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百封履歷很慘?看看哈佛畢業生的求職態度
上週(9月12日)看到新聞,「有近3成投遞11封到30封履歷才成功,更有5%求職者投遞超過100封履歷。」
 
這樣很慘嗎?這不是求職的過程嗎?我知道我這樣的問話難免招來一頓罵聲。但這則新聞讓我想到上上星期有位小朋友來求職,也讓我有些話想說。
 
 
什麼時代都一樣
名校畢業,也要有努力認真的態度
我是在據今八、九年前,也就是2003與2004年期間在哈佛法學院念書。2003與2004年是怎麼樣的一個年代?大家仍記憶猶新的是,美國經濟當時正從2000年科技泡沫破滅當中由谷底掙脫向上爬升;在2003年雖發生了第二次波斯灣戰爭,但是是一場戰力懸殊、美國顯會輕易獲勝的戰爭;雖然大中華圈SARS肆虐,但中國經濟正昂首闊步、急起直追;歐洲的經濟表現雖然乏善可陳,但至少讓人頭痛的歐債問題,在當時並不那麼顯而易見,總失業率也不是如今日般動輒二位數計的讓人驚心動魄。
 
在當時不乏工作機會的年代,相對於其他人而言,美國的名校畢業生要得到一份好的工作應該不是太難的事情。但是,在這樣以八、九年後的眼光來看當時還算不錯的大環境下,就連哈佛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 這樣的名校外國畢業生,其實還是需要相當的努力才會找到一份適合的工作,特別是想要進私募基金、投資銀行的頂尖學子們。
 
而且現實狀況是,同樣是亞洲國家,像中國、日本這樣的經濟大國來的學生,會比其他國家更有機會爭取到一個好的工作;而來自台灣,這個連自己的國際地位都說不清的地方的學生呢?真的要非常努力才能爭取到一個位子。
 
我有一位好友Marcus當時就在哈佛商學院。他並不是那種大家印象中所謂「哈佛小孩都是權貴子弟」的學生,他沒有背景,在南台灣土生土長,一路以來都靠自己。Marcus保送高中數理資優班,大學念台大,在哈佛商學院的最後一年成績全拿「1」(哈佛商學院所謂「1」,即是「A」的意思),畢業時學校還給他優秀學生獎學金。
 
他告訴我他是如何找工作的:他經由學校所提供的畢業校友資料庫及蒐集來的潛在雇主聯絡資料,狂寄了超過上千封履歷表,收到了約二百多名校友及潛在雇主的回覆,然後紐約、波士頓、舊金山等大城自費坐飛機來回瘋狂面試。
 
Marcus當然不是完人,但他給我的感動是,即使是哈佛商學院的名校畢業生,在當時全球景氣還不錯的年代,是用這種態度在找工作的。因為他知道,即使他再怎麼能幹聰明,他來自台灣,沒有背景,在美國這個全球競爭的世界,勢必要更努力。
 
而Marcus這樣的態度影響了我。在數年前,透過一個香港獵人頭公司告知的機會,我通過了三關面試之後到了香港一家美商銀行工作。到職之後,一次和公司的HR聊天,她告訴我說,在錄取我之前,公司曾經面試過上百位從香港、新加坡、澳洲等等各路好手,而最後決定錄取我。
 
我很棒嗎?當然不是。當時的我是這樣想的:跨國找工作本就不易,加上是本來是法律背景的我又欲轉戰金融界,將會使得面試的困難程度大過在台灣面試的好幾倍。因此在第一次主管的電話面談之前,我將Marcus曾介紹的一本美國求職暢銷書裡面所包括的上百個雇主所提各式各樣Q&A的刁鑽問題和擬答通通背起來,在歷次的面試當中皆派上了用場。
 
 
你的態度呢?
所以找工作的你,是用什麼樣的態度在準備和看待找工作這件事,給了你潛在雇主什麼樣的感受呢?
 
上星期來求職的小朋友,剛從國內名校研究所畢業,沒有任何執照或證照,當然更沒有工作經驗。在我以電話面試他的求職來意時,他回答說:「我研究所寫的論文是專門研究某某案子,所以我將來也只想做某某案子,別的案子就不用了,錢給我多少不是重點。還有我要出國念書喔,所以不會待太久。」
「……據我所知國內某某大型事務所也有你想做的案子,你有嘗試去找某大型事務所的工作嗎?」
「大型事務所?我不想進大所,哼我看不慣他們,我應該是想要對抗他們吧。」
 
我不禁微笑,說了幾句鼓勵他的話並謝謝他的來電。掛上電話的同時,我也想起了Marcus那時瘋狂寄履歷和當年傻傻背誦求職問答的我自己。小朋友,祝福你,鵬程萬里。
 

【作者簡介】柯宜姍
在台北市出生、長大。小時候喜歡畫畫,最大的夢想曾是當漫畫店老闆,長大後卻進了哈佛法學院念碩士,當了律師。曾從律師界轉戰金融界,在美國紐約梅隆銀行 (The Bank of New York Mellon)香港分行環球信託部擔任副總裁執行跨境交易,是極少數由法律界轉戰國際金融資本市場的台灣律師。離開金融界後回法律界自行創業,現為立凱法律事務所(IK Partners) 創所律師。喜歡詩歌、音樂、戲劇、閱讀、唱歌和游泳、慢跑及練瑜珈,將和朋友間的知心交流視為人生一大樂事。
 
 
網民肥皂箱 2012-09-17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