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力霸王家掏空案爆發,東森集團竟「全身而退」,王令麟當時被外界形容為展現了「超完美切割」;然而,不到半年,檢調適時收網,王令麟還是栽了。

「王家的行為比搶銀行還惡劣!」這是資誠會計師事務所合夥人賴春田接掌亞太固網董事長四個月來,徹底清查力霸王家對亞太固網(以下簡稱亞固)「動手腳」行徑,所下的結論。

六月十四日,檢調兵分多路,當同步搜索東森集團二十九個處所,王令麟終究在劫難逃,在端午節前夕,被送進看守所。風光一時的力霸王家如今景況淒慘,一家人皆是待罪之身,六兄弟有四人身陷囹圄,大家長王又曾也被關在美國的非法移民拘留所。

隨著此次力霸王家落難,過去數十年來王家在檯面下玩的把戲,終得逐一被攤在陽光下,大家才驚覺,在王又曾主導下,王家人於眾目睽睽下,一次又一次上演巧取豪奪的A錢荒謬劇。他們大膽,視法令、公司治理如無物,什麼錢都敢拿!以股本六百五十六億八千萬元的亞固為例,六萬名股東的錢,被王家以各種名目轉帳、變賣其資產,流入王家私人子公司。


荒謬劇之一:偷天換日 用兩票箱,4 % 股權霸占近七成董監
王家僅持有亞固約 4% 股權,卻得以在三十三席董監事中,占有二十二席,掌控董事會。如今以官股身分派駐為亞固現任董事長的賴春田即直指,亞固股東會有兩個票箱,股東會現場投票時是一個票箱,但開票卻又出現另一個票箱,所以,股東會開出來的票數,王家永遠是贏家。

亞太固網股東自救會會長黃千明曾在民國九十二年與九十五年,兩度參加力霸王家主持的亞固股東會。他表示,董監事選舉的開票過程都不到十分鐘(編按:今年亞固股東會改由賴春田主持,動員近三十人開票,時間長達三小時),而且,力霸王家只公布當選名單,從不照法規據實公告包含未當選人在內的所有人得票數。黃千明曾要求公開全程錄影與重新驗票,換來的竟是遭黑道恐嚇。


荒謬劇之二:超級變身 複雜交易,疑把資金流入私人口袋
此次檢調列舉的多項弊案當中,最引人矚目的是,王令麟將亞固的纜線數據機(cable modem)部門,和東森媒體科技(經營有線電視系統)一起「綑綁銷售」給凱雷集團(Carlyle)。

王令麟是如何賣掉亞固的纜線數據機部門?時間回到去年初,王令麟與私募基金凱雷集團談定,出售 60% 東森媒體科技股權給盛澤公司(盛澤是凱雷百分之百轉投資的公司)。根據安侯財務顧問公司的鑑價報告,東森媒體科技的合理交易價格應為每股二十六元,然而最終,凱雷卻願意以每股三十二.五元成交,溢價六.五元,高於合理價格約四分之一。關鍵就在,亞固的纜線數據機部門與東森媒體「綑綁銷售」。

就在去年七月十七日,王家將亞固的纜線數據機業務,以二十六億四千萬元總額賣給由王令麟擔任董事的東禾媒體。這筆交易完成後三天內,王家從亞固匯出十五億七千萬元至力霸王家的人頭公司——宏森國際與鼎森國際,另有四億三千萬元更流向王令麟個人擁有的東森得易購公司。

同樣在七月十七日當天,王令麟將東森媒體科技賣給凱雷集團,總額四百七十六億元,之後王令麟將東森媒體科技併入盛澤公司,盛澤再併入東禾媒體。

此時的東禾媒體已成功「變身」,同時擁有東森媒體科技的六○%股權,和亞固的纜線數據機部門,再更名回東森媒體科技。因為併進了纜線數據機業務,這筆交易金額最終比原先多出五十二億五千萬元。王令麟因此多賺了五十二億五千萬元。


荒謬劇之三:賤賣資產 無視董事會決議,擅簽新約
去年亞固決議出售旗下纜線數據機部門給東禾媒體科技,曾於三月十日亞固董事會決議,金額須經亞固指定之會計師查核,當時訂定的出售價格為三十二億五千萬元。該案於四月七日並再經董事會追認。

