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紀輕輕就位居摩托羅拉亞太區設計總監,讓摩托羅拉甘願為他付出千萬元年薪。勇往直前的勇氣、不斷自我精進的專業素養,與全面的英語能力,正是邱豐順成功的不二法寶。 


國際身價 掌管摩托羅拉亞太區的設計團隊,年薪超過500萬元

去年五月,三十五歲、推著幾大箱行李的邱豐順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他揮別了在台灣耕耘近十年的事業,迎向摩托羅拉(Motorola)亞太區設計總監這個完全陌生的職位。新工作的挑戰雖然大,但他的戰利品是身價暴漲三倍、年薪超過新台幣五百萬元;若再加上太太與三名子女在北京長住的費用,摩托羅拉為這名台灣人付出的成本,每年超過上千萬元。

曾經,邱豐順只是一個月領兩萬多元薪水的工業設計師;但如今他身處的舞台,已經不是台灣這個小劇場,而是亞洲,甚至世界級的大劇院。他是台灣工業設計師在國際舞台上,位階最高的一位。出道十年,年薪已是十年前的三十倍,震驚工業設計業。


從不曾放洋留學  卻很早就立志當國際級設計師

全球手機市場如今成長最快的就是在亞洲,其中又以中國大陸為最。「如果中國大陸不買單,手機就不用賣了!」因此,摩托羅拉在二○○一年在北京成立設計中心,並於去年四月延攬原任台灣飛利浦(Philips)資深設計師的邱豐順擔任亞太區設計總監,負責亞洲區未來的手機設計走向。

邱豐順的直屬主管是設計界天王巨星、前任蘋果(Apple)電腦全球設計總監Tim Parsey。而且鴻海精密董事長郭台銘還曾將會議全部排開,一定要和邱豐順見上一面。這讓邱豐順見識到國際級協商、交涉是何種視野。

不曾放洋留學,邱豐順究竟是如何將自己推上國際舞台的?

其實,邱豐順求學之路並不順利。高中畢業之後考上大學,他念的是中原建築系。念完大一後,因為父親經商失敗,甚至「連從家裡回學校的車錢都沒有」,只好休學。一年後,拿到大同工學院提供的獎學金,他才重考進入工業設計系。

自覺比其他人浪費兩年時間,邱豐順不僅要比其他同學更用功,更得靠在班上排名前五%的成績,領獎學金度過他的大學生涯。


在大學期間,班上同學只要時間到了,交了作業就完事,邱豐順交卷後卻經常跟老師說:「我還不滿意,想拿回來重做!」結果因為對自己的作品太挑剔,邱豐順大學時代就被封了「kumo」的外號(編按︰發音為台語的「龜毛」,意思是吹毛求疵)。

當年的外號如今成為他的英文名字。也因為鍥而不捨的求好性格,畢業時,邱豐順以優異的成績拿下全系的第一名。

「設計師這條路,靠的是三分天分、七分努力。」邱豐順承認,天分也是關鍵因素之一。從小就喜歡信手塗鴉的他,從來沒有受過美術科班訓練。他坦承,每回交作品後,老師的評語經常呈現兩極化,肯定的一方激賞他的大膽、創意;反對的一方則批評他完全不循正統,一文不值。雖然不受學院派老師的欣賞,邱豐順對自己的未來卻有莫名的自信。他記得當時三陽機車曾提供給他每年二十萬元的獎學金,條件是畢業後到該公司工作。他卻天真的想,他自己以後要做的是國際級設計師,一個月要拿十幾萬薪水,一年二十萬元算什麼?「畢業後才發覺,自己當時真的不知道國際級有多難。」邱豐順笑著說。


