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富人們避稅去了哪里,採取怎樣的方式。國家的資產由少數富人持有,而債務則是通過這些國家的政府由普通民眾來承擔的現狀,依舊更為廣泛的存在。


導語:前日,麥肯錫前首席經濟學家詹姆斯·亨利稱:全球超級富豪利用跨國稅收制度之間的差異,離岸藏匿價值至少21萬億美元的巨額財富。這一“世界經濟的巨大黑洞”究竟被隱藏在了何處?富豪們的財產如何被“保護”?“人盡皆知”的現實下掩蓋著無數“不為人知”的真相。


一、離岸金融中心:划算、便捷又隱秘的天堂
高保密、無外匯管制、更不用承擔沉重的稅務負擔、避稅方便的離岸金融中心是富人的天堂

地產巨鱷李奧娜·赫爾姆斯利在20世紀80年代曾說,只有小人物才繳稅。如今,這種情形已愈演愈烈。

在詹姆斯·亨利的報告中,在私人銀行的幫助下,全球至少有21萬億美元,甚至高達32萬億美元,從多個國家流向像瑞士和開曼群島這樣的秘密轄區——避稅港。通常來說,避稅港是一些小型島或缺乏天然資源的地區,具有高度資訊保密性、沒有外匯管制、更不用承擔沉重的稅務負擔、避稅很方便等特點,以此吸引外國投資者在當地申請設立一個新公司或者購買一個“空殼公司”,當然公司的實質性經營活動並不在此進
行。從20世紀50年代“離岸金融中心”開始,類似為金融資本流動發揮了眾多積極作用的模式,其避稅功能也被大肆利用。

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於2009年4月2日認定的“避稅天堂”和“其他金融中心”名單中,總共包括38個國家和地區。而吸引富豪的,不僅僅是稅務優惠,除此之外幾乎所有的離岸管轄區均明文規定:離岸公司的股東可以是一個人,公司的股東資料、股權比例、收益狀況等均享有保密權利,如股東不願意可以不對外披露。
據商務部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透露,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大約有4000名腐敗官員逃往國外,帶走了大約500多億美元的資金,其中許多大案、要案都是通過這些離岸金融口岸發生的。


全球30萬億美元被跨國稅收差異藏匿,開個離岸公司轉移個人資產最多不過1000美元
截至目前,全球超級富豪利用跨國稅收制度之間的差異,離岸藏匿價值約30萬億美元的巨額財富,其中,四成半來自發展國和非西方富國。前三位分別是中國的1.189萬億美元、俄羅斯的8000億美元,以及韓國的7790億美元。其中,僅中國通過避稅港逃稅資金就相當於全球“隱形財富”的5%。

所有的國際大銀行都承認離岸公司,並願意為其設立銀行帳號及財務運作提供方便,因而富豪群體通過離岸公司轉移個人資產十分便捷,通常來說,在得到公司註冊代理機構出具的證明後,離岸公司的設立手續一般可在24小時內完成。而在英屬維京群島註冊一家離岸公司,最少只需要交納300美元的費用,最多也不過1000美元,這對於身家動輒幾億甚至上百億的富豪而言,實乃九牛一毛。在實際運作的過程中,這種離岸公司不僅可以幫助富人群體減少納稅額度,還不受外匯管制,使其的海外投資、轉移財富計畫更為隱蔽和自由。


二、瑞士、開曼、澤西島:要去就去最“安全”的地方
瑞士銀行集團:保密、低稅的世界金融避難所,是美國總統競選人也會不惜一切選擇的地方

作為全球最大的私人銀行,全球最大的外匯交易商,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商,瑞銀集團無疑是瑞士龐大的銀行產業和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的支柱。

而早在1713年就已在日內瓦會議上制定了“禁止將客戶的資訊透露給其他人”的銀行法,為瑞銀集團最終成為“世界金融的避難所”,甚至獨裁者、逃稅者的天堂的堅實基礎。在稅制繁雜的美國,有錢人為了要避稅,甚至索性入籍瑞士,瑞士當地私人銀行則是建議客戶,放棄美元資產,以免被美國政府查稅,其中包括F1賽車冠軍舒馬赫、瑞典宜家傢俱創辦人坎普拉、美國黑人歌手蒂娜-特納。

