所以你下一代的成就,肯定有一半以上來自你如何教育。但,千萬別相信台灣的教育制度;前幾天,十年來教改的五位教育部長正式聚會,彼此明嘲暗諷,將這些年教改的失敗互相推卸責任,這種情形下,你還敢相信現在即將要推動的教改嗎?「百年樹人」,教育有其一貫性與累積性,但淺碟主義的台灣並沒有這樣的格局。

令人擔憂的是,若連制式教育都無法依靠,你還能依靠誰?答案是:依靠你自己吧!所有的教育學者都認同家庭教育比學校教育重要,卡爾.威特的事也告訴你父母影響力的重要;但問題是,當卡爾.威特開始教育他的小孩時已經52歲,此時他的知識已經很廣泛及成熟。於是回頭想想:將來你教育自己的小孩時,你有這種能力嗎?

決定你小孩將來能力的因素,它不會取決於台灣的教育制度,也不會依靠小孩的自我訓練,必定來自於你;你要如何教育他,必來自於你所蘊藏的知識,所以,早些做準備吧!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