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 敬天愛人經營學
他不只是兩大世界級企業的創辦人,他是日本企業家中,最能夠展現大愛思想的「企業哲學家」。稻盛和夫的經營哲學在不景氣的年代格外珍貴。《天下》到日本京都,獨家專訪這位智慧長者,從趨勢分析到組織經營,深入了解他最壓箱底的經營祕密。


三月下旬的京都,時雨、時晴、時冷,還看不到整片的櫻花林。偶而在京都的主要河流,靠近四條通的鴨川邊,瞧見一、兩棵櫻花樹有早開的櫻花探頭。

在最熱鬧的四條通與烏丸通交叉口的稻盛基金會大樓裡,有日本「經營之聖」之稱的京瓷榮譽董事長稻盛和夫首次接受來自台灣媒體的獨家專訪。

走出電梯,和稻盛一樣的謙虛、樸實,以白色為基調的大樓牆上,最醒目的是毛筆字寫的「敬天愛人」,是稻盛創辦的京都陶瓷(Kyocera)的社訓。

從一九五九年四月一日創設至今,京都陶瓷一直是高收益、高度保有盈餘在企業內部的高資金力企業。二○○九年三月(日本會計年度是每年四月一日到三月三十一日)為止,京瓷營收已經破一兆一千兩百億日圓。今年仍應有盈餘。

一九八四年,稻盛利用不景氣時,所研發創設的第二大企業是第二電電(KDDI,日本綜合通信公司,旗下au手機通路連鎖店,市佔率居日本第二),二○○九年三月營收達三兆五千九百六十多億日圓,稅前利益達兩千一百七十七億多日圓。

此外,京瓷集團旗下還有一百八十九家子公司。

繼松下幸之助被譽為日本「經營之神」,稻盛和夫被譽為日本「經營之聖」,最主要的原因不是他曾創出京瓷和第二電電兩家名列世界五百強的大企業,而是他是在日本企業家中,最能夠展現大愛思想的企業哲學家。


京都賞:第二個諾貝爾獎
回餽社會要趁年輕。一九八四年,稻盛五十二歲時,也就是成立京瓷的第二十五年,他捐出個人財富六百多億日圓,成立稻盛財團(即基金會),設置了「京都賞」(kyoto Prize)。

稻盛和夫一直以「為了人類,為了世界,做出身為一個人所能做出的最高的行為」自許,因此他捐設「京都賞」頒獎給對人類科學發展、文明的發展、精神深化、提
高有顯著貢獻的人。受獎的人必須是謙虛、比人付出一倍以上的努力、努力鑽研。


稻盛相信人類的科學發展與精神深化必須平衡發展。他希望京都大賞對這兩方面都有卓越貢獻。

京都賞可以說是第二個諾貝爾獎,每年分三個領域─尖端技術、基礎科學、思想和藝術,對世界有傑出貢獻者各選出一位獲獎,獎金五千萬日圓。

歷年來的獲獎者包括蝴蝶效應的發現者─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學者愛德華.洛倫茲(Edward Norton Lorenz)、環境保育人士珍古德(Jane Goodall)、哲學社會學思想家尤爾根.哈伯瑪斯(J‥urgen Habermas)、社會學大師杭士基(Noam Chomsky),導演黑澤明(Akira Kurosawa)、建築師安藤忠雄(Tadao Ando)、液晶顯示器發明人喬治.海爾邁耶(George H. Heilmeier)等。

稻盛也提供獎學金給中國大西部的貧困學生,條件是貧困、在西部上學、日後留在西部工作。

回饋社會的心,也起因自稻盛年輕時曾獲得日本一所大學教授所捐助的發明獎學金,讓他很受激勵與鼓舞。五十二歲那一年,他有能力時,他就去做了。


盛和塾:企業家的經營私塾
在設立京都賞的前一年─一九八三年,稻盛和夫設立了盛和塾,截至二○○八年十一月,全球共有超過五千名盛和塾的會員。參加的學員來自各行各業,會員每年固定繳交六萬到十二萬日幣的年費,可以定期收到盛和塾的刊物及參加研討講課。每年七、 八月,定期參加盛和塾大會,親自跟稻盛當面請教經營的難題。

稻盛認為,現在要獨力存活於這個社會是非常辛苦的,即便是中小零售業的經營者,由於他們所努力維繫的是全體公司員工及其家屬的生活,稻盛認為這非常了不起。他讓盛和塾作為這些身負重責大任的經營者能夠彼此推心置腹、互吐煩惱、相互勉勵,進而鑽研精進之道的場所,也不斷地拓展活動範圍。

