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30歲的姚仁祿在做什麼或想什麼?
答:我的人生信念一直是「推翻所有事!」從30歲到現在都沒有改變,也從未懷疑。20歲出頭的1970年初,我必須為大學畢業設計作品找題目,當時我想,再怎麼努力設計,也只是重複自己過去四年已經做過的事而已,於是我嘗試透過調查,找尋公眾對建築的偏好,再以這些公眾偏好,做為我設計公眾建築(台中中山堂)的元素。畢業展在當時西門町最大的遠東百貨公司頂樓舉辦,作品命名為「打倒學院派建築」。

為什麼要「打倒學院派建築」?因為學院派建築一向是建築師說了算,主張建築師才有真知灼見,能主導一切,但我的設計語言來自公眾,因為我認為使用者才能決定設計方向。當然,使用者不知道該如何設計作品,但是他們的意願是明確的,知道要什麼、不要什麼;設計師是知道設計方法的人,應該盡力為使用者設計符合他們想法的作品,而不是將自己學院訓練的見解,強加於公眾。

同樣反少數壟斷主流的想法,一直到我四十多歲在大愛電視台服務時,一心想要「推翻主流媒體的價值」,為的就是實踐這個信念。

近兩年,我創辦「大小媒體」,目的是「打倒電視過時的溝通方法」,以互動媒體,突破媒體傳統。我認為網路出現後,電視就不應該採用那麼貴的製作方式,因為從傳播的角度來看,電視能做的,網路早就能做,而且更好。

電視是20世紀初的產物,現在已經是21世紀了;我們在21世紀初,導引新品種媒體,提升人們的媒體生活品質,而不是延續20世紀末的媒體,再以電視為傳播的主要平台。無論是幾歲的人,我們都要當浪頭上的人,引領潮流,而非隨波逐流,讓潮浪淹沒。


問︰引領潮流者怎麼面對不被主流認同的寂寞?
答:革命者總是忠實於自己的信念。倡導改革的人,必然會與當時的主流見解不同,而感到寂寞與孤獨,但是真正的改革者,邁向理想的決心並不因為害怕孤寂而改變。孔子為自己不受當世歡迎的理念奔走大半生,流離之際,也經歷許多寂寞,但那些瑣碎的、個人的生活片段,總無法動搖他影響後世的深遠理想。

其實,主流的王公貴族雖有吃香喝辣的人生,但是歷史很公平,總是忘卻平凡的主流,而記錄真正改革者的光芒,從大歷史的尺度上去看問題,我們才會看到許多可能性,格局也才會放大。

佛陀在29歲開始以自己的宇宙觀在當時的世界鼓動風潮,直到80歲去世之前,他都還在革命(改革人們的見地),那場革命並未在他生前成功,但影響力貫穿兩千多年,他的思想、觀點的光芒並未隨著生命的結束而熄滅。


問︰什麼書適合推薦給對人生感到困惑的30世代?
答:我讀的書,多而雜。我覺得不錯的書,也許只對我有意思,因為那是我與它之間的緣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緣分,所以我想這次我不推薦書,而是推薦選書的方法。

我認為每個人都應該聆聽自己的的心,走進書店,感受自己的心與書之間互動的頻率。我們應該養成一個習慣,走進書店之前,拋開想挑好書的功利心,面對各式各樣的書,哲學理論也罷、旅行遊記也罷、食譜也罷,只要是自己很想翻閱的,就是最適合我們的書。您想翻閱,就是那本書與我們之間的緣分,很多人希望照著別人的建議、命令或指示去找書來讀,而不願意發掘內在的自己,懶得傾聽自己心裡的聲音,那很可惜;無法傾聽自己,就不會明白自己生命中真實的困惑。

我想建議30世代,轉困惑為好奇。我常問人喜歡什麼,然後追問為什麼?把他們不同的喜好視為自然現象,然後觀察、思索。我對周遭人群如此,對我崇拜的對象如此,對自己亦是如此,這樣的提問習慣一養成,那思考就不是一種痛苦,而是無止境的追求。


30雜誌2008-05-07/姚仁祿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