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六日,在台灣企業獎的頒獎典禮主桌上,一個令媒體感到陌生的年輕面孔,被安排坐在富邦集團副總裁蔡明忠和東森集團總裁王令麟之間。面對此起彼落的鎂光燈,稍顯侷促不安。他就是獲頒傑出青年企業家獎的東隆五金副董兼總經理,也是讓東隆五金起死回生的操盤手「陳伯昌」。

民國八十七年,世界前三大、國內第一大專業製鎖商東隆五金發生八十八億元掏空案、負債更高達六十二億元,一夕間從績優股變成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地雷股。

今年三十八歲的陳伯昌,當時是匯豐投資的董事,匯豐則是東隆的債權銀行之一,他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瞭解製鎖產業後,民國九十年遊說匯豐投資,代表銀行及新光、中租迪和等法人對東隆五金進行二十二億元現金增資,並全面收購東隆五金;九十一年初,邀請專業經理人、前中鋼董事長王鍾渝接任東隆五金董事長,一步步啟動東隆五金的重整計畫