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她成為雅芳百年來首位女CEO,四年後,雅芳股價上漲一倍、業績創新高,她,如今是美國企業界最有權力的華人女性,她看似溫和,卻有著鋼鐵般的堅強意志,她是女性,卻有獅子般的勇氣和企圖心,《商業周刊》特別越洋專訪探索鍾彬嫻攀登職場顛峰之鑰……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個深夜,當時擔任美國雅芳〈
Avon ProductsInc.〉營運長的鍾彬嫻接到一通來自董事會的電話。電話那頭告訴她:明天上午八點鐘起,她將成為新一任雅芳公司全球執行長。鍾彬嫻叫醒十歲的女兒,告訴她這件天大的消息,女兒回她:「媽咪,妳一定是在做夢!」


最有錢
  年收入約新台幣三億四千萬元 
雅芳公司去年全球營收達六十二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二千一百億元〉。鍾彬嫻不但是雅芳一百一十七年來第一位女性執行長,更特別的是,她還是黑髮、黃皮膚的華人。如今,她統領雅芳全球四萬七千名員工、四百萬名直銷商,雅芳在台灣有二十萬名直銷商,在巴西則有九十萬直銷大軍,比當地軍隊人數還要多。

在美國《財星》〈
Fortune〉雜誌「全美最有權力的五十名女性企業家」榜單上,鍾彬嫻連續六年上榜。今年十月,這位成長於美國的華人又成為《財星》雜誌最有權力女性的第三名,僅次於惠普的執行長菲奧莉娜、e-bay 的執行長惠特曼。而根據《富比世》雜誌公布的二○○三年收入最高女執行長,鍾彬嫻也以約當新台幣三億四千萬元的收入名列第七,成為年收入最高的華人女性。

十月十九日傍晚,這位全世界最有錢,且最有權的華人女企業家搭乘專機,飛抵中國上海。上海,這是她母親的故鄉,有著以她為傲的土地與人們。
 

隔天早上,在公安車開道、及五輛別克休旅車的簇擁下,她所乘坐的加長型黑色賓士禮車,駛至位於上海淮海中路的雅芳中國公司大樓。前後共七輛車的車隊停妥,賓士車後車門開啟,鍾彬嫻走下車。黑色細高跟鞋、黑絲襪、紅色套裝、大顆珍珠短項鍊、顯眼的珍珠耳環,烏黑發亮的半長直髮、經造型師特別打理過的妝容……,她走過兩排歡迎她的中國員工隊伍。

「她好像明星!」當鍾彬嫻走進雅芳上海辦公室內,和中國員工一一握手時,員工們崇拜的看著這位從美國千里迢迢飛來的黑髮、黃皮膚女老闆。這是鍾彬嫻由執行長兼任董事長後的第一趟中國行。


最有權
  時代雜誌選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總裁 
鍾彬嫻在一九九九年晉升為雅芳執行長,兩年後更進一步成為董事長。當家四年以來,雅芳不但營收與獲利攀高,也高於產業的平均成長率。這使得股價由當時的三十一美元,到達六十八美元〈十一月十日收盤價〉,漲幅已超過一倍。去年,她被《時代》雜誌/CNN選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總裁,今年,美國《商業週刊》選出年度最佳二十五名經理人,鍾彬嫻和雅芳營運長Susan Kropf以連續三年讓公司獲利二位數成長而上榜。

連奇異〈GE〉前任執行長傑克‧威爾許〈
Jack Welch〉都不禁稱許鍾彬嫻:「她確實是光芒四射!我想雅芳已經找到一位傑出的執行長。」

女性、而且是華人,本來就是美國職場上的弱勢族群,為何鍾彬嫻能脫穎而出?在政治界、企業界,最有錢和最有權的領域,幾乎全數掌握在男人手中,為什麼鍾彬嫻在美國社會從基層往上爬,卻能成功攻頂、獲得肯定?

