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高中的時代,二中愛玩學生的比重極大,而且各有特色。

我後來歸類,二中的學生可分為四大派別,分別是【用功派】【宿舍派】【墮落派】與【舞廳派】。以課業來說,只有【用功派】能考上好大學;以人數來說,【宿舍派】為最大宗;以提升校譽來說(就是讓別人發現二中學生真是亂來),則【墮落派】與【舞廳派】居功厥偉。

壹、用功派
以好友小龜為代表。由於二中不是私校,所以校風較為鬆散,也因此,三年下來都在認真唸書的人其實很少,但用功派的人是唯一例外。由於三年都很認真唸書,所以【用功派】的人通常能“應屆”考上好的國立大學,不過二中這種人很少,每屆全校也僅有 40–50 個,換算下來,一個班不過 2–3 個。某些二中學生會看【用功派】的學生不順眼,於是會把他們叫去廁所罰站,所以這也解釋了為何小龜的腿這麼有力。

貳、宿舍派
以好友義雄為代表。【宿舍派】是二中的人數最大宗,稱為【宿舍派】的原因並非這些人都住宿,而是說這些人常到同學的宿舍閒晃,於是慢慢地培養了刁牌、聊職棒、看漫畫、看A片、打麻將……等優良嗜好,他們沒有重大惡習,但生活十分散漫,興趣很廣泛,但就是沒有讀書這一項。【宿舍派】考上私校的人數很多,而且通常是在逢甲、文化或淡江,所以他們最常講的一句話就是『沒有二中,逢甲一年至少要少四個系』,這種講話的豪氣真足以媲美前秦符堅的『投鞭斷流』(所以符堅後來很慘……)。

參、墮落派
以好友起俠(即凱健)為代表。顧名思義,【墮落派】就是玩得很墮落,行徑不太像是正常的高中生,其活動通常是打撞球兼把台子 (賭博性電玩)、打架(校內打到校外)、在中港路飆車 (機車 + 汽車),或在 KTV 連續唱歌 13 天……等,反正【墮落派】最大的特色就是他們的行為屬於沒有節制型的,一般的玩法很難讓他們接受。也因為如此的行徑,墮落派的人最後結局多以留級或轉學居多,畢業後很少考上大學的,算是真正發揮了【墮落】二字奧義。

肆、舞廳派
以好友米康為代表。中二中最特殊的就屬【墮落派】與【舞廳派】,也是與校外學生互動最多的二種類型,所以二中如果“名聲”太響都要感謝這二派的學生。【舞廳派】最大的特色是幾乎每星期都跑舞廳,當年這群人最厲害的還是,他們能把整個舞廳(迪迪、天王星)包下來,然後接著在學校裏放票讓教官發飆。也由於【舞廳派】是比較有“校際觀”的,所以他們知道最正的妹子是不會在二中的,因此對於【宿舍派】將追二中女生形容為『肥水不落外人田』(還特別喜歡音樂班的),【舞廳派】的人卻常說那是『肥的都讓你們填』。

其實在台中的升學學校中(一中、女中、衛道、文華、曉明),二中是比較特別的,其它學校雖也有愛玩的學生,但比較沒有像二中的人數那麼龐大,那麼全面性。我覺得這應該跟它自由的校風有關(其實是散漫的校風),由於沒有太多的約束,二中學生自然選擇了放縱的生活。

很多二中人的個性都在高中這一段形塑了,是什麼樣的個性?愛玩。在我高中畢業後,發現比較處得來的朋友恰巧都來自二中(像是凱健、小龜或義雄都是之後才認識的),但會處得來的原因並非我們來自於同一所高中,而是大家剛好都有愛玩的傾向,所以自然而然地就混在一起了。

我不知道現在的中二中是否仍與當年相同,但我所遇到的二中人都蠻懷念高中的日子(小龜除外,他算是【用功派】中的罰站大將)。很矛盾地,在生命中勾起回憶的,通常不是在圖書館唸書的日子,而是那放肆荒唐的歲月。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