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整理書櫃時,發現了以前國中時投稿雜誌的一篇文章,它也是峰子唯一投稿過的一篇。

《中市青年》是從前台中各校際間很普遍的一本文藝刊物,我不知道現在是否還存在,不過投稿這篇“讀『論陶淵明的桃花源』”時我還唸國中,另外二篇桃花源記中女中中一中的學生所寫,可見編者還真是抬舉國中生的我哩。

其實一直到了這幾年我才發現一件事,那就是峰子本身對文學的興趣不若史學,所以我可以看完史記、孫子兵法、三國演義、金庸全集、水滸傳……等書,但卻無法看完文學造詣較高的《紅樓夢》,原因是我對文學類的東西就是提不起勁。所以我常在想要是自己能看完紅樓夢,可能今天寫作時的辭藻修飾就不是這種程度了。

也因為《中市青年》是以文藝走向為主,所以即使當初付梓成功,也並未因此而激勵我繼續寫這類文章的動力。人嘛,總是做自己有興趣的才會有意義,不是嗎?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