一般人視為是競爭的劣勢〈華人、女性〉,對鍾彬嫻而言,似乎反而是優勢條件。鍾彬嫻的父母都是留學生,父親是香港人,母親出生在上海,他們分別是建築師和化學工程師。也就是說,鍾彬嫻來自一個移民美國的中國菁英家庭。

這個菁英家庭,很重要的一位靈魂人物,就是鍾彬嫻的母親。她讓女兒受美國教育,教她和美國人一起競爭。這位在半世紀前,已是多倫多大學化學系第一位女畢業生的女士,從身教到言教,都在鼓勵女兒可以跟男人一樣出頭天。她讓女兒學打網球、學鋼琴多年,而且從小嚴格要求她養成學習的紀律,讓她擁有進入美國上流社會的條件。後來,鍾彬嫻也得以進入與哈佛大學齊名的普林斯頓大學。

鍾彬嫻接受訪問時,經常提到母親對她深遠的影響。她以自己的第一份工作為例,當時工作很辛苦,得常常加班,和她共事的二、三十個美國人都紛紛離職,三個月後,只剩她和另一個人留在工作崗位上。當她告訴母親她也想離開時,母親一聽就回她說:「妳不能跟著放棄,我們中國人是不放棄的!」

別人常問鍾彬嫻,一位成功的領導者該具備什麼特質?她總是回答:「堅忍不拔,永不放棄」。對於她,這正是成長於一個中國家庭的庭訓。


最堅持
「永不放棄」哲學,讓她登上執行長寶座
鍾彬嫻接任雅芳執行長時只有四十歲,卻面臨雅芳的股價因公司營收、獲利大幅衰退,下跌五成。前任執行長因而引咎下台。這是鍾彬嫻空前的挑戰,雖然這是一個等待多年的職務,卻在一個非常棘手的情境下接掌。如果穩不住公司,她就會成為第二個引咎下台的執行長。

有別於許多男性企業家的剛愎自信,鍾彬嫻上台後展現女性領導者的特質,打開耳朵傾聽,找出雅芳真正的問題。當時,營收下滑包括一些錯誤的決策,例如,當時把中國、台灣、香港等地區的行銷部門設在菲律賓。鍾彬嫻擬定策略:一方面大幅刪減支出,在一年內省下四億美元的支出,但同時她卻增加廣告和研發費用,研發費用的成長幅度更達四六%,推新產品的週期,也從過去的三年縮短為二年。

開源方面,鍾彬嫻嘗試為雅芳的產品創造直銷以外的新銷售管道。例如,雅芳在台灣進入連鎖藥妝店設櫃的策略很成功,鍾彬嫻也大膽的在美國採用,在百貨公司設櫃,嘗試走高價位路線。鍾彬嫻對雅芳的改造不外乎開源節流,實際執行起來有不少困難。大刀闊斧改革的魄力很「西方」,遇到困難時,鍾彬嫻也有中國人的堅忍精神。「成功必須要有堅持的勇氣,面對困難,只有堅持和勤奮會幫助你度過困境,沒有達到目標決不要放棄。這就是為什麼有的人能夠到達頂峰,而有的人卻沒有。」

不僅如此,鍾彬嫻更展現遠見與魄力,更是許多男性不及。雅芳大中華區總裁高壽康回憶,十年前,鍾彬嫻剛到雅芳公司擔任產品行銷總裁時,堅持開發「
ANEW」系列新產品,這項產品對一百多年的雅芳公司而言,是翻天覆地的大改變。

當時雅芳在一般消費者的心目中,是四十歲以上的「阿媽」用的日用品,「
ANEW」的問世,讓雅芳形象時髦化,「那時很多人都認為不可能,因為要改變太多事,包括R&D都要改變,很難搞!但她一直堅持,直到現在。」這項改革如果失敗,如今雅芳可能不會有如此亮麗的業績表現,因為「ANEW」系列儼然已成為目前雅芳最暢銷的產品,占營收比重達一成。也由於她當年的堅持創新,讓雅芳的平均顧客年齡層,從一九九九年的四十三歲,降為現在的三十七歲。

她坦言,自己的執行長生涯從沒有過輕鬆的一刻,「總有挑戰或風險在前方,這也是全球營運的本質,在一百五十個國家做生意,從來都不是容易的事。」


最優異
  打造分析師眼中品質最佳的成長股
但鍾彬嫻交出的成績單卻讓華爾街分析師驚豔。二○○一年九一一事件前,雅芳的股價在鍾彬嫻上任不到兩年內,成長七成,二○○二年,雅芳股價仍然上漲一九%。根據《紐約時報》報導,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分析師崔森就曾毫不保留的稱讚雅芳的表現:「這是我所研究過品質最佳的一檔成長股。」

