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劉士吉,竟還原出一個超級業務員的血淋淋教訓……聰明,讓他攀上人生事業第一個高峰,只不過,當聰明用在錯的地方,就成了萬劫不復。

在此次《商業周刊》追蹤歷年來所報導的七十二位超級業務員過程中,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曾經是偉新國際頂級傳銷商的劉士吉,在民國九十二年因犯下盜賣資料案而遭判刑六個月,由於犯案手法巧妙,當時,媒體並以「盜賣資料鼻祖」做標題稱呼他。

兩個第一,一個代表榮耀,另一個卻代表著墮落。究竟,昔日被捧在掌心上的英雄,為何竟會誤入歧途?

劉士吉以超級業務員身分登上《商業周刊》封面故事的時間,是在民國八十一年,當時,一股傳銷熱潮正在國內形成,由於無數的傳銷致富傳奇在台灣各地上演,連中國信託、統一等大型集團都不能自外於這股熱潮。根據當年本刊的報導內容,當時的劉士吉,正是國內傳銷致富中的一頁傳奇,才加入本土傳銷商偉新國際不到三年,他已發展出超過五千名下線(編按:傳銷體系中,推薦人對被推薦人的稱呼),年收入將近五百萬元。


同事叫他王者 高學歷口才佳,當兵即擁三千下線
不過,當我們追蹤劉士吉如今下落時,卻發現難度極高。剛開始,我們以最直接的方式,透過偉新總機尋找劉士吉,得到的回覆是:「公司並無此人。」再試著請偉新總機替我們接通公司幾位較資深員工時,雖然,確有人聽聞過劉士吉,然而回應卻是:「這人十幾年前就已離開偉新了。」再想追問其當年情形與離開後去向,竟清一色是「你們想幹什麼?」的警覺性反應與不耐語氣。

記者的直覺告訴我們,這並不尋常,只不過,在無任何其他線索下,儘管自忖透過偉新想找到劉士吉的可能性並不高,但這卻是唯一的管道。因此,我們採取最土法煉鋼的方法,撥打每一通偉新的分機,試圖尋找到任何一位可能與劉士吉接觸過的偉新員工,在近三十次的碰壁,幾乎讓人想放棄的時候,一通電話讓我們如柳暗花明。話筒中,這位員工不經意告訴我們,劉士吉因為犯下盜賣資料罪,遭到判刑。

這是一個重大的突破,雖然,該位偉新員工立刻有警覺的絕口不提,不過,透過網路搜尋,的確,在民國九十二年的報紙社會版上,本刊查找到標題為「盜賣資料鼻祖,劉士吉遭起訴」的新聞。同名同姓,犯的又是相同的罪,我們幾乎要篤定找到劉士吉。

自此,追蹤調查劉士吉的方向一分為二:首先,我們希望知道劉士吉當年還在傳銷業時,憑什麼能以二十五歲之姿,在無任何人脈與社會經驗下,就能成為偉新的超級業務員?接著,我們必須確定該名員工口中的劉士吉與報載者是同一人。若是,為何這位昔日的超級業務員,竟然會淪為罪犯?

為解答第一個疑問,我們多次參加偉新的產品說明會,期藉此找到當年與劉士吉相熟的偉新傳銷商,從中還原劉士吉當年的風光。

一位當年劉士吉的下線指出,劉士吉當年堪稱偉新的招牌,因為,他退伍不過一年多,就已擁有自己的車子與房子,年收入超過五百萬元。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每次劉士吉在產品說明會上現身,總會引起台下宗教膜拜似的吶喊、雀躍與擊掌,中等身材的他演講結束,身邊總會簇擁著將近百位傳銷商圍在身邊。「The King」(王者),是當時偉新傳銷商私下對劉士吉的稱呼。

他記憶中的劉士吉,企管研究
所畢業,口才極佳,對大場面的控制收放自如,加上對各傳銷公司的制度瞭若指掌,因此每次他在台上,總喜歡拿假想對象的制度來印證偉新國際有多麼好。他說,當時,在國內其他傳銷業眼中,劉士吉一直被視為頭痛的對手。

聰明,是這位昔日劉士吉下線對他的印象。聰明、擁有高學歷又勤奮的劉士吉,連當兵期間都仍積極發展組織。他有過一星期寫了十幾封信給下線的紀錄,信的內容從鼓舞士氣到銷售技巧,軍中兩年,他發展出三千多名下線。當年商周採訪他的記者黃鴻仁還記得,當時採訪偉新國際的日籍代理總經理金子博光曾經因此稱讚他,「原來中國人那麼厲害!」


媒體叫他盜賣資料鼻祖 被開除後開資蒐公司,非法販售個資
然而,這位讓日籍總經理都不得不佩服的超級業務員,竟於民國八十四年,因販售下線資料,而遭到偉新國際開除。這是發生在他被《商業周刊》報導後的第三年。

