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是十年前的峰子,生命中第一次留長髮,也是唯一的一次藝術照。http://www.wretch.cc/album/album.php?id=mapleduh&book=56

標題叫《長髮.蒼嶺秋楓》,蒼嶺秋楓是誰呢?哈哈,就是小弟我,這是依我的原名而衍生出的筆名----"蒼"嶺秋"楓"。其實某些中南部人有個習慣,就是在看完布袋戲後,會取個自以為浪漫的稱號。只是這幾年峰子覺得這名字實在太"娘"了,為了怕被別人誤會成【斷背山協會】的成員,就沒再使用了。

其實台灣藝術照的風行還蠻早的,大概是在我高四的時候(1991) 就已經很普遍,而我拍這些藝術照時是在大三,由位於第一廣場的【長堤寫真】執鏡,當時拍照行情是二卷(72 張)3600 元,而我又加做了本寫真集,所以總共花了七千元(媽的,都不曉得年輕時這麼敢花……)。

留長髮是在大二大三的時候,那年頭政大裏留長髮的人不多,再加上我常常穿著圖片中的紅衣裝扮,所以在校園內還蠻好認出的;只不過後來我才發現,把夜店裝扮穿到學校最大的壞處就是,你會出名的很快。也因為警覺到這一點,所以峰子後來的穿著就保守許多,愈來愈像竹科工程師就是了。

峰子蓄長髮時,剛好那陣子在流行日劇【東京愛情故事】,於是峰子遇人自我介紹時就會說:『你可以叫我小江、阿介、或是洋口。』雖然長得不太像,不過夠義氣的朋友們都還是會配合一下:『還真的蠻像的~~』這種配合度直到我當兵時……

「游,你知道嗎?我以前留長髮時,大家都叫我『江口洋介』。」峰子說,
「我也是。以前我長髮時大家都叫我『木村拓哉』。」學弟說道,
「木村拓哉咧?我看是『木匠』拓哉比較差不多吧?」峰子不齒地說,
「我看你才是江口『洋蔥』哩!」學弟不甘示弱地回擊。
媽的,真是完全沒有倫理的學弟……

只不過長髮十分難整理,再加上我本身比較喜歡短髮的感覺,所以在大三下的 2 月 9 日,峰子終於剪掉了蓄了二年的長髮,只是沒想到當天下午,在台中西屯路上就出了場莫名奇妙的車禍,我心裏納悶,難道是剪髮後所帶來的噩運?

回歸短髮後,恰巧那陣子在播日劇《熱力十七歲》,於是同學們不再叫我江口洋介了,而是改口說:『內田有紀?嗯,有像喔……』哈,真是三八。
http://www.wretch.cc/album/album.php?id=mapleduh&book=56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