對於自己的華人和女性身分,鍾彬嫻不只一次提到,她以自己的出身和性別為傲。她說,女人理智時不亞於男性,成功的女性會有更寬廣的胸懷。她的第一份工作在
Bloomingdales百貨,因為這家公司承諾培養女性,一九八六年她跟隨一位女執行長跳槽到I. Magnin百貨工作,鍾彬嫻在三十二歲時就是I. Magnin 的第二號人物。

一九九四年她進入雅芳公司,到一九九七年,當雅芳執行長打算退休時,鍾彬嫻和其他兩位女性,同時成為雅芳執行長候選人。

當時鍾彬嫻已開始在美國企業界放出光芒,一九九八年,她就登上《財星》雜誌的企業界最有權力女人的第八名。傑出的工作表現、外界的肯定,仍不敵女性在職場的玻璃天花板,當時她還是與執行長一職擦身而過。後來公司董事會還是找了另一個男性─—金頂電池〈
Duracell〉前任執行長沛林〈Charles Perrin 〉擔當重任。

面對職場生涯中的一大挫折,鍾彬嫻還是堅持「永不放棄」!這句自幼母親灌輸給她的庭訓,在她失意時,支持她繼續留在雅芳,堅持下去。

當時,也有其他企業找她擔任CEO,她心裡也很掙扎,但鍾彬嫻說:「名稱頭銜比不上我對雅芳的熱情,之後一年半〈一九九九年〉我升上CEO,這是我職涯中最棒的決定!」一年半的等待,「永不放棄」哲學,讓她登上執行長寶座。

「具備成功領導者特質者,必須打心底熱愛自己的工作,不管面臨多少挑戰與挫折,人必須追求自己的理想才會有熱情。成功與不成功的區別很簡單,那就是『熱情』。」她如此註解。

大陸中央電視台曾在十月二十三日專訪鍾彬嫻時,特別拿她和惠普〈HP〉執行長菲奧莉娜比較。兩個人同樣亮眼、都像明星、都有堅強的意志力,但卻是不同的典型。

菲奧莉娜個性鮮明、好勝,鍾彬嫻則常帶著笑容,較有親切感。「我內心有很強的意志和決心,但我嘗試讓自己看起來較靈活。」鍾彬嫻表示,過去她是有話就說的人,但現在她學著先不說自己的意見,而且傾聽別人怎麼說。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她知道,很多組織裡,多數人不敢和老闆說真心話,她希望自己可以聽到來自基層的聲音。

「我認為自己性格夠積極,但是也知道謙虛的重要,並對周遭環境及人物保持敏感度。」她認為,要謙虛,隨時警惕自己所知道的,永遠比不上不知道的部分,一個執行長要在正確的時刻做出對的決策,要敞開心胸接受不同意見,她常與雅芳各地大小主管溝通,聆聽他們的意見,以求進步。

當上執行長對鍾彬嫻另一個最大的改變是以前她認為自己可以,什麼都能做到;但現在她反而常思考,自己有哪些是做不到的。「所有問題不可能靠自己解決,現在的我,不怕對外求援,常常借助外部的力量,尋求『共度』〈共同解決問題之道〉。」當一位自行創業的大陸女企業家問她如何面對複雜的競爭壓力時,她如此回答。

大陸人民大學社會學教授周孝正認為,鍾彬嫻兼具女人的感性和男人的理性特質。她成長於跨文化背景,不會像西方的企業領導人那麼主觀、強勢。




鐘彬嫻談成功歷程

 

採訪●王文靜、李采洪 整理●許維真

全美最有權力、年薪最高的華人女性鍾彬嫻,從基層爬到職場顛峰過程中,她的跨東西文化成長背景,對她有什麼影響?在面對困難與挑戰時,中國傳統價值觀發揮什麼樣的力量?

