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陽麥寬成百億身價揭密
推動三百億都更案 導致座車遭槍擊?


幾聲槍響,不但驚嚇到理髮中的新東陽老闆麥寬成,也讓這位「肉鬆大王」成了新聞焦點。「新東陽」家族如何在火爐旁一鏟一鏟炒肉鬆,炒出如今身價?麥寬成、麥石來兄弟致富後為何引發家門訴訟,成為麥寬成心中的最痛?

十月十八日下午,躁熱的初秋午後,數發子彈劃破台北市東區街頭,一輛賓士車後座接連中彈,驚嚇到新東陽集團老董麥寬成,也讓這個陪伴台灣快要半世紀的集團,再度成為新聞話題。

儘管「新東陽肉鬆」在台灣幾乎是家喻戶曉的食品,但這個每年至少要賣掉超過五萬罐的「肉鬆家族」,卻難掩其神祕色彩,「新東陽」三個字除了隨家族第二代偶爾的緋聞見報之外,董事長麥寬成要不是這場警告性質的槍擊案,也不會浮上檯面。


肉鬆、燒臘
建立起新東陽帝國

頂著日式的捲蓬頭,寬寬的臉龐,總是一臉笑瞇瞇的麥寬成,是如今新東陽帝國的當家老闆,但麥氏家族有如今的集團規模,卻是從早期麥家兄弟站在大火爐旁,揮汗如雨、一鏟一鏟地親手炒肉鬆炒出來的。

新東陽集團創立者其實不是麥寬成,而是早歿的大哥麥幸夫。一九六○年代,麥幸夫就帶著弟弟們,從桃園大園鄉北上,向人家學得炒肉鬆、做燒臘的功夫,就在現在台北市的城中市場附近,炒肉鬆來賣。

在物資不豐的一九六○年代,肉鬆、燒臘都是少數有錢人才吃得起的高檔食品,城中市場老一輩的人說,麥家兄弟首創「溫體肉鬆」,現場手炒,再以特殊的鐵桶保溫,讓主婦把肉鬆買回家後,還能保有餘溫,以確保肉鬆的新鮮而聞名。因此生意越做越好,幾年後,麥幸夫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店面承租下來,取名「東陽燒臘行」。

這家店就是現在新東陽在台北市武昌街上的店面,也是新東陽的第一家店面,不僅幾十年來生意興隆,也成了新東陽的「起家厝」。麥家對這家店有很深厚的感情,在鼎盛時期,每次到了農曆年前,樓下店面生意做不完,樓上辦公室則是數鈔票數不完,是所有麥家人很重要的共同記憶。


機場設點
成為代表性的台灣伴手禮

因此即使到後來,賺了錢,麥寬成在最精華的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逐層買下半棟大樓(其他沒買下的樓層是因為地主不賣),作為集團的辦公室,但念舊的麥寬成,還是會經常回來發源店巡巡、看看。

和一般本土食品業不同的是,新東陽很早就有踏上國際舞台的視野,希望「有華人的地方就有新東陽」,因此麥寬成兄弟很早就決定要走出台灣,到美國成立美國新東陽。早期許多旅美台灣人,在美國吃到新東陽的肉乾、肉鬆,是思鄉時最好的療癒食品。

也因為放眼國際,因此新東陽在一九九○年代就決定進攻機場,讓許多觀光客和出國的國人人手一袋「新東陽」禮盒,這個策略,奠定「新東陽」這個品牌,成為具有台灣味的代表性伴手禮。

這幾年,新東陽雖然沒有高調的行銷手法,但默默地
朝不同通路經營,最近的成績就是桃園機場第一航廈的美食廣場。目前包括百貨專櫃在內,新東陽在全國共有四十六個據點,還有四個機場場區、五個國道服務區、六個客運國道站的據點,去年創造逾三十二億元的營收。

公司雖然沒有爆發性的成長,但新東陽穩當經營的態度,很受業內尊重。一位不願具名的同業就說,食品業的最大罩門,就是「食品安全」,只要誤踩一次紅線,多年商譽一次就「買單」。因此為了嚴格把關,新東陽至今堅持不到大陸設廠,所有的產品全在台灣生產製造,確保品質穩定。

此外,新東陽幾乎沒有負債,幾家老店面包括武昌街、西寧店、南京東路二段上的店面,全部都是個人或公司自有,從一九七○年代持有至今,甚至沒有向銀行質押設定一毛錢,財務實力相當驚人。