但同年六月二十八日,亞固前董事長王金世英卻在未獲亞固董事會同意下,擅自簽訂新契約,契約中的主要內容如下:纜線數據機部門的最終出售金額,由東禾媒體指定會計師及 Spectrum 顧問公司查核認定,亞固必須同意接受,並不得就該金額有所異議。

同年九月二十八日,東禾指定的勤業眾信會計師事務所與 Spectrum 顧問公司,定出亞固旗下纜線數據機部門的交易價格為二十六億四千萬元,在新契約的限制下,最終亞固只得以該價格售出,此價格與亞固董事會原定的三十二億五千萬元,價差高達六億一千萬元。


荒謬劇之四:私人提款機 用五十三家紙上公司,行五鬼搬運
力霸王家將亞固當成「提款機」。亞固的帳上有筆高達一百零六億六千萬元的長期債券投資,這筆錢全用來購買「私募公司債」,購買標的物竟清一色是亞固自家董事或監察人的五十三家子公司所發行的私募公司債。五十三家子公司的登記地點全在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的力霸總公司。

更扯的是,這些公司債全由王家主導的中華銀行簽證發行,而且,各公司的負責人都在力霸集團任職。其中,仁湖企業負責人任佩珍,原為力霸集團財務經理;程星企業、匯聯國際的負責人符捷先,則為前力霸主任秘書。亞固等於支付了上百億元資金認購了「一堆壁紙」,藉此間接將亞太固網資金挪到王家口袋。

此外,亞固還與其中的四十二家有著借貸關係,合計的借款與預付金額竟高達八十七億九千萬元。

台北地檢署檢察長王添盛指出,此次追查東森財務帳冊後發現,東森媒體科技與凱雷集團的股權移轉過程「過分順利」,在去年三月發布消息後的一周內立即撤銷公開發行。


荒謬劇之五:不公開發行 利用監督空窗期,進行「捆綁銷售」
王添盛表示,按照公司法規定,非公開發行公司不須提交財報,等於是主管機關監督的空窗期,由於這段時間東森的財務狀況不明朗,極可能發生用作從事五鬼搬運等不法情事,王令麟將亞固纜線數據機業務與東森媒體進行「綑綁銷售」,正是在這段時間內發生。

更誇張的是,正常企業都不希望會計師對其財報簽署「保留意見」,王家則是特別買通會計師,每次簽核亞固財報時都簽「保留意見」,因為財報未能獲會計師簽核通過,亞固也不能公開發行(編按:涉案的兩名會計師單思達、郝麗麗已遭檢調提起公訴)。王家就可以在亞固上下其手。


荒謬劇之六:異常買賣 電信公司竟大買玉米、黃豆
經營電信業務的亞固,竟然還成立鼎森與宏森兩家公司,進行玉米、黃豆等大宗物資的買賣,且兩家公司合計資本額高達五十七億元!不只成立公司買賣黃豆、玉米,亞固本身的關係人交易中,竟也有類似交易,在亞固的財報中,即赫然可見亞固對兩家王家個人公司——仁湖企業與力長公司,合計有高達八億九千二百萬元的應收黃豆貨款。

從力霸集團的財報可見,亞固對力霸集團旗下四家上市公司的借款與預付金額合計高達四億八千萬元。亞固並向集團企業承租房屋,並已預付逾三億元的押租金。


荒謬劇之七:自家人租屋 預付押租金竟然超過三億元
檢調目前同時追查,東森媒體於九十年售予友聯產險南港的土地,在合約未簽訂前,友聯即支付七成交易款。

傳說中,鱷魚發現獵物時會發出哭泣、嗚咽的聲音,吸引獵物靠近,當咬死獵物後,牠們會對著死去的獵物流淚,再將其吞下。鱷魚流淚,不是懺悔,而是別有用心。所以,香港人以「大鱷來襲」形容吃人不吐骨頭的國際炒家和投機客。王令麟第一次被檢方聲請羈押時,曾兩度聲淚俱下指出,他不擔心自己,只擔心若被收押後,外資抽銀根會影響七千多名員工的生計,哭聲連守在法庭外的媒體都聽得到。

看到王令麟真的哭了,我們也曾動惻隱之心:他應該沒那麼壞吧!但當我們進一步深入了解王家玩法、玩錢的伎倆,不得不懷疑:王令麟的眼淚,是不是「鱷魚的眼淚」? 