為藍天設計筆記型電腦外殼一砲而紅  三小時做工作,其他時間密集學英文

大學畢業之後,原來邱豐順一心想留在學校當助教,卻陰錯陽差的遭到排擠,因此他只好放棄教職轉向產業界求職。後來他到當時的筆記型電腦大廠藍天電腦,擔任工業設計師。

邱豐順持續累積的設計功力,開始在三C產品上展現。那時是筆記型電腦的黃金時期,做一台賺一台。為了爭取更多訂單,藍天嘗試由專業代工(OEM)走向設計代工(ODM),因此才開始聘請工業設計師負責設計電腦外觀。

邱豐順第一件成功的作品,是花了兩個星期設計的一款筆記型電腦。這件作品為藍天爭取到愛普生(Epson)的代工訂單,讓藍天「削翻了」!據了解,當年藍天員工的年終獎金就因為這項產品從前一年的兩個月狂飆到十九個月。

爾後,藍天想要以同款產品換掉外殼再賺一票,為避免外觀和邱豐順的設計太過雷同,藍天遂找了一家國外知名的設計公司Design Edge重新設計,價碼高達四百八十萬元。然而,Design Edge卻堅持需要三個月的設計時間,這時邱豐順了解,自己的設計能力並不輸國外,差別只在於自己還未受國際人士認同。


硬練英文,六年將自己推向國際頂端

要將自己推向國際的頂端,階梯就是語文溝通。邱豐順回憶,一九九六年飛利浦重量級設計師Dirk到台灣參觀實踐大學的學生畢業展時,原本有意直接簽下學生到該工作室工作,卻因英文能力不足而作罷。

一心想出國念書的邱豐順,每天將工作集中在三個小時內做完,其他時間則用來密集學英文,硬逼自己每天聽幾小時的ICRT英語電台;而他也利用與國外設計師合作的專案,利用機會和老外練英文。

除此之外,邱豐順的專業能力也在做中學的過程中快速累積。由於工業設計是力與美的結合,同時強調美感(外觀設計)與產品結構(機構設計),設計出身的人,往往會因為不懂機構設計,即使設計出搶眼的作品,卻容易犯下模具難產的錯。

剛到藍天時,邱豐順曾經因為自己設計的作品被模具廠批評為開不出模,憤而自己掏腰包苦學了三個月的機構設計,「現在模具工人不敢隨便唬我說開不出模。」他說。

經常與國外設計師接觸,邱豐順不僅抓住機會練英文,也勇於向他們請教任何專業問題;也因為很早就認識台灣飛利浦的設計師,讓他有進入外商公司的機會。


敢說英文的勇氣通過飛利浦面試  學到「不自己去爭取,就什麼都沒有」

不過,真正的關鍵卻是他的「敢」。一九九六年,邱豐順準備了歷年的作品前往飛利浦面試,當時的他用英文溝通尚可,以英文作簡報卻是頭一遭。面對幾個老外劈哩啪啦講一連串的英文,他只懂七成;但抱持「管他懂不懂,反正就是說」的態度,十天後竟然被通知錄取。

爾後他才知道,雖然其他對手設計能力比他好,但對飛利浦這種國際公司來說,專案通常必須跨國進行,「敢說」反而成為從未出國留學的他進入飛利浦的關鍵。

進本土設計師夢寐以求的台灣飛利浦工作,邱豐順薪水跳了兩倍,但家人卻全數反對。因為當時邱豐順已升任藍天的設計主管,更重要的是當時正逢藍天上市,一股曾飆漲到三百元,光是配股就有高達數百萬元的身價。但邱豐順知道,想要飛向國際的天空,台灣飛利浦絕對是個跳板。

更重要的是,邱豐順在此見識到國際級企業的運作方式。由於台灣飛利浦設計部門主管是老外,卻屬於利潤中心制,亦即必須另外接設計案以維持該部門的開銷。邱豐順成為向外提案時的代表人,因而有機會歷練到如何與客戶打交道、了解客戶需求,甚至拉業務的技巧。也因為飛利浦在全球十四個國家都設有設計中心,他也透過各種專案合作的經驗,到各國的設計中心歷練,大大開展了他的國際視野。