盛和塾創立二十多年來,在全日本共有五十三個據點,甚至還擴展到美國、巴西和中國等海外國家。

稻盛在盛和塾中,除了講授基本的經營哲學外,同時進行名為「經營問答」的經營指導。所謂的「經營問答」是會在他課堂上請學員毫不隱晦,赤裸裸地把他們在經營上直接面對的問題發表出來,然後針對這些問題,他會認真思考,並傾注全力提供建議。


原石磨成人格者
雖然稻盛和夫當今有這麼順遂的創業成果,但他曾經有過很困苦的青少年歲月。然而也正因為他曾用正面思考的方式與行動,克服在年少時就嘗過挫折的苦,使他深深相信:「人一生下來時,就如同一塊原石,一定要經過後天的磨練,才能磨出如同寶石的光輝般,成為一個了不起的人格者」。

而能否不斷試煉、磨練自己成為人格者,就是人會成功或失敗的分歧點。

他相信,能將試煉視為絕好成長機會,一個人如果能夠在他有限的生命旅途期間,不斷地磨練靈魂、不斷地修養自己,必然能夠享受豐實、無限美麗的幸福。


稻盛最佩服跟他一樣是九州鹿兒島同鄉的西鄉隆盛(日本江戶末期的武士和政治家)。小時候的西鄉隆盛並不起眼,曾跟著親友投入鹿兒島的錦江灣、卻又自行甦醒;之後,還曾被放逐到外島、住在滲水、滲風的小島牢獄之中。

在悲慘的逆境當中,西鄉隆盛仍然精讀東洋古典群籍,對於不斷提升自己的事並不曾懈怠過。西鄉熬得過苦難、把苦勞當糧食、努力地磨練人格、也獲得眾望,終於成為明治維新的功臣之一。

稻盛的青少年歲月也承受了許多挫折的試煉:包括戰爭、疾病(十三歲時感染結核病)、親人死亡、無法考上九州鹿兒島第一志願的高中(兩次考鹿兒島一中,沒考上)與第一志願的大學(大阪大學)。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家中窮到要稻盛放學後騎腳踏車去推銷紙袋,幫助父母做紙袋生意謀生。

因小時候家中十分貧窮,沒有一本書。一次去同學家裡玩,看到同學家書架上擺滿了文學全集,十分羨慕。回家問父親,「為什麼我們家沒有書?」父親說,「書能當飯吃嗎?」當時的稻盛還無法體會父親話中的心酸。


遇到挫折,下決心轉變心念
試煉往往帶來轉機。十三歲得肺結核臥病在床時,鄰居送他一本有關心態的書,對他的人生觀起了關鍵的打樁。書中的一段話是:「我們的心是一種磁石,如果負面思考,它會將我們周圍的刀槍、病魔、失業,以及各種災難吸引過來。也就是心病,才會生病。」

一九五五年,稻盛和夫自鹿兒島大學工學部畢業,那一年日本經濟正處於人浮於世、經濟嚴重不景氣。

他花了很多時間才獲得京都老企業松風工業的工作。到了松風之後,發現那是家資不抵債、處於銀行托管的公司,員工宿舍更是破舊不堪,似乎隨時會倒塌。包括他在內、被錄取的五名大學生,後來只有他一個人留在松風工業。

年輕的稻盛鎮日以實驗室為家,一邊做陶瓷絕緣零件的研究,一邊在實驗室自己起火爐煮三餐。買些蔥、天婦羅渣之類,做出可口的醬湯,一個人吃得津津有味。

從十三歲起的生病到二十三歲初入職場的嚴重挫折,稻盛和夫下決心轉變心態,全心投入工作,使自己的心成為一個可以吸收正面力量的磁場。

結果真的出現轉機。

一九五九年四月一日,由於他所研發的工業用陶瓷不受空降長官的認可,二十七歲時,以募來的三百萬日圓資金,稻盛帶著來自松風工業的七名伙伴,加上新招入的二十名社員,總共二十八個人,創設了京瓷。


人心要以大義來溝通
創業初期,稻盛連續好幾個晚上睡不好,終於想通「人心」是最重要的。要結合人心,必須把公司的經營哲學、做人的哲學、做事的道理,都一一釐清。

他體會到,「創設企業,不是只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也包括現在以及將來,都要守護著員工及他們的家人的生活。」

京瓷成立至今已經五十年,稻盛一直信守承諾。京瓷現任員工指出,京瓷每個人都是正社員,沒有臨時約聘人員,即使歷經去年全球金融風暴,京瓷也沒有裁員過。每一個京瓷人都可以在京瓷工作到六十歲退休。

