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上一篇《誠實無罪,狡辯難容》,我回想到在國中的一段往事。

我唸的是台中水湳的大德國中,那時學校有二個升學班,而我對升學班的印象就是:考試不斷。一般而言,由於升學班學生比較乖,所以通常沒有人敢在考試中作弊,但我那班恰巧多了幾個愛玩的份子,所以還是可以發現有人在考試作弊。

國中有個不變的定律:有人作弊,就會有個抓耙仔(打小報告者)。我印象中有次,是這幾個愛玩份子的大規模作弊,但當導師賴╳旻獲得消息前來抓猴時,卻已經來不及了。

在查無實據下,導師對全班說:『我知道有人作弊,老師希望你誠實站出來;男子漢敢做敢當,只要你誠實,我絕不追究。』

半晌過後,李╳精同學勇敢地站了出來,但說那時快,賴╳旻一個箭步上前就是連續二三個重甩耳光,緊接著,就是酷刑伺候(我那年代是導師權力極度氾濫的時候,他會任意賞你耳聒子,用藤條抽你的手心、手背、屁股、小腿,打到你皮開肉綻為止),最後,這位同學還被叫到講台上罰跪,導師愈看愈不爽,又是重甩了幾個耳光。而這一幕也在我心中也造成了很大的衝擊,特別是在人格形塑的青少年時期。

其實賴╳旻在教學時相當認真,但不知為何,每次我想到他時,早已忘了他教學時的認真,浮上心頭的,卻總是這不堪的一幕。是的,同學們作弊是不對,是不誠實,但老師用欺騙的手法將學生誘騙後再加以重罰,難道不是不誠實,難道不是作弊嗎?老師,你也在作弊啊!

我常覺得台灣很變態(或者是說華人社會很變態),若連為人師表都能作弊,那我們又怎能期待下一代呢?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