外商的制度與作風,也徹底改變了他的性格。他形容自己原來個性較溫和,但外商的環境是什麼東西都要自己去爭取。「你自己不去爭取,就什麼都沒有!」例如,他在飛利浦工作的六年中,就曾經因本國設計師與外籍設計薪資差距太高,數度為自己爭取調薪。甚至他認為調薪水準太低時,還不惜辭職。為了留住邱豐順,最後老闆還是給了他所爭取的當年度三○%的調薪,「把前兩年沒調的,一次爭取回來。」

在飛利浦六年後,邱豐順也開始體認到在外商體系,設計主管仍舊由老外占據的「玻璃天花板」這個現實。去年透過獵人頭公司,邱豐順被摩托羅拉看上;為了跟邱豐順面試,Tim Parsey還特地過境台灣,兩人一談就是四個小時。

Tim Parsey向邱豐順解釋,摩托羅拉在全球手機第一大製造商諾基亞(Nokia)產品造型多變的市場壓力下,遲至兩年前才開始成立設計中心。而亞洲正是手機市場成長的重心。

根據調查,在亞洲賣得好的手機,回到歐、美賣得一定不會差;但在歐、美成功的手機,在亞洲則不見得會成功,而亞洲成長最快的市場就是中國。所以,Tim Parsey要找的是一個有國際設計經驗,又會說中文的人。

邱豐順原本擔心,這個位子對他而言是「能力越級」,但他轉念一想,不讓自己站到國際舞台,怎能確定自己無法勝任這個職位?「如果可以把摩托羅拉做起來,不但可以在工業設計界留名,況且照現在摩托羅拉每個月給的薪水,我工作幾年之後就可以考慮退休了!」

年紀輕輕就爬到摩托羅拉亞太區設計總監位子的邱豐順,如今帶領的是一個各色人種都有的團隊,如何讓這支隊伍與摩托羅拉全球的團隊合作,是他能否成功的關鍵。

如今,中國市場受到國際重視,這正是台灣設計師走上國際舞台的最好時機,但台灣人才專業雖強卻不夠國際化,是最大的弱點。

邱豐順感嘆的說,很多設計師想進摩托羅拉,但都因語言問題被刷掉。他在飛利浦時,也曾經丟出一些機會給年輕的設計師;但他們的反應卻是「不敢,怕自己不夠好」!他分析,台灣如今產業外移,設計師如果不走國際化路線,就是自我設限,「沒頭路」只是早晚的事情。

學生時代的夢想是要出名、賺大錢的邱豐順,如今已經站在國際的舞台上,享受被國際聚光燈照亮的滋味。


邱豐順小檔案

年齡 1966年出生
學歷 大同工學院工業設計系畢業
經歷 藍天電腦工業設計師
飛利浦台灣資深設計師
現職 摩托羅拉亞太區設計總監

商業周刊 2002-04-08

連結:《小店學堂》系列文章


 

 


做品牌, 韓國是台灣最大勁敵


邱豐順甫從學校畢業,就決心要走一條國際視野的路,所以,他加入飛利浦設計團隊,努力聽ICRT學英文,如今更以台灣人的身分,被挖角成為中國摩托羅拉亞洲區設計總監。他為何認為韓國是台灣在品牌與設計能力方面最大的對手?台灣要建立世界級品牌,應該怎麼做?

台灣外貿協會今年11月中舉辦的「設計月」演講中,有一位特別的來賓--中國摩托羅拉設計中心亞洲區設計總監邱豐順。

邱豐順其實是道地的台灣人,6年前在中國摩托羅拉積極挖角下,他離開台灣飛利浦設計團隊,帶著妻子與3個小孩,到北京定居發展。

邱豐順畢業於大同工學院,從未出國留學,如今卻成為國際設計界的標竿人物。對於台灣這塊培育他長大的土地,邱豐順有著深厚的情感;因此,到中國大陸上任之後,他依然很關心台灣IT產業的競爭力。

邱豐順觀察中國市場多年,注意到中國品牌建立的大趨勢,並與包括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在內的台灣產業龍頭,都有對談的經驗。對於中國這塊龐大的市場,邱豐順說,台灣已經沒有藉口放棄品牌,而未來在建立品牌與設計能力方面,台灣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韓國!