甚至連美國總統競選人都沒法逃過“在瑞士銀行擁有個人資產”——這一明顯帶著“逃稅”標籤的質疑,2012年7月4日,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被曝光在海外可能隱藏高達2.5億美元的資產。奧巴馬團隊立即將其作為炮轟羅姆尼避稅的最新證據。據美國雜誌《名利場》的文章指出,羅姆尼有一個瑞士銀行帳戶,另外在百慕大以及開曼群島也有大批資產。美國金融服務委員會的前顧問葛列格隨即發表質疑稱:“他是在避免向美國繳納應繳的稅金嗎?他是在提防美元嗎?”對此,羅姆尼則解釋,自己成功的經商經驗,讓他在扭轉蕭條的美國經濟方面能比奧巴馬做得更好。


開曼群島:世界第五大金融中心,貪腐官員轉移資產首選地之一
沒有個人或公司所得稅、淨財富稅、遺產稅或贈與稅的開曼群島,與百慕大群島、格陵蘭一樣,被稱為“國際避稅地”。位於加勒比海西北部的開曼群島在過去30多年來,從未徵收過類似稅種。已經有8000支對沖基金在開曼群島註冊,相當於開曼群島人口數量與對沖基金支數的比例為5:6。此外,開曼群島還是600多家離岸銀行的聚集地。嚴格的報告和隱私權法律使其成為頗受歡迎的目的地。而各國貨幣在此自由流通、外匯進出自由,外國人的資產所有權得到法律保護,交通運輸設施健全,現已成為西半球離岸融資業的最大中心。

離岸金融中心監管寬鬆,外逃貪官能夠在這些地方進行匿名存儲、設立匿名公司,於是,利用離岸金融中心轉移個人資產,成為部分非法獲得財產的貪腐官員的首選方式之一:設立空殼公司,轉移個人資產後,再以破產低價收購等方式毀滅證據。2011年,中國人民銀行一份關於“腐敗資產外逃”的研究報告曾引述中國社會科學院的調研資料披露: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外逃黨政幹部,公安、司法幹部和國家事業單位、國有企業高層管理人員,以及駐外中資機構外逃、失蹤人員數目高達16000至18000人,攜帶款項達8000億元人民幣。


澤西島:距倫敦只有45分鐘的飛機航程,尼日利亞獨裁總統的洗錢大戶
對於那些組建公司或開辦國際業務的企業來說,英屬維京群島是首選目的地。但相比起距倫敦只有45分鐘的飛機航程的澤西島,優越的地理位置使它能夠給本身也是一個很大的離岸避稅港的倫敦提供離岸服務。一個以澤西島為根據地的逃稅方案能夠每年幫富豪逃稅多達1.68億英鎊。曾在英國女王登基60周年慶典上表演的著名喜劇演員吉米·卡爾也通過澤西島方案每年逃稅330萬英鎊,另外還有大約1100人採取這一做法。

澤西島最著名的客戶當屬尼日利亞前國家元首薩尼·阿巴查。根據《經濟學家》載文,“在20世紀90年代後期,尼日利亞中央銀行有一個固定的指令,即每天將大約1500萬美元轉入他的瑞士帳戶中。”很明顯,如此大規模的貪污,必定有一個大的金融專家團以及能夠從為犯罪和主要金融體系提供仲介中獲得好處的離岸政府官員形成的基層組織與之默契配合。隨著阿巴查的財富最終被估定為30億到50億美元之間,而其中大約有3億美元最終落戶於位於澤西的銀行。

毫無疑問,澤西銀行都知道這筆錢的來歷。儘管在阿巴查倒臺後,國際壓力最終迫使這筆貪污贓款全部遣返尼日利亞。但沒有一個職員受到指控和任何方式的處罰。
尼日利亞一直都位於透明國際(Trans Patency International)的全球腐敗指數排行榜榜首,但是,或許按照前尼日利亞教育部長阿裏亞·法風瓦教授的說法:“因藏匿、慫恿和引誘世界範圍內的侵吞公共財產,將這些貪污所得保存在他們的地下保險庫中以保證其安全”的國家和地區,更應列位元最腐敗國家。


