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债高达3.85万亿人民币:中国正在上演次贷金融危机!
前几天国家审计局说我国地方债高达3.85万亿人民币,其实真正额度可能在12万亿以上,面对经济的持续下行,政府、银行、信托三方串谋,以理财产品方式正在坑害老百姓,请大家提高警惕,切莫上当。我国正在上演”中国版次贷危机”!『地方政府债的债主是谁?』

银行呗。因为没有听说过地方政府债券,也没有人买过。……老百姓只买过国债券。的确,中国的地方政府没有发行债券的权利,因为中央知道地方政府一定会胡来,管不住。所以你也没见过没听过有地方政府债券。中央以前有过代理发行,因为没人买,地方政府就另谋出路了……。怎么个另谋出路?


路径是这样:
1、各地方政府主导注册了一些投资公司,这些投资公司政府把它叫做:融资平台。其名称可以是某城建开发公司、城建资产经营公司等。

2、地方政府立项,比如:建高速,建机场,盖政府大楼……等等。

3、融资平台的这些公司拿着政府的项目去银行融资,因为是政府背景的公司,又是政府项目,所以融资是审批金额是多少给多少。

4、银行当然知道地方政府是个什么东西,此钱大半是有去无回,风险很大。所以银行就把此债权转卖给信托公司,比如10亿的融资,银行说我留下2%的利息,剩下的你接手,签的是5%的利息,你还有3%可赚。

信托公司也知道政府是个什么东西,但是这么大的生意总不能不要,怎么办? 只要再转卖出去不就行了?利息写得高一点肯定好卖。反正只要卖出去,信托公司就即没风险也没责任了。于是,信托公司就把这些个债权做成一个一个项目投资产品,比如:城建公司修高速项目……等等。 各种各样,总称“理财产品”。

5、信托公司把“理财产品”拿到银行,让银行代理销售,还有回扣。


6、银行就印些广告,再开一间“理财室”,配个理财经理,看着储户的存款额,给储户打电话推销。把有钱人称作“VIP客户”,请上上坐。至此,债权人是谁明白了?谁买了理财产品,谁就是地方政府债的债主。

如果出了问题,也就是不兑现。例如去年华夏银行出现了血本无归,而且是起步50万一份的VIP产品。


- 你去找银行,银行会说:签约的合同上任何地方没有银行的章子,银行只是代售。华夏银行更离谱,说是理财经理自己私人代理的,银行不知此事。

- 你看看合同上的章子去找信托公司,信托公司说:这是城建公司的项目,我们只是理财的信托公司。就好比你买了中石油的股票赔了,你不能找你开户的证券公司吧。

- 你去找城建公司,城建公司说:我们是跟银行签的约融的资,你是谁?

- 你去找银行,银行说:我们是融资给城建公司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 你再去找城建公司,城建公司说:谁卖给你的你找谁去!


………
…………

- 你再拐回来找银行,银行说:你跟谁签的约,你找谁去!

- 你再去找信托公司,信托公司说:投资有风险,你没看合同条款细则吗?
  你说:明明写着保本的!
  信托公司说:这是政府项目,政府不光说保本,还说有补贴呢,不信你去问政府!

- 你去问政府,政府说:我们只是立项,审批项目。是行政机构,这连你都不知道吗?


………
…………

你说算了,我也不找了,直接告吧。打官司!我是VIP客户,还没被骗光,还有财力、物力、人力,写诉状!

诉状第一栏,『被告人』该填谁?这时候你才发现,打官司,要在被告人所在地法院打。银行在本地,信托公司在上海,城建公司在北京……被告栏都填不出,根本没法打。

政府怎么这么聪明……其实政府也是让美国涮过,学来的。美国的“次级债”就是这样的结构。区别在于:美国是信托公司把它卖给全世界了,但中国是各地方政府卖给全国老百姓了,广东一个省都七千亿了。

好了,各位看官,别在这看博客了,赶快回去问问你家金砖老婆买没买理财产品?


网易 2013-06-21





银行员工私卖投资产品 投资者血本无归爆黑幕

近日有消息称,投资人在华夏银行上海某支行购买的收益率高达11%的投资产品在到期后,不但一分钱没赚到,就连本金都无法收回,上亿元的投资反而血本无归。银行方面随即发表声明称,事件属于该行员工的个人行为,相关的产品并非华夏银行的理财产品,该行也从未代销过该款产品。

截至目前,公安机关已经对该事件立案侦查,涉案的通商国银基金公司相关人员已经被拘留。记者还从网络爆料人口中得知,涉案的通商国银和中鼎富国投资基金的法人都是同一人,其幕后相关负责人曾因金融诈骗被判刑7年。


来龙去脉:上亿元投资血本无归
11月29日,微博名为“虫子-PANDA”的网友称,华夏银行上海分行嘉定支行理财产品到期无法兑付,竟然把相关员工开除,说是个人行为,与银行无关。

投资人表示,一年前,他们在华夏银行员工的推荐下购买了相关产品,该产品分四期,普通合伙人是通商国银基金公司,产品项目入伙北京中鼎投资。

这款产品的第一期投资《河南永恒生典当行》,投资金额2000万左右,目前已到期,但投资人称典当行无法兑。第二期投资《河南新盛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投资金额1000万,12月21日到期,而河南新盛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已人去楼空,当时华夏银行工作人员介绍是做海南马自达4S店。第三期是于2013年1月10日到期的投资《河南奥鑫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投资金额5000万,奥鑫目前运作正常,但还款意愿不强。第四期投资《云顶商务俱乐部》,投资金额2000万,而项目未造完,人已“跑路”。

