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歲的羅克滿江•買買提是喀什的農民。2010年他從電視上看到,新疆和田有人種一畝雪菊竟能賺13萬元,這讓羅克滿江•買買提心動。

雪菊,學名為蛇目菊、雙色金雞菊。新疆人多稱之為雪菊、昆侖雪菊、天山雪菊等,原產於美國中西部地區,我國部分地區有栽培。

2011年羅克滿訌•買買提前往和田皮山縣花3000元買了雪菊的種子,從家中3000畝的土地中拿出兩畝地試種植雪菊。讓他沒想到的是,僅兩畝的雪菊就讓他收益8萬多元。

為此,羅克滿江•買買提今年年初下種了100畝雪菊,投入20萬元。6月,羅克滿江信心滿滿地帶著自己的雪菊到烏魯木齊準備賣個好價錢。

可他沒想到的是,去年一公斤賣近千元的雪菊,今年竟然跌到了每公斤不到80元。“雪菊價格真是瘋了,一點也看不懂。”羅克滿江•買買提今年收了近5噸的成品雪菊,到目前只賣掉3噸,可這3噸才賣了6萬元,與他投入的20萬元相比,還相差甚遠。

“在烏魯木齊,我每個月光房租、庫房費、攤位租金等開銷就得7000元。現在還有這麼多雪菊沒賣掉,真是快讓人瘋了……”羅克滿江•買買提說,現在根本不指望賺錢,能把本收回就已經不錯了。

和羅克滿江•買買提有一樣遭遇的種植戶在新疆還有很多。

據瞭解,從2010年開始,新疆產的各類雪菊產品深受廣州、深圳等南方市場的歡迎。到2011年,新疆雪菊價格最高時,曾一度被推高到每公斤兩萬元。然而時隔一年,新疆雪菊價格一路走低,最便宜時每公斤僅售30元。

種植戶不明白,新疆雪菊怎麼了,一個市場新寵是否會就此消沉?


大買家掀起雪菊潮
“現在全新疆都在種雪菊”。一位從事雪菊經營的企業老總這樣形容現在新疆雪菊種植狀況。

多年來,野生雪菊只在新疆和田地區皮山縣的2600米以上的高海拔地區有發現。早年間,當地牧民在放牧時發現這種金黃色的小花,間或有人用它來泡水飲用。但在和田地區乃至全新疆,雪菊茶並未成為當地人經常飲用的飲品。

據《新華本草綱要》稱,雪菊有清熱解毒、化濕的功能,可用於急、慢性痢疾,目赤腫痛、濕熱痢、痢疾等。由此來看,昆侖雪菊確有一定的保健作用。

在商人的包裝下,雪菊的來歷被演繹成為一個個神奇的故事。

從2010年下半年起,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廣州、深圳、上海、北京等各大城市紛紛湧現大量推銷昆侖雪菊的商家。在各種宣傳造勢之下,這種金黃色小花身價飆升。雪菊價格讓消費者瞠目結舌之余,更讓新疆當地的農牧民看到了賺錢的機會。

據最早經營雪菊的新疆雪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一位負責人稱,2010年雪菊價格猛漲,與南方地區出現的遊資商人有很大關係。

他說,前些年,有著華南茶葉市場“風向標”之稱的廣州芳村茶市場上突然冒出一批又一批“大買家”,他們挨家挨戶地問:“有沒有昆侖雪菊?”這個消息一下子就炸開了鍋,批發商們
紛紛熱議這種神秘的菊花新品,並開始尋找貨源。貨源一開始被新疆廠商控制,有價無市的局面致使雪菊價格一路走高。

“黃金價”立刻吸引了新疆大批農民開始種植雪菊,而一些地區為了增加農民收入,也開始鼓勵農民放棄其他農作物,改種雪菊。更有一些地區還以雪菊為名搞起了雪菊節。

一股種植雪菊的風潮在新疆的天山南北掀起。

一位經銷雪菊的商人說,據他所知,現在廣州一雪菊庫的存量已達2500噸。

僅僅一年多的時間,雪菊身價就冰雪兩重天,像坐了過山車一般,業內人士用到最多的詞是“產量激增”和“魚龍混雜”。

業內人士稱,嚴格地說,真正的雪菊應是產自海拔3000米以上,但是如今,就連海拔為負的吐魯番地區也開始種植雪菊,幾乎是全新疆都開始種植雪菊。一哄而上,導致雪菊品質無法保證,也使得這種一年前“貴族”變成今天的“乞丐”。


從高端市場跌入沿街叫賣
26歲的小謝已經做了近10年的水果生意。從今年5月開始,小謝發現她身邊多數賣乾果的商家開始賣起了雪菊。於是,8月初開始,她也從批發商那裏進了一批雪菊。她每天一邊推著車賣水果,一邊賣雪菊。

