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雖然賣命工作,卻也不甘讓感情留白,但一直處於特殊的求學、工作環境,讓科技人無法處理主觀與感性的感情問題,於是,工作佔生活的比例,也愈來愈大……

「我36歲,一家上市公司的小主管,一年150萬的年薪,一台LEXUS休旅車,一棟46坪位於市區的公寓房子,一堆股票,一堆存款,以及“自己一個人”,」這是林思良在他的網路創作的一段感嘆。「這不是幸福,更不是快樂,」他說這些奢侈的物質對許多RD(研發)工程師而言,根本沒時間去使用,「況且,如果沒有一個心愛的人陪你一起享受這些,一切的努力都變得毫無價值。」

在台灣各地的園區,許多工程師的生活跟他很類似,清華大學資工所畢業,進了台積電當RD工程師,早上8點半上班,晚上12點半下班,換來一個月7萬多元的高薪,過了適婚年齡,但卻單身。「當年我們班上只要待在RD部門,不是未婚,就是離婚,還有一個更慘,孩子的老爸不是他。」林思良說。

SIP科學園區單身俱樂部總監盧瑞琪指出,科技人長期處於男女比例不均的求學、工作環境,而且又是從事嚴格要求理性與邏輯的工作,造成許多科技人很不會處理感性與主觀的感情問題。


把交友黃金時間花在讀書與工作
「除了公務員,台灣現在還有人6點前下班的嗎?」台積電製程整合工程師吳仁傑說。全台50萬名高科技產業從業人員,每年為台灣創造超過新台幣4兆元的產值,其中26萬名工程師,普遍擁有較高的學歷與薪資,有四分之一的人,每天工作時間超過12小時。

許多科技人普遍存有年輕時拼一下,可以早點退休的想法,「他們把人生的交友黃金期拿來讀書與工作,」作家曾陽晴說。「而且,很多科技人都以為,園區生活就是世界的模樣,」同樣是從事研發工作的陳佩君,這是她大多數在新竹科學園區工作的同學對生活的看法。

61年次的陳佩君從密西根大學取得博士後,在國內最受矚目的生技公司擔任研發主管,她每天6點準時下班,但薪水與職位並不比在園區的同學差。在工作時間長,且同學與同事多為男性的狀況下,「聯誼」成為科技人拓展生活圈,以及結交女朋友的主要管道。

「聯誼成為例行性的事,都已經排好表,一個月大概1次至2次,」吳仁傑說。過去12個月內,SIP科學園區單身俱樂部已經為園區工程師舉辦超過7千人次的單人聯誼活動,服務的對象多是研發工程師,有一半參加者的學歷為碩士以上。


話題與休閒離不開電腦
有了認識異性的機會,但是交往卻還是狀況連連。因為工作時間過長,造成科技人的生活過於單一,「跟工程師們聊天吃飯,永遠離不開3個話題:科技新產品、股票、除錯(蟲),」網路系統測試工程師黃媄秀說。

男朋友在友達光電擔任研發工程師的Maggie說,幾次幫男友的同事介紹異性朋友都無疾而終,因為許多科技人平常的休閒就是看電視跟睡覺,出去逛街就是去光華商場,「連女生邀約看電影,都問說為什麼不download下來看?」類似的問題還繼續發生在科技人的婚姻當中,神達電腦研發工程師劉小姐的先生是機構工程師,她說:「包括我先生在內的多數工程師,回家不是打線上遊戲,就是上網晃。」

很多人以為工作時間長是科技人感情不順利的主要原因,事實上,並不是相聚時間長短的問題,而是相處品質的問題。


竹科人的理想伴侶:老師、金融人員、公務員
科技人交友的問題其實肇因於工作。「在工作上,最好所有的事都能under control的精神,很容易會被帶到生活中,」台積電經理丁至剛指出,工作上的訓練讓科技人凡事要求邏輯與穩定,不喜歡有太多的變化。

但大部分的感情問題卻是沒有說明書,感情的思考模式是不能用科學理論解釋、分析,甚至有系統的歸納整理。「明明最短路徑可解決問題,她們卻要求你浪漫點,這時你會發現,FUZZY控制理論可能比你女友的頭腦來的好懂,」林思良道出科技人與異性交友的窘境。其實科技人最大的感情問題是出在對男女關係的認知。

根據SIP科學園區單身俱樂部接受委託辦理聯誼的資料統計,竹科男性要求的聯誼對象主要分為3類,第一名是有寒暑假,每天可以早點下班的女老師,因為可以幫忙照顧家庭,讓自己工作無後顧之憂。第二名是可以幫忙理財的金融人員,因為能到銀行工作的都頗具姿色,且能幫忙管理薪水與股票。第三名是穩定不易變化的公務人員,因為生活固定比較有安全感,薪水也穩定。

「開出這種條件,代表只重視自己的需求,但正確談感情的方式,卻是要重視對方的需求,」曾陽晴說。「女性在進化,科技人要找的管家婆對象已經幾乎絕種了,」擁有博士學位的陳佩君,曾經有男性同學勸告她,高學歷女生要低調一點,這樣比較能跟同為科技人的朋友相處。


五、六年級處境大不同
對於異性交往的認知上,五年級科技人的問題比六年級生還要嚴重。五年級科技人的求學階段不如六年級科技人多元豐富,進入職場後,又全心全意埋頭於工作,不像六年級科技人還會把學生時代的娛樂延續到職場生活。

他們目前事業小有成就,父母又已經到了侍奉的年齡,所以他們希望找一個幫忙照顧家庭的伴侶,「跟他們同年紀的女生不是結婚,就是已經習慣獨立,比他們年輕的又不甘心當個管家婆,」這是台積電資深秘書廖肇基對周遭五年級單身科技新貴感情困境的觀察。

「生活重心在工作,興趣單一的五年級科技人,是結交異性朋友最困難的一群,」舉辦多次園區聯誼的盧瑞琪指出,不易尋得理想對象的五年級科技新貴,於是更把重心放在工作上,結果造成工作佔生活的比例,也愈來愈大。


 Cheers 雜誌2003-10/石振弘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