据介绍,这些产品都是50万元起步,不仅有相关合同,投资人还签署了投资担保函,近日产品到期后,他们的本金和收益不仅没有到账,相关的银行员工还打来电话说“投资的钱打了水漂”。这些投资人中最多的损失高达几百万,涉事总金额高达上亿元。有投资人表示,当时银行工作人员向他们宣称产品的收益率高达11%,现在却血本无归。


银行说法:“员工私自介绍 银行不知情”
对于此事,投资人和银行各执一词。华夏银行上海分行及时发布微博表示:“近日,有投资者到我行嘉定支行要求兑付《中鼎财富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入伙计划》。经核查,该入伙计划并非华夏银行产品,本行亦从未代销过该入伙计划。特此声明。”

华夏银行方面表示,该产品是一种有限合伙入伙计划,是银行员工私自介绍给客户的,银行完全不知情。此外,记者了解到,银行方面对涉事的工作人员也非常不予支持,可能会解除与其的劳动合同,但对于细节,银行方面没有给予更多的说明。


投资人说法:“产品在银行贵宾室购买”
对于银行的说法,投资人也提出了质疑:当时是在华夏银行的贵宾室里购买的理财产品,且由银行员工推荐并提供的“一条龙”购买服务。此外,根据相关投资人提供的资料显示,华夏银行的员工在聊天记录中表示是“银行代销”的产品。


事件存三大疑点
疑点一:银行员工为何得以违规私卖产品

网友“揭幕者”提出质疑:“华夏银行说这并非华夏银行产品,是理财经理私卖别家的信托产品,可见华夏银行对理财经理的管理多混乱。”记者了解到,按相关规定,银行员工不允许从事与本职工作无关的其他金融工作,更不允许在银行办公场所从事与该银行毫无关系的产品的推销。该事件中的银行员工明显未遵守规定。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反映,目前银行对内部一线员工的管理只注重考核业绩,而忽略对员工行为合规性的检查。一线营销人员如果不安于本银行提供的待遇收入,就可能利用银行员工的身份,瞒着本银行做一些事情,轻则私自代销其他公司产品,重则私自吸收客户资金,投放高利贷,做资金贩子。据银行内部人士反映,每家银行都按规定定期对员工行为进行风险排查,可是所谓的风险排查只是填填表格,甚至是自查。


疑点二:在贵宾室签约为何没引起管理人员注意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质疑,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这么多客户在银行贵宾室签了与该银行没有任何关系的合同,没有引起管理人员的注意?并且在该银行员工的陪同下,多人通过该银行柜台将大量款项转到同一账户,经办的柜员为什么不遵循可疑交易监控的工作原则立即向领导汇报?如果已经汇报,会计部门为什么不追查、不制止?对这些问题,当事银行均未通过任何渠道发表任何声明。


质疑三:银行关门做生意 是否需要外部监管
专家对记者表示,监管当局为什么也没有发现问题,为什么没有人对私募基金的宣传和发售过程进行管理,在银行购买一个低收益的普通理财产品都要进行风险承受能力评估测试,购买私募基金的人难道就不要进行风险承受能力评估测试吗?


涉案公司负责人曾因金融诈骗被判刑7年
本报记者了解得知,涉案的“通商国银资产管理公司”2011年在北京丰台注册,其依据《合伙企业法》发行的“有限合伙基金”,这种基金有别于传统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PE),“我们称之为‘明投暗贷’,承诺固定回报。这种资产管理公司,区一级工商局即可核发,5000万的注册资本通过工商代理,成本在30万~50万左右。”北京优选财富相关专家告诉记者。

而更为蹊跷的是,涉案的通商国银和中鼎富国投资基金的法人都是魏小琛,其幕后老板是魏小琛哥哥魏辰阳和妻子刘晰。据了解,魏辰阳曾因金融诈骗被判刑7年,出狱漂白身份更名魏辰阳(真名未知)。有网友爆料称,“中鼎财富1个月不到,注册了7个有限合伙企业,这摆明是准备大干一场然后跑路。”

记者多方了解得知,2011年就有河南本地的投资者举报魏辰阳在当地的担保公司——通商担保。该公司“在公司里到处悬挂着部分政府领导出席通商担保各类会议的照片,先造声势,再向客户强调其融资的合法性,以高利息为诱饵,以投资担保为幌子,与客户签订协议,骗取资金上数亿”。


专家观点:或掀银行营销岗整顿风暴
记者向有关金融专家了解该“中鼎财富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入伙计划”的产品性质,专家表示,通过前期媒体报道和目前网上反映的情况来看,在投资人提供的所有合同上,都没有银行的名字和公章,那么从产品性质看,这很可能是一个私募基金,并且有可能涉嫌非法集资,该私募基金肯定不是银行的产品,银行也不可能代销这么不靠谱的项目,但作为一个管理严密的金融机构、一家上市公司,银行在对员工的管理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该产品不是信托,资金也不在华夏银行托管;华夏银行说是理财经理私下推销给自己服务的客户,这在银行业并不是个别行为。”有专家认为,此事可能掀起银行业对基层营销岗的一次整顿风暴。

昨日,名为“金融圈风云”的微博发出了“华夏银行出了点事,现在分行贷款只要超过一个亿,总行必须介入项目审核、审批”的言论,对此,华夏银行未作回应。


广州日报 2012-12-03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