小謝的攤點在烏魯木齊友好路的小市場上,每天來到攤點詢問雪菊價格的人很多,然而真正買雪菊的人卻很少。“現在賣雪菊的人太多了。”小謝說,在她家附近的早市上,就有賣雪菊的商家,批發價格每公斤30元、80元的都有。

小謝的雪菊零售價每公斤100元,一般在她這裏買雪菊的消費者一次只買10元的量,即便是這樣的價格,大部分消費者仍然覺得貴。小謝對自己做雪菊生意有點後悔,她估計她的雪菊要積壓到明年。但小謝並不清楚,雪菊在去年還是很多消費者不太熟悉、也不敢問津的茶中貴族。

“本來定位高端、走禮品市場的雪菊,現在滿大街小販都在賣,你說我們這生意還怎麼做?”趙麗麗(化名)是西域風物新疆地產名品公司八樓店店長,她告訴記者,去年他們賣的雪菊50克一罐300元,那時候有很多客人前來購買。最多時,一次團購就達200盒,這種禮盒裝雪菊一盒960元。去年該店雪菊的淨利潤為20萬元。

今年,960元一盒的雪菊已降至240元,即便是這樣來到店裏的顧客仍然很少。今年店內雪菊銷售情況如何,趙麗麗只能用“真的很差”來形容。

“顧客來到店裏大多是詢問專營店的雪菊與外面小攤的雪菊有什麼區別,之後就轉身離開了,買的人太少。”趙麗麗說。在記者與趙麗麗交談的30分鐘內,共有6位顧客前來詢問。谷先生便是其中之一。

“我今天就是想來問問這專營店的菊花和外面的菊花是不是真的不一樣。”谷先生說,今年他的朋友送了他一袋雪菊,說是品質上等的雪菊。但是看著現在滿大街都在賣雪菊,谷先生心裏有些疑惑。

“現在的雪菊大多包裝簡陋,也沒有商標品牌,喝著不放心。”谷先生說,他很想知道,雪菊到底從哪兒來,有沒有經過相關的檢驗。


企業硬撐等待市場轉機
李軒是新疆西域冰菊生物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據他介紹,起初雪菊的名稱並非“雪菊”,它其實是金雞菊的變種。最先發現雪菊時,大家都不知道它叫什麼,因為雪菊的湯色發紅,顏色似血,因此取其諧音為“雪菊”。

“剛開始‘雪菊’這個名稱是一個品牌而非現在的品類。”李軒說,2006年他便開始做起了雪菊生意,但是那時候並沒有人註冊“雪菊”的商標,也沒有將它往品牌的方向發展,只是給這些湯色似血的菊花取了個名字,結果當時的品牌“雪菊”成為現在的“雪菊”品類。

2010年李軒意識到了品牌的重要性,於是他重新建立公司,欲將雪菊作為品牌打出去,他將目標消費人群對準北京、上海、浙江等地的高端消費者。為了保證產品源的品質,李軒的公司專門在新疆阿克蘇烏什縣平均海拔為2500米的燕子山建立了自己的雪菊基地。在這個3000畝的雪菊基地進行產品的除塵、消毒以及分裝工作。

從公司成立至今,李軒的公司所賣的雪菊始終走禮盒裝路線,4盒裝的雪菊價格為760元,6盒裝的雪菊價格為1080元。雖然今年雪菊市場混亂,但李軒仍然沒有降低雪菊的價格。

“今年我們絲毫沒有改變雪菊的價格,我們的品牌在外地還是很有市場。”李軒說,從2011年7月到2012年7月這一整年,公司的銷售量一直呈遞增態勢,平均每個月的銷售量較上月可增長10%~20%。

不過,李軒仍然有他的擔憂。

“再這樣下去,雪菊市場岌岌可危。”李軒說,在上海街頭現在已有人提著袋子賣散裝雪菊了,李軒的上海客戶對此感到很奇怪,那麼昂貴的雪菊怎麼會賣到幾十元一公斤。在這樣的雪菊市場中,消費者會有“不敢喝”的擔心。

同時李軒認為,如果以目前產量激增、魚龍混雜的情況繼續下去,那麼中高端消費者會對雪菊逐漸失去信心,雪菊市場或許會一蹶不振,企業也有可能做不下去。

新疆雪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產的“昆侖”牌雪菊在新疆很有知名度。這家公司總經理鄭江紅告訴記者,儘管市場上的雪菊已經賣到了每公斤幾十元,但他們的雪菊現在仍然是1公斤1萬元的售價。

但他也坦陳,“今年的雪菊市場確實很亂,我們也在想辦法,但如果市場一直這樣下去,企業也支撐不下去,好不容易打出的品牌也會爛掉,光靠那麼幾個企業的力量是不夠的。”