隨著國際化時代來臨,越來越多父母希望培養孩子成為未來的菁英,送孩子出國,在跨文化的環境下成長。出生在加拿大、成長於美國的華裔女性鍾彬嫻,對現代父母而言,是「跨文化」教育的成功例子,她的成長經驗,以及父母給她的教育環境,也許正是父母「培養下一代菁英」的極佳教材。

鍾彬嫻認為,不管孩子在哪裡受教育,一定要有家庭和父母的支持。父母不只要培養孩子的技能,還要灌輸孩子好的價值觀,讓孩子有依循的標準。以她為例,父母從小告訴她中國人「永不放棄」的價值觀,對她在職場上助益匪淺。

雖出生在菁英家庭,鍾彬嫻認為,成功不是靠家世,唯一途徑是努力奮鬥、自我挑戰。以下是《商業周刊》赴北京專訪鍾彬嫻的內容摘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妳是在美國長大的中國人,跨東、西方文化的背景對於妳的成功有什麼幫助?
鍾彬嫻答〈以下簡稱答〉:我想我獲益良多。我的家庭很強調中國傳統,我記得,小時候參加學校旅行去參觀製紙工廠,回家後很興奮跟母親解釋製紙的過程。母親一聽就說:「甚麼製紙?妳知道紙是中國人發明的嗎?」還有,小時候我常到隔壁義大利鄰居家中吃飯,有一次我回家就問,為甚麼家裡只煮米飯,不煮好吃的義大利麵?父親就告訴我:「義大利麵?那是馬可波羅從中國偷學回去的!」但父母也讓我們接受西方教育的薰陶,所以,我們可以在美式環境下與別人共同競爭,我們有平等機會的概念、被鼓勵運動、廣泛接觸藝術、文化等。跨文化兩端的特質我都學習適應,不會只傾向某一邊。

中國傳統文化不鼓勵對立、咄咄逼人。我的跨文化背景讓我學習變得更積極,有自信,但不至於到具侵略性的地步,也較會處理衝突和對立場面。回頭去看,現在的我也比求學時更積極、更有自信。我常看到很多執行長侵略性太強,我不認為自己會變成那樣,但是問題一樣可以解決。


問:跨文化背景雖然可以培養出更有國際觀的人,但實際狀況卻是日後際遇差異很大。譬如,現在有很多台灣小孩念完小學後就被父母送出國,一個人在海外當小留學生。他們原本被期待能成龍成鳳,但許多卻變成英文流利的小太保。妳認為其中的問題出在哪?
答:這和我的狀況不同,我從小出生在國外,我的父母才是留學生,他們分別在十五、十六歲時被送到美國。父親後來成為建築師,母親則是當時大學化學系中唯一的女學生,後來成為傑出化學工程師。我認為家庭教育及父母的支持很重要,要及早培養小孩的紀律,幫助小孩融入教育體系。而且,不管在哪裡,父母都不要在孩子成長中缺席。


問:父母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答:父母的支持對孩子很重要。我曾經很掙扎,如何在一個好的母親與一個出色經理人之間,取得一個平衡?後來我知道,有時候是事業優先,有時候是家庭為先。

例如,因為工作很忙,沒有辦法參加我女兒所有活動,但女兒重要的活動我會排除一切去參加。我曾經有一個機會,要和一些企業執行長一起去見美國總統布希,但那一天同時是我女兒第一次校外旅行。後來,我取消去見布希的行程,參加了女兒的校外旅行。

因為,我隨時還有機會見布希總統,但女兒第一次校外旅行只有一次。我覺得自己的決定是對的,即使我去見布希總統,他未必記得我。但我女兒卻一輩子都會記得,我和她一起去校外旅行。


問:在一九九七年時,妳曾經被「
Advertising Age」選為全球模範母親及二十五名值得關注的女人之一。妳是好母親,也是成功的企業家,但妳認為自己是好太太嗎?
答:妳們知道我現在單身嗎?


問:我們只知道妳和先生分居。
答:我已經離婚了。妳知道,人生不是每件事都完美。現在我和前夫關係很好,孩子也很健康成長。


問:妳離婚兩次或一次?
答:我離婚兩次。


問:兼顧事業與婚姻,對女性很不容易?
答:是不容易!但這是我個人狀況,和事業發展無關,可能對一些人而言,婚姻會影響個人事業,但對我而言,這不影響。


問:我覺得一個企業女性,要成為好母親比較容易,但要成為好太太較不容易。你的看法呢?
 