商業周刊 2007-06-25/胡釗維




沒一家公司穩定賺錢 卻想做王永慶

今年初,才被美國《富比世》(Forbes)雜誌評為「全球億萬富豪榜」台灣第七大富豪、身價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三百三十億元)的王令麟,為何走到如今的地步?

自創東森集團的王令麟,十二年內達到五百億元的營業規模,被視為力霸集團最有能力的第二代;民國九十四年,東森得易購最紅火時,曾經一天創造一億八千萬元營收,東森電視新聞曾拿下收視第一、媒體集團營收最大的封號。

他是創新的跨國媒體大亨?樂善好施的夢想家?或是,涉及多起弊案的搶匪商人?


「不齒」父親的媒體大亨 如果負面形象能賺錢,甘願被罵
他的眼中,除了利、勢,還有什麼?道德,究竟為何物?這些問題的答案,可回溯到他在九十三年時接受《商業周刊》的專訪:


問:你覺得媒體人都太高道德標準?
答:本來就是啊,我問你,道德能當飯吃嗎?


問:如果太從生意的角度去看問題,這個世界就沒有理想?
答:No, No, No,我跟你講什麼叫理想,理想要變成實踐,要變成生活,你的理想不能融入生活,那你的理想擺在那裡沒有用的!No Money, No Talk.(沒錢免談)這很現實的!


問:你怎麼看自己的負面形象?
答:這些曾經批判我的人,現在都為我所用嘛。那天,周玉蔻(知名媒體人)來這裡,就坐在你的位子,她問我,王老闆,我天天罵你,你不在意嗎?我說,如果你罵我,我會賺錢,那妳就去罵好了。

對於涉嫌「掏空」、「利益輸送」描述,他說:「我自己心裡有一把尺,你懂嗎?什麼公司治理?找兩個不懂的人,我還教他們念書啊!我相信我自己,就這樣子!就像張忠謀老先生,找梭羅(Lester Thurow,台積電外部董事)去,梭羅懂半導體啊?他懂個屁!形象而已啊。」


這就是王令麟,一位創造多項紀錄的媒體大亨。他在風光時,對於道德,嗤之以鼻;他在父親王又曾落難時,大罵父親:「讓人不齒。」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他?這說不清,但事實是,他是王又曾從小到大一手調教出來的兒子。沒出事前,王令麟就常跟他的部屬談,如何從父親身上耳濡目染學做生意。譬如當他還是嘉新麵粉小職員時,就站在力霸與嘉麵會議室窗邊,看父親主持會議。後來,東森數百人的主管大會,就是他從父親處學得。

但王令麟不同於父親,他有更大的事業企圖,從做有線電視系統台起家,發展出龐大媒體王國:東森媒體科技、東森電視、東森得易購、旅遊、保險、房仲業等等。然而,企圖,卻也是埋下他今日景況的最大敗筆。

他的一位昔日幕僚反問:「二十年來,王令麟做的事業,哪一個穩定而有效率的賺過大錢?一家都沒有!」


好大喜功的投資狂 資金左進右出,管理跟不上新事業
攤開財務報表,東森媒體科技從九十年到九十二年連虧三年。去年,東森電視大虧十五億元,之前僅九十一到九十四的四年間賺錢,再往前又是虧錢。而聲勢最浩大,年營收曾達三百五十億元的東森得易購(去年營收為兩百億元),唯一賺錢的一年,獲利是五千萬元!因為不賺錢,東森得易購給予供應商的付款時間,從半年期延長到九個月,銀行給予的授信額度也減少,合庫更是凍結融資約八億元。

他的幕僚說,夢想,要有力量支撐。力量不夠時,包括金雞母企業與管理能耐,「就只能靠旁門左道支撐!」這就是好大喜功的寫照。

去年七月,在出售東森媒體科技給私募基金凱雷集團之後,當時王令麟手上有一筆超過二十億元的現金,王令麟告訴本刊,他還要買台視、蓋關渡大樓、蓋度假村……,一口氣又是超過百億元的大投資,「我的會計跟我說,老闆啊,你這個(錢)左手來右手又去掉了。」明知道資金有限,王令麟卻停不了。「只欠一百億啊,做五百億生意只欠一百億啦。」王令麟曾說,王永慶搞台塑石化煉石油,資本八百億,借了四千億。