跨足建築
殷實作風表現在拿現金買地

一位麥家的多年好友說,麥寬成在很早期就看出本土食品業成長性受局限的困境,因此一九八七年,他毅然決定跨足當時最夯的建築業,在新東陽之外,獨資成立「昇陽建設」,而這也是麥寬成在家族兄弟共同持有的新東陽之外,屬於自己的事業。

就像台灣其他老牌食品業家族,例如義美,麥寬成後來雖然跨足營建業,但仍保有殷實、本土的台灣家族特性,和一般建設公司慣用財務槓桿操作的習性,不太一樣。

曾經當過昇陽建設獨立董事的淡江大學教授莊孟翰就說,一般建商通常是先與銀行談好貸款,才會去買地、蓋房子,但昇陽建設好幾次決定要買地,董事會上麥寬成就會報告說,「我們現金已經增資進來了,現在要來買某一塊地……。」這種「拿現金買地」的手法,在營建業實屬罕見。

麥寬成幾乎是用經營食品業的嚴謹手法,在經營營建業,也因此,昇陽建設樹立起很好的口碑,只要是昇陽的建案,幾乎就是「豪宅」的代名詞。二十年前,在信義計畫區的「昇陽國寶」,幾乎是第一代的信義區豪宅,當年包括國巨陳泰銘、潤泰尹衍樑等住戶,都是首屈一指的富豪。

這一次,麥寬成座車遭槍擊,事後傳出可能和都更案有關,甚至有媒體直指可能是萬華區的一件都更案。但據業內表示,目前昇陽手上金額最高的都更案,其實是位在台北市松壽路、基隆路口的都更案,這個案子因為緊鄰信義計畫區,因此據了解,金額高達三百億元以上,利益當然也十分龐大,因此覬覦者眾。

但是昇陽開發董事長簡伯殷向本刊表示,經過多年整合,目前這個案子已經跨過都更門檻,超過八成住戶簽署同意參與都更,正式進入台北市政府的都更程序。

即使如此,簡伯殷仍苦笑說,「這不代表這個案子已經完成」,因為雖然已經通過法定門檻,但自從「文林苑」案後,如今沒有百分之百的住戶同意,沒有建商敢正式動工,因此,「從八成到百分百」之路還要走多久,「我也沒把握。」簡伯殷坦承。

不過,當問到「這件都更和槍擊案有無關係?」簡伯殷則說,應該沒關係。

除了這次的槍擊案,事實上,今年七十歲的麥寬成心中永遠的傷痛,則是兄弟之間多年的官司。


家門訴訟
心中永遠的痛
根據一位和麥寬成交情超過三十年的老友表示,「大麥」(朋友對麥寬成的暱稱)嘴裡不說,但身邊的人都知道,他和大弟麥石來(市場人稱「小麥」)之間多年的官司,「是他心裡永遠的痛」。

麥家一共有四子五女,自從大哥麥幸夫在一九八七年因為腦溢血病逝之後,十多年前,老二麥寬成和老三麥石來又因為彼此對公司前景的看法分歧,兄弟因此分道揚鑣。

麥寬成留在台灣繼續掌理台灣新東陽,而老三麥石來則是遠走大陸,除了掛起招牌也做「新東陽」之外,在一九九二年更在福市建省福州批下一塊高達五十萬坪的土地,如今開創出休閒地產事業的一片天,其中包括二十七洞的高爾夫球場、豪宅、飯店。近年來更一路北上,連上海、黑龍江都有推案,曾經有大陸媒體估計,「中國新東陽集團」資產超過一百億人民幣,財力比起台灣新東陽,恐怕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對大陸也掛起「新東陽」招牌這件事,台灣新東陽則非常不以為然,因此一狀告進法院;不過根據新東陽今年半年報表示,這樁歷經多年的「兄弟之爭」,判決結果台灣新東陽暫居下風,但全案還在北京的人民地方法院繼續上訴中。

儘管兄弟撕破臉,甚至無論在多好的朋友面前,麥寬成都絕口不提這場家門訴訟,選擇以沉默掩飾傷痛。但即使如此,麥寬成還是堅持一切公事公辦,在新東陽去年的年報上,清楚載明新東陽的第一大股東是「麥石來」,持股二○.一四%,而麥寬成自己則以一九.二五%,居第二大股東。

