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政大的日子裏,企管系所主辦的《`94 春夏 Blue Way 服裝秀》是印象中最成功的【學系週】。

這個活動也讓我認識了幾個重要的人,包括了好友小龜、健人,前女友小婷,以及後來成為台灣名媛的劉真。這短短的二個月後來成為我大學最有趣的回憶之一,也是一開始所沒料到的。

當初企管系在甄選校園模特兒時,講老實話,峰子參賽的原因倒不是對模特兒這行業有興趣,而只是想多認識妹妹,試問有誰能抗拒政大的校園模特兒呢?哈。再加上它的甄選條件很簡單:175cm以上 + 舞蹈,所以峰子就報名參加了。

其實我從高中時就常跳舞,甚至偶爾還會與朋友編舞,因此跳舞對我來說原不是難事,再加上當時報名的男生並不多,所以最後我入選時並沒有太大驚訝。只是在我跳舞前,看到評審之一竟是跆拳國手陳怡安時(她保送進入政大企管系),峰子差點沒昏倒。企管系的,你們會不會太誇張了啊?老子倒底是來跳舞還是表演泰拳的啊?

就在等待公佈入選者的時間,我與另一位參賽者聊了起來,當然,這個人就是後來的好友小龜。
「你也是二中的,好巧,在政大要遇到二中的真是不容易。」小龜說,
「是呀。我是廣告系的,你呢?」峰子問,
「財稅系。」小龜回答,接著他有點忐忑地問:「你覺得今天我們會不會入選啊?」。

由於男生人太少了,再加上看到跆拳國手的鬱悶,峰子便隨意回答:
「聽說只有十一個男生報名,但卻要錄取十個男生,你覺得會不會上?」
「那穩上的嘛!哼,那如果還沒選上就可以去死了!」小龜一臉不屑地說。


此時小龜的表情由惴惴不安轉為信心滿滿,突然間我感覺到有些不安,覺得不應該隨便回答的。果不其然,在公佈了所有錄取名單後,並沒有聽到小龜的名字……

「這結果……很難讓人接受……我先走了,記得要保持聯絡……」小龜無力的說,
「嗯,沒問題,我再 call 你。」峰子帶有點罪惡感地回答著。只是不知為何,當天看著小龜離去,我一直想到朱自清所寫的背影

當然,後來幾個朋友熟了,我們就常拿這件事來糗小龜。當然,小龜也不是省油的燈,經過長久的調查,有天他很興奮的跑到我們面前說:『其實那天不只我沒錄取,還有另一個,所以應該是有十二個男生!』
『嗯,12 個錄取 10 個,小龜沒上,嗯嗯。』

雖然如此,但小龜還是很得意有另一個人沒錄取。其實這麼多年來,有件事我一直沒跟小龜說,那就是:『小龜,你調查的不夠徹底,其實那天不只十二個男生,至少有十五個男生報名……』

其實等到我開始與其它 model 排演時才發現,企管系對自己系上學生是有名額保障的,也就是說其中約 1/3 的model 是企管系的學生,而他們是不用參加甄選的,也因此,實際上的錄取者還要再少一些,我想,多年後聽到這秘辛,小龜心情應該會非常爽才是。

當然,我們都知道“保護”通常代表著特權與特例,在幾次的排演過後,有天我實在忍不住了,於是就問了亦是企管系的好友建人:『建人,不是我在說,公告上的甄選條件不是說要175cm以上嗎?怎麼感覺貴系有幾位未達標準?』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天地萬物各有其用,不用太苛求嘛!』以善辯出名的建人這樣回答著;
不過這樣的回答實在令人難以心服,於是峰子又問:『是嗎?應是螣蛇無足而飛,“梧鼠五技而窮”吧!若是沒要求,當初又何必設立門檻呢?企管系貴為百系之首,向以枝葉廣茂,德澤廣披出名,如此的做法實在令人不解。』

建人與峰子能成為好友,不是他的善辯,而是因為他的幽默。
『唉唷,你不知道正常的組織對“弱勢族群”都有名額保障的嗎?這的確是德澤廣披的行為。』
聽完健人的回答後,峰子哈哈大笑。

企管週的活動十分用心,不但事前找了廠商贊助(除了Blue Way 之外,還有許多廠商贊助商品,以吸引學生報名參加 model 選拔),過程中也請了專業的 model 公司來教台步與畫妝,另外,對於表演的宣傳也做得很好,所以當活動在政大禮堂開始時,當天我往台下看時嚇了一跳,諾大的四維堂竟能擠到爆,心想迎新舞會也沒這人數的一半,政大的學生吃飽太閒嗎?

總之,《`94 Blue Way 校園服裝秀》辦得很成功,不但上了報紙,而且之後我在逛百貨公司時,竟發現專櫃正播著我們的走秀錄影帶,能把一個【學系週】辦得如此有聲有色,我想也不愧是企管系的學生了。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