但他並未進一步想到,王永慶是五十多年從沒有讓股東賠過錢的企業家,東森集團旗下卻沒有一家事業可以穩定貢獻獲利。他創造一個又一個新事業,但用人與經營管理都不到位。


用人浮濫的大老闆 只要幫他找賺錢機會,即獲重用
用人之多與廣,堪稱是王令麟的一絕,他能夠找來行政院的文官,如行政院前秘書長魏啟林、前新聞局長趙怡等人;也用武官,包括總統府前侍衛長王詣典、總統府前第三局長蔣冠峰、八軍團前副司令楊慶麟,如此多的文武官員齊聚東森,放眼國內企業找不到第二家。養這些高官,薪水、配車等,一年下來的薪酬相當可觀。

專科學歷的王令麟,敢用退休高官、學者、將軍,也敢用低學歷、出身不佳,但充滿點子的年輕人。東森集團最高峰時,副總經理級主管竟然高達百人以上,以集團營業規模超過一兆元的台塑集團為例,也不過是五個副總。

基本上,王令麟用人,五湖四海都有,只要能替他找到賺錢機會,或經營政商人脈者都能獲重用。例如原本是立委蔡豪機要秘書的王世均,由於人脈廣、腦筋靈活,因此得到王令麟的喜愛,才三十七歲,即成為東森集團副總、《民眾日報》董事長。

王令麟管理的致命傷就在用人浮濫、內控鬆散。「他頭銜亂給,pay(薪酬)也亂給,」幕僚表示。

一位幕僚觀察,平心而論,只要別夢想成為王永慶,王令麟能成為稱職的中型規模企業家,他勤於事、吸收力很強、又敢於創新,引進東森得易購的商業模式,就是一例。台灣大學管理學院副教授黃崇興曾引述一位國際賽車手的名言比喻:「得易購的高速成長就像賽車,沒有什麼看起來是穩定的,一切都建構在幾乎要翻車的超快速感覺中。」

黃崇興分析,這樣一個高速成長的組織,管理者要如何擴大本身的管理能量,融合新舊人才形成良性的成長動力,使組織不致在高速成長下翻車,是關鍵。

儘管如此,王令麟的勤於事,讓跟過他的人都佩服不已。幕僚透露,即便應酬到半夜十二點,王令麟仍舊會熬夜批完當天的公文,幾乎不會讓公文放隔夜。而第二天早上七點半,照常跟秘書通電話確認當天行程,並且看完所有的報紙,再撥電話與幹部討論,接著九點開會,經常一連六、七個會,然後應酬到當天深夜。

王令麟舒壓的方式是,每天按摩,而且連出國都要帶著按摩師。忙到沒時間撥出空檔專門按摩的總裁大人,每天下午兩點,時間一到,即便他是一場數百位主管參加的大會議的主持人,其專屬的盲人按摩師仍會進入會議室,幫他鬆背。在眾目睽睽下,王令麟翻過身趴在椅背上,一邊被按摩一邊繼續開會。群臣觀看總裁按摩,這大概是東森的獨家戲碼,不過東森高階主管對此早已見怪不怪。


勤耕政界的紅頂商人 新聞轉播討好陳水扁、胡錦濤
這畫面,是唐突,但王令麟一向不太在乎世俗的眼光。尤其,對於想要經營的利、勢,他更是不計一切代價。譬如,不但五度隨陳水扁總統出訪友邦,更在陳水扁出訪與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訪美期間,用盡功夫。

九十四年,陳水扁總統出訪中南美,過境美西與邁阿密,王令麟沿路從陳水扁下榻旅館,不計成本把線路拉進旅館,讓總統進飯店打開電視,就能看到東森電視,而且不斷重播陳水扁訪美新聞。甚至還沿路派出SNG車從美西開到美東的邁阿密,千里跋涉,就是要讓陳水扁感受到王令麟的用心。同樣的,當胡錦濤訪美,他也不計代價鋪設東森電視台的線路進入旅館,讓胡在美國旅館中,看到東森電視新聞,產生印象。

「Show me the money!」王令麟接受本刊專訪時曾直言:「公司幹部不必對他談專業,只要把錢變出來給他看!」這些話,如今都格外刺耳。一位出身篤信金錢至上家族、直言「道德能當飯吃嗎?」的商人,用盡心機,縱然風光一時,最後下場就是如此。


商業周刊 2007-06-25/呂國禎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