此外,在家族持有的不動產上,許多也是兄弟共同持有,顯然兄弟之間血濃於水的親情關係,似乎不是法律官司可以一刀切除;但也可以看出麥寬成遵守公司治理,公私分明的正派經營風格。

「『大麥』就是這種個性,誰都勸不了。」一旦他認為對的事,就會堅持到底。除了不隨波逐流赴大陸設廠,以致和弟弟失和,他個人的投資也是如此。


麥寬成是玉山銀行(如今是玉山金控)的創始股東,一直是玉山的常務董事,「麥常董對行內所有事務都很支持。」玉山金控總經理黃男洲不只一次在公開場合感謝麥寬成。

而麥寬成也確實很夠意思,台灣金融業長期低迷不振,絕大多數股東都叫苦連天,例如同是玉山金控股東的壹傳媒老闆黎智英,在去年年中就出清手上五十多萬張股票,揮揮衣袖說拜拜;但麥寬成自始至終以行動表示支持,當然讓玉山金控高層點滴在心頭。


二代接班
一改低調作風借殼上櫃

但麥寬成低調了幾十年的作風,最近頻頻被打破。

除了槍擊事件之外,去年昇陽開發借殼原來的上櫃生技公司弘如洋,成為上櫃建商。今年十一月九日,昇陽開發還要召開股東會,與昇陽建設正式合併,借殼程序到此正式完成。

老友說,新東陽集團走過四十五個年頭,如果按照麥寬成一貫的低調作風,是不會上市櫃的,這一次,選擇借殼上櫃,「當然和第二代接班有關」。

麥寬成有二子一女,其中兩個兒子麥修瑋、麥修仁都已進入集團多年,「磨練得是時候了,總得正式上場比賽。」事實上,這幾年來,麥寬成已逐漸放手,將家族事業新東陽,交由大哥的兒子麥升陽掌理;自己的昇陽建設,由專業經理人簡伯殷與兒子共治。麥寬成自己則退居幕後,花更多的時間沉浸在他最愛的收藏世界裡。

麥寬成從年輕開始就有收藏喜好,他的紫砂壺、鎏金佛收藏,早已是藏家的等級,只是他的收藏世界也和他的人一樣低調,既不炫富,也不太分享。要不是這次,九道槍響劃破寧靜,新東陽集團就會繼續安靜地、平穩地賺取細水長流之財。


麥寬成 收藏紫砂壺兩岸第一人
麥寬成的收藏和他的為人一樣低調,儘管收藏極早,但他既不參加類似國內「清翫雅集」的組織,與同好分享,連多年好友都很少被邀請到收藏室一窺寶藏,因此知道的人並不多。

麥寬成的紫砂壺收藏稱得上兩岸第一,尤其紫砂壺的溫潤很得他心,根據透露,他目前所收藏的紫砂壺約有三千多只,多半放置在台北市松德路上某棟大樓的地下室中;無論從收藏的廣度或深度來看,麥寬成的紫砂壺應該都是國內第一。

因為收藏實在太完整,因此2004年和2008年時,麥寬成兩度應江蘇省南京博物館之邀,拿出好幾百只好壺做展覽,這恐怕也是20多年來,麥寬成僅有的幾次收藏展覽。

但即使如此,麥寬成還是非常低調,在當次展覽的展出圖片集中,依然不見「麥寬成」三個字,他只以名下的「成陽基金會」展出,許多人還不知道成陽基金會就是麥寬成的。

除了紫砂壺之外,麥寬成還有好幾百尊鎏金佛、上萬斤的台灣好茶,闢室收藏。麥寬成雖然不太與其他大老闆分享,但卻有不少位「民間友人」,這些朋友或許不具知名度,卻是專業收藏家,例如他經常輕車熟路,來到台北市永康街上的茶商、或是建國花市旁的某家古董商,坐下來,茶一泡,話匣子一開,就是大半個下午,作風平民,藏品卻是專業等級。


麥寬成
出生:1946年
現職:新東陽董事長、昇陽開發董事、玉山金控董事
學歷:開南商工
婚姻:已婚;二子一女

新東陽
資本額:8.8億元
負責人:麥寬成
2011年營收:32.6億元
2011年EPS:1.44元

昇陽開發
資本額:12.31億元
負責人:簡伯殷
2011年營收:10.66億元
2011年EPS:1.5元
目前股價:約20.5元


今周刊 2012-10-24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