遭偉新開除的劉士吉,與民國九十二年被稱作國內「盜賣資料鼻祖」的劉士吉,是否為同一人?為此,本刊從當年報紙得知承辦該案的檢察官——現任苗栗地檢署主任檢察官蔡興華後,即帶著劉士吉的資料照片請求協助「認人」,再透過蔡興華的協助,我們找到當年赴劉士吉住處搜索,並曾對其進行長達近十小時筆錄問訊的電信警察,照片比對後,我們可以確定「找到」劉士吉了。有關劉士吉離開偉新後的經歷,也得以逐步還原。

從劉士吉盜賣資料的判決書上可見,他離開偉新後,盜賣行為未改。可能是盜賣資料的利益很大,他乾脆改行,於民國八十五年創立萬士通資訊公司,專職從事此業。進入經濟部商業司網站,赫然可見這家已遭勒令停業的公司,其營業登記項目的第一項,正是「一般經濟、市場、行業徵信資料之蒐集、分析、研判、編譯及提供」。蔡興華指出,在當時,會登記這個營業項目的公司非常少見,僅有銀行或壽險公司,目的是為能互相提供客戶的信用與保險資料,以防患於未然。

自八十五年開始,劉士吉即以萬士通負責人身分,不斷自各家電信公司、汽車保養廠、航空公司、銀行與補習班買進客戶資料後,再分類賣出。由於客戶資料多屬機密,因此,縱使萬士通的營業登記項目確有「資料蒐集」此項,然而取得手法卻相當爭議。

聰明,是劉士吉攀上人生事業第一個高峰時,多數人對他得以成功的觀察。只不過,當聰明用在錯的地方,就成了萬劫不復。

果不其然,民國九十年,遠傳電信發現內部客戶資料有外洩情形,因此透過檢調進行追查,就在隔年農曆過年的前兩天,包括蔡興華在內的七位檢調人員,在劉士吉住處搜出多顆硬碟。蔡興華在硬碟中赫然發現,除了遠傳外,包括和信電訊、富邦銀行以及立榮航空等客戶資料也全在其中,總計有將近兩千萬筆的資料。

當檢調人員破門而入劉士吉位於台北文山區的住處時,空無一人的客廳,只見四台電腦與一台印表機,印表機中不斷跑出,印著客戶姓名與住家地址的貼紙幾乎堆滿地面,當時,僅著一件T恤與短褲的劉士吉,則正在午睡中。

最讓蔡興華驚訝的是,在硬碟中發現的客戶資料,都已利用電腦予以分門別類,當中除依職業分為教師、醫生、警察與記者等類別外,還有存款五百萬以上者、存款兩千萬元以上者的分類。此外,甚至還有經常上酒店的客戶分類,按照不同類別與資料的詳細程度,則有每筆五角至兩元的不等定價。

蔡興華因此稱劉士吉為國內盜賣資料的鼻祖。他說,劉士吉堪稱智慧型犯罪,懂得靠販售資料來獲利者已是少數,還能予以分類定出不同售價,這並不簡單。


警察叫他狡猾之徒 事跡敗露,神色自若嚷著要找律師
一位國家通訊傳播委會員的電信警察則指出,從萬士通在網路上販售的資料價格推估,劉士吉至少已經獲利超過三億元。而讓這位電信警察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檢調人員進入劉士吉住處搜索時,他竟能神色自若嚷著「我要找律師」,而在進行筆錄時,劉士吉對於每個問題更是思考再三,確保對自己有利後才肯作答。「狡猾之徒」,是他對劉士吉的唯一評語。

當本刊試圖重回當年現場——劉士吉位於文山區的住家時,發現這位國內「盜賣資料鼻祖」的犯罪場所,早已由他人買下。那是一幢在台北市隨處可見的集合式住宅,屋齡至少超過二十年,從房屋已斑駁的外觀,以及周遭充斥矮舊平房的環境,實在難以與劉士吉昔日下線口中「每次上台,總能引起宗教膜拜似吶喊與擊掌」的他畫上等號。

至本文出刊前,我們仍無法獲知劉士吉的下落,也因此,「為何這位昔日的超級業務員,竟然會淪為罪犯?」這個疑問,始終未能從他口中獲得解答。究竟,這位曾經年收入將近五百萬元的超級業務員,生活理應無虞,甚至優於多數人,為何還會走上犯罪之路?

對此,蔡興華就其觀察認為,劉士吉的住家相當簡陋,打扮邋遢,怎麼看都不像個有錢人,可能是生活優渥時染上不良習慣,導致積蓄全無,才會鋌而走險。他並指出,以他多年辦案的經驗,如劉士吉此等智慧型犯罪者,腦子裡多半想的是賺輕鬆錢,當一次得逞後,往往之後就無法自拔。

最終,這起盜賣資料的案子,劉士吉被依背信罪遭判刑六個月,並得易科罰金約十六萬元,從此劉士吉再無下落。對照其他曾經登上《商業周刊》封面的超級業務員,劉士吉的際遇不免讓人唏噓。 


商業周刊 2007-06-04/胡釗維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