「每個社員都是公司的寶,都是公司的財產,」稻
盛曾這麼說。

稻盛以「在追求全體員工物質與心理兩方面幸福的同時,也對人類、社會的進步發展有貢獻」,等利他的大義,來做為京瓷的哲學。

這些經營哲學,主要是取自稻盛很佩服的鹿兒島英雄西鄉隆盛的人生哲學─敬天愛人。

天指的是道理,守住道理就是敬天─譬如要光明正大、公正、公平、正義、努力、勇氣、博愛、謙虛、誠實等。愛人,指的是所有的人都是同胞,要以仁心愛人。

做任何新事業,稻盛一定要先自問有沒有敬天愛人?譬如一九八四年他要跨足通信事業新領域時,他一直問自己是否為私利?還是要提供顧客更便宜的通訊費?

稻盛認為,京瓷雖以高成長、高收益體質、高技術開發力為外人所稱道,但是他認為京瓷最強的是京瓷創立期開始的價值觀共識,員工的心緊緊相連、相通。社員都變成公司的伙伴,以此作為企業經營的基盤,每一個個人都能發揮他潛力以上的成果,發揮集團的效果。


經營企業的原理原則
稻盛認為經營企業一定要根據一定的原理原則,建立有效果的組織與經營系統。


● 徹底的顧客導向
無論研究、製造、販賣等方面,京瓷徹底做到顧客導向。很高興、很喜悅地接受顧客的要求。

京瓷也很喜歡展開新事業,目前總共有一百八十九家子公司。稻盛指出,挑戰新事業的姿勢要先鞏固好。譬如要優先考量的資金力、行銷力、技術力,是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充分的條件必須是果敢挑戰的姿勢。


● 熱情、正面的想法比能力還重要
稻盛一直信奉的成功方程式是:人生、工作的結果=想法×熱情×能力。

他認為要實現夢想,一定要讓你的夢想、強烈的意志、熱情深入你的潛意識。

但是稻盛強調熱情要往正確的方向走。熱情的方向歪了,雖然一時成功,卻也常是往後失敗的陷阱。

稻盛和夫說人生避不開逆境,有逆境才有順境,才有幸運,而且只有在逆境中抓住機會,才會出現順境,不幸才能轉變為幸運。

稻盛說他人生的每一次挫折,都是上蒼對他的考驗。他一向相信「現場有神靈」,「答
案永遠在現場」。

但稻盛和夫強調大義,遠勝於志向。志向指的是個人目標,大義則指的是,共生的事物。企業家把企業做大之後,如果延續以前的小志向,就很難把公司帶進大格局,如果用大義來鼓舞自己和激勵員工,就可以激發出真正的勇氣。

成功之後,對一個人又是另外一種試煉。稻盛和夫也說,一個人成功之後,開始為他的地位驕傲、名聲陶醉、財產沈溺、怠墮努力?還是以成功為糧食,追求讓自己更氣宇軒昂的目標、更加謙虛的努力?兩種態度與行為的結果,會使得他日後的人生有天與地的差別。

也正因為一直強調、不斷提升自己的心理境界,稻盛和夫的氣質看來十分潔淨、高雅。

無論是在京都鬧區的基金會,或郊區的總部大樓,京都大學裡所捐助的教研大樓,也都展現一致的素樸、典雅而大方開朗的品味。


心量多大 人生境界就有多高
走出京都大學稻盛所捐建的大樓一角─京都賞圖書館,眼前清淨的藍天,似乎訴說著那個從九州鹿兒島而來,一個人到京都、面對著困境重重的周遭,逆轉思考、奮力向前,相信志願有多大、品格有多高、愛心就有多大的稻盛和夫做到了。

半個世紀之長,憑藉看不見、摸不到的哲學與價值觀,稻盛的道路耐人追尋。


京瓷集團 攻佔各領域
旗下一八九家公司,京瓷事業版圖跨足零件、設備、機器以及服務、網路等

京瓷集團重要業務
1.精密陶瓷
2.半導體零部件
3.電子零部件
4.汽車零部件
5.機械工具
6.顯示器
7.薄膜產品
8.通信設備相關
9.珠寶應用商品
10.太陽能


小檔案
稻盛和夫(Kazuo Inamori)
年齡:1932年生於日本鹿兒島
學歷:鹿兒島大學工學部畢業
地位:京瓷、KDDI創辦人,京瓷榮譽董事長,在日本素有「經營之聖」美譽。


天下雜誌2009-05/莊素玉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