抬高門檻給雪菊種植定“雪線”
“我錯過了雪菊的黃金期。等我開始做雪菊生意的時候,雪菊已經開始跌價了。”馬剛是新疆大阪城區西溝鄉的一位農民,從去年年底開始,他在鄉政府動員和扶持下種了100畝雪菊,可是到目前只收回兩萬元的本錢。

當自己的第一批雪菊收穫時,馬剛帶著自己的雪菊來到新疆農科院進行檢測,他自己也想知道這個雪菊到底有什麼藥用價值。在做檢測的試樣雪菊中,含類黃酮素20.38%。理論上確實有降壓、降脂的作用。同時、雪菊的稈還有減脂的作用。

“好東西是應開發出來,但應有序開發。”馬剛說,現在雪菊市場太亂了。大多數農民沒有搞清楚市場行情,就一股腦地種雪菊,結果市場飽和,農民的血汗錢也白白浪費了。

同時
,很多農民沒有種植雪菊的專業經驗,種出來的雪菊往往雜塵較多,不可能通過檢測,更別說銷往外地市場。這樣的品質不過關的雪菊充斥著市場,使得品質高的雪菊被埋沒在大量的中低檔雪菊中。

馬剛認為,既然雪菊已經有了一定的市場知名度,又有一定的藥物功效,這個市場還是應該規範發展,應該對不同品質的產品進行品質分級,剔除不符合規定的產品。

黃水生是烏魯木齊友好路上一家新疆特產專營店老闆,從福建到新疆做生意剛剛3個月,說起今年的雪菊市場,他直搖頭。

“新疆的好東西很多,可是能做出去的太少。”黃水生說,新疆可以學習一下其他地方的政策。在福建,大紅袍這樣的好茶在發展初期,政府會對它進行推廣,比如做廣告。“可新疆的雪菊到現在連個像樣的廣告都沒有,更別說品牌了。”黃水生說。

農民和商家都希望雪菊生意可以繼續下去,但是他們缺少一個規範的市場。

在新疆西域冰菊生物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李軒看來,雪菊這一品類已經樹立起自己的品牌,如果能保證雪菊品質,那麼新疆的雪菊還有希望,但前提是整頓規範雪菊市場——制定行業標準、檢驗制度、打出雪菊的品牌。李軒說,他們的公司在新疆技術監督局與新疆疾控中心的檢測監督下,制定了一套公司自己的檢測標準,但是這一標準並沒有在整個雪菊市場上施行。李軒希望在雪菊市場上,能出臺一個貫穿整個雪菊行業的制度以及檢測標準。

新疆雪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產的“昆侖”牌雪菊在新疆很有知名度。總經理鄭江紅近來已經開始行動起來,向國家農業部申請成立雪菊地理標誌保護即“雪菊種植合作社”,他不想看到辛辛苦苦打造的品牌就這樣“爛”掉。

他說,“等這個雪菊種植合作社開始運營起來,市場中就應有個標準,並非誰想在哪種就在哪種。”鄭紅江說,新疆雪菊生物有限公司500畝的雪菊基地在新疆和田民豐縣海拔2600米的草場上,他向國家農業部申請將這一塊基地設為雪菊地理標誌保護的“雪菊種植合作社”。

“雪菊種植合作社”的成立需要嚴格界定,它對雪菊種植的環境、溫差、土質、海拔都有嚴格的標準,雪菊種植環境中不能有農藥參與。也就是說,雪菊種植合作社的雪菊種植標準今後將成為雪菊種植的門檻標準,只有達到這樣的標準才能種植雪菊,“有些海拔不到位的,土質
有污染的地區就不應該種植雪菊。”鄭紅江說。

他希望在雪菊種植合作社成立之後,與雪菊相關的系列標準都能制定出來,“政府應該加大雪菊市場的監管力度,制定標準,讓雪菊市場火下去。”




相關新聞 坐上價格過山車的投資品
普洱慘跌:600萬/公斤的茶王最低只值10多萬

然而好景不長,2007年下半年以來,雲南普洱茶幾乎在一夜間墜入穀底,身價被打回原形,到去年更是跌到了谷底,當年600萬元一公斤的茶王身價也只值10多萬元,跌去50多倍。而源頭的鮮茶,更是每公斤不到一元錢,茶農們乾脆不採茶葉了,任其荒蕪。


和田玉價年漲百倍現泡沫 或被溫州炒房團瞄準
國慶時節正值翡翠玉石商家大肆宣傳推廣的時期,但是翡翠市場近期成為媒體熱點,屢被報導天價炒作泡沫,有商家憂心翡翠市場將面臨崩盤危險;稍遲於翡翠啟動的和田玉市場也一改此前每年上漲5%—10%的“龜速”,以每年至少2~3倍的幅度暴漲,極個別的高端品種價格甚至一年可沖高上百倍。


網易新聞 2012-09-24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