「台灣製」形象大不同
邱豐順說,在大陸這段期間,他觀察到台灣在海外形象有很大的質變--「台灣製造」已經給人「高品質」的印象。要在這樣的基礎上建立品牌,邱豐順認為機會不錯。「台灣民眾可能自己看台灣製造沒有這種感覺,但是在海外,台灣的製造品質與10年前給人的印象已經有很大的轉變!」他說。

邱豐順舉例,他在中國逛賣場時,常聽到許多經銷商在推銷電腦時,都會特別強調是「台灣製造」的,他說,這是代表「品質特別好」的意思。此外,邱豐順在西方國家,也感覺到「台灣品牌形象」在外國人心目中已產生變化。

對於目前中國市場的IT發展,邱豐順認為,台灣廠商沒有藉口不做品牌。與台灣多家IT企業主都有接觸的邱豐順指出,據他的了解,其實台灣IT廠商都很想做品牌,但在利潤的考量下,台灣廠商會面臨投資品牌的巨大資金壓力,因此在代工製造的角色上徘徊不前;因為他們心中都有一個疑問:「到底做品牌能回收多少?」


台灣沒有藉口不做品牌

在中國手機市場上,根據邱豐順的觀察,台灣廠商品牌在中國能見度較高的是英業達、大霸與明基。不過,在其他IT產品上,邱豐順也特別欣賞宏碁在建立品牌上的堅持;此外,他覺得華碩也很有潛力。

不少台灣廠商在製造與品牌之間,正努力找尋一條路,或是一個時間點。但邱豐順表示,以前台灣廠商做全球品牌失敗,可以找藉口說不了解國外文化市場;但是「在中國大陸市場,有足夠的量、也有文化上的親近性,台灣廠商已經沒有藉口說做不了品牌!」

站在國際性公司的角度,邱豐順認為當然要放眼中國市場。他表示,中國戰場的複雜性很高,各國廠商盤據的方式各有不同:中國國營企業因為有政府的支持,所以重要的國家建設或是活動,往往會由中國本土廠商得標;美商則是會從大都市開始著手,然後往鄉村移動;台灣與韓國則是策略相仿,從鄉村往城市發展。「因此,台灣與韓國是採取同樣的策略在競爭市場,」邱豐順提出他的分析。

在進入中國市場的眾多勢力中,邱豐順特別會拿台灣與韓國相較。「我拿台灣與韓國相比,是有道理的!」邱豐順表示,台灣與韓國都是IT產業製造的重量級國家,都是與中國有歷史、地理淵源、文化接近性;在東南亞的國家中,台灣與韓國對於大中國市場,比較有機會、也有能力進入!

邱豐順指出,東南亞國家,無一不對中國IT產業市場虎視眈眈;但是,香港與新加坡並沒有深厚IT產業根基,跟台灣與韓國比較起來,競爭力就差上一截。此外,在建立品牌需具備的設計能力上,台灣與韓國也因為文化的多元與社會美學涵養的累積,比中國本土廠商更具有培養設計人才的實力。


台灣、韓國成勁敵
「在爭奪中國市場上,韓國會是台灣最大的對手!」邱豐順表示,之所以要台灣特別注意韓國,是因為他觀察到韓國對於品牌與設計有格外重視的趨勢。一方面,韓國的企業多半是大財團,財力雄厚;另一方面,政府對人才的培養也特別用心。他舉例,對於特別扶植的產業或技術領域,包括設計在內,韓國政府就以替代役為誘因,來培養人才。「人家是拿政府的力量來主導這樣的產業發展方向,」邱豐順對於韓國政府的強勢策略,感到折服。