三、移民、離境、做慈善:用任何能避稅的方式
放棄國籍:2011年高達1780名美國人放棄國籍,“稅收支出”是“脫美”重要原因

除了數名直接移民至瑞士的美國名人以外,放棄國籍成了美國人想要避稅的重要方式。在Facebook即將進行首次公開募股(IPO)的時候,該公司聯合創始人愛德華多·薩維林(Eduardo Saverin)在獲得屬於自己的數十億美元之前,放棄了美國國籍,以此使其大大減少了納稅額。因為依據美國現行稅制,一旦公司上市,就不能在股票價值上弄虛作假。

美國《國內收入法典》中明確指出,如果一個美國人以逃避美國聯邦所得稅為主要目的,而放棄美國國籍移居他國,美國在該人移居後的10年內保留徵稅權。根據美國政府聯邦登記局資料,2011年有高達1780名放棄國籍的美國人,“稅收支出”則是支撐其“脫美”的重要原因。對於美國收入最高的群體,現行收入稅率為35%,2013年或上升至39.6%。如果美國國會不作干涉,涉及資本增值和股票分紅的稅率也將上升。美國人即使放棄他們的美國國籍,也要為他們所持股票的資本利得繳納一種“離境稅(exit tax)”,而不管他們有沒有將其所持股票拋售。為了徵稅目的,美國國稅局會將這些人所持的股票視為已經售出。


臨時離境:為避稅午夜飛離英國領空臨晨再回來,鑽法律漏洞臨時離境避稅太辛苦
對於採用臨時離境方式來避免達到法定居住天數的避稅方法,有的國家採用對短期離境不予扣除計算的對策。有的國家則採用將前一、二年實際居住天數按一定比例加以平均,來確定某個人在本年是否達到居住天數標準。根據英國現行稅法規定,每年在英國居住的時間不超過90天的話就不用繳稅;而剩下的275天裏,只要午夜前不在英國也可以不用繳稅。為了鑽這條法律的漏洞,一名富豪竟然常常在晚上搭機飛離英國領空,過了午夜之後,再回到英國機場降落。

對自然人以避稅為目的假移居和臨時離境,居住國往往採用不予承認的方法加以約束。例如,英國曾有一個對移居出境的自然人仍保持3年居民身分的非正式規定。該規定限制一個自然人要放棄在英國的居民身份,必須為此提供證據,比如賣掉在英國的房子,並在國外建立一個永久住宅,才能於其離境之日,暫時批准其要求。然後等該人在國外居留至少一個完整的納稅年度,如果在這段時間內對英國的任何訪問天數全年累計不超過3個月,那麼,才正式認定其移居。否則,對其放棄英國居民身分要求的批准決定要延期3年。在這3年內,將仍視為英國居民徵稅。待3年屆滿,再參考在這一段時間內實際發生的情況作出決定。


做慈善:用捐款規避遺產稅在美國很常見,政府通過稅收制度“引導”慈善的方式
2010年,比爾蓋茨和巴菲特曾共同呼籲美國最富裕的人捐出至少一半個人財富用於慈善業。 8月初,美國40名億萬富翁公開承諾響應號召,總計承諾捐贈額超過1200億美元。

在眾多“良心富豪”的謬贊中,德國漢堡船運巨頭彼得•克雷默則公開表示:富豪捐身家承諾等於將應該繳稅的錢捐出去,令富人淩駕於國家之上,影響公眾利益。並質疑美國富豪參加“捐贈誓言”行動的動機是為了避稅。實際上,按照美國的法律,如果富豪要把遺產給子女,聯邦政府會從中抽掉過半的遺產稅。
於是許多美國富豪都以慈善捐款的手段規避遺產稅。只是,巴菲特究竟是“真慈善”還是“真避稅”我們無從得知。

結語:不論富人們避稅去了哪里,採取怎樣的方式。國家的資產由少數富人持有,而債務則是通過這些國家的政府由普通民眾來承擔的現狀,依舊更為廣泛的存在。


網易 2012-07-26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