答:我認為有些成功的女人,還是可以當好太太,像惠普執行長菲奧莉娜。每個人情況不同。


問:妳在多次訪問中,都一再提起母親的影響。妳母親出生於上海,是個女權高張之地。譬如上海男人不但要上市場買菜,回家還要下廚。假設妳母親不是來自女權高張之地,妳今天成就會有不同嗎?
答:這問題不好回答,不過我在上海看到越來越多女性位居要津,成長速度可能是亞洲最迅速的。我母親出生於上海,隨後跟家人遷居台灣、新加坡等地。我的外祖父當時是上海政府官員,我母親有一個姊姊三個兄弟,其實他們都有傑出表現,例如我阿姨是瑞銀證券第一把交椅,家族不會重男輕女,所以我們都很被鼓勵成為優秀人才。

母親一直是我的榜樣,她是當時大學系上唯一一位女性,後來也成為職業婦女,當時美國大多數已婚婦女都是家庭主婦。父母對我和弟弟的期待並無不同,不管是學業或職場表現都希望我們表現優異。我母親是我很重要的榜樣,身為女性,我母親本身就很特別,當時女性化學工程師很稀有,她自己就走在時代尖端。


問:我認為妳今天的成功關鍵在於出身菁英家庭,而且是從祖父那一代起就很傑出。妳的祖父很費心栽培妳的母親與阿姨們,妳的母親又費心栽培妳。三代都是菁英,這是一般人很難複製的。如果妳今天不是出身在這樣的家庭,妳要有現在的成就,勢必困難很多。
答:是不容易。但即便是出生在我的家庭,也不一定就是成功的保證,因為不管家庭背景如何,認真奮鬥是不可或缺的。我讀到一些關於我的報導,感覺上似乎我的成就是不費吹灰之力就達成的。事實並非如此,我也奮鬥了很長的時間,即便現在當上執行長,還是努力不懈。成功不會從天上掉下來,我克服很多挑戰才爬到現在的位置,但是當上執行長後又是艱困的挑戰。每個月的報表數字攤在眼前,執行長必須要兢兢業業,繼續努力,不然很快就被撤換掉了。我自報上讀到現在美國執行長的平均任期縮短到三年,困難度很高。


問:關於妳的報導都注重在妳有多成功,卻很少聽到妳提過失敗經驗,為什麼?
答:因為我犯過的錯都不是太嚴重,人會從小的錯誤中學習,我迄今沒有犯下重大過失賠上工作就是了。人不是完美,都會犯錯,重要是自錯誤中學習,迅速更正並且要不二過。

我當然失敗過,要有犯錯空間才會學習。所有好的執行長都會犯錯,但是不會犯大錯,因為他們從小地方測試事情的底線,接受諫言,從中學習並知道如何評估風險,不斷測試及改善。外界通常只看到重大過失。


問:妳認為自己從沒犯過大錯?
答:到目前為止,沒有〈很有自信、笑著用手敲一下桌子〉!我自一九九九年接任,後來四年的成長都很強勁。但並非一帆風順,每個市場隨時會出現新的挑戰,也不是每個提案都會成功,但市場間會互相彌補,整體看來還不錯。


問:有一位美國作家兼演說家
Barbara Stanny訪問很多高收入的女性,她分析,成功的女性會不斷逼自己離開安全區〈comfortabl zone〉,接受挑戰,您覺得呢?
答:不只是女性,我想多數人都不願意。所以我一直提醒自己覺得太舒服、一切事情都在掌握中時,就是要逼自己離開安全區時。不斷把自己往前推接受新挑戰,尋找更高目標,開發自己的終極潛力。我們也用同樣方法鼓勵雅芳人,要不斷自我挑戰、進步,終會嘗到甜美果實。


問:男女各占人口的一半,但現在世界上最有權和最有錢的人,幾乎都是男性,如果最有權和最有錢的領域裡,女性達到一半才算男女平等,妳預計這世界需要多久才能達成男女平等?
答:我想大概是二十年。


問:為什麼是二十年?
答:美國在十年內就可能出現第一位女總統,至於全球我預計是二十年。新興市場及成長快速的國家提供女性更多出頭天的機會。

 

 


                                    2003-12-16/商周/李采洪

全站熱搜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