此外,韓國的企業愈來愈重視品牌與設計,例如三星電子就曾經企圖買下美國重量級設計學校——藝術中心學院(Art Center College)。邱豐順更不諱言,以手機廠商為例,摩托羅拉雖然與諾基亞是競爭對手,但是三星電子卻是兩者共同的敵人。


品牌, 從建立格局做起

而對以靈活有彈性的中小企業為主體的台灣而言,邱豐順認為,政府在角色的扮演上,必須再加一把勁。

危機感愈來愈逼近,但要做世界級品牌,必須強調設計,台灣廠商這方面該怎麼做?邱豐順認為,首先應該要建立格局。

邱豐順以大陸的聯想集團為例,聯想為了要朝世界級品牌之路邁進,一項產品願意找多位世界級設計師來比稿、挑選。另外,根據他以前待在外商的經驗,設計師在外商具有非常高的地位,這一點與台灣的認知相去甚遠。邱豐順感嘆地說,以前他是飛利浦的設計師,他父母親從來不覺得有什麼特別;但是他外國同事的父母親,卻會開心地到處跟人家宣揚:「我兒子是飛利浦設計師!」

邱豐順認為,要建立整體社會對設計師地位的重視,企業在薪資與福利上建立誘因,是很重要的一步。「不要老是想,給這筆錢能不能回收,而是給他這樣的錢,讓他有這樣的價值!」邱豐順認為,企業若要把格局放大,就要看得更遠。


組織國際化設計團隊

第二步是向歐美學習,建立國際化設計團隊。邱豐順說,由於台灣製造產業的特性,在設計的要求上,有時候會過於「速食」,似乎只要有一個漂亮的外殼就過關;而在與外國設計團隊的合作上,往往只強調「產品準時交貨」,卻不夠用心去了解並師法國外設計公司在設計團隊上的運作方式。

目前已是中國摩托羅拉管理階級的邱豐順說,設計團隊的組織與管理,是他目前最感興趣的課題。此外,他觀察,台灣廠商很少有國際化的團隊;飛利浦的設計團隊有31種國籍,摩托羅拉團隊也有17種國籍,但這樣的多元化在台灣設計團隊中卻很少見。「台灣的設計團隊如果有3個國籍以上,就算很稀有的了,」他說。

台灣設計界的人才在大環境混沌不明的情況下,很多人不知何去何從;邱豐順的經驗,可以作為台灣設計人才的參考。


因為「龜毛」,所以成功

「要做就要做國際級的,」這是邱豐順一路上給自己的期許。他能如此篤定,是因為從畢業開始,就把自己的格局定位在國際視野。剛畢業時的邱豐順,捨棄三陽機車的高薪,只為了進入國際級公司工作,他自己也努力聽ICRT學英文。

為了走國際級這條路,邱豐順放棄了很多次可以穩定下來的機會。邱豐順曾在藍天電腦設計一款頗受矚目的筆記型電腦,但他在藍天股票上市之際就離開,加入台灣飛利浦;在台灣飛利浦工作穩定下來,也在實踐大學兼課,接著,他又選擇放棄在台灣的穩定生活,舉家遷移中國大陸,只為了想立足於大中國市場。「你不可能設計一個市場要用的產品,但是卻不了解它,」邱豐順當初一次次的放棄,都是為了迎向更大的挑戰。

邱豐順以自身的例子,鼓勵台灣有志朝設計發展的人才:「認知還不夠,你一定要去行動!如果你立志要到中國這個不可忽視的市場的話,那麼就到中國念書或工作吧!」邱豐順說。

邱豐順在學生時代的綽號就是「龜毛」(台語,指注重細節、執著完美的人),他還把這個綽號直接英譯為「Kumo」,當做他正式的英文名字,印在名片上。就是因為這樣堅持完美、細微之處亦謹慎的個性,邱豐順才有今天的成功。

e天下雜誌 2002-12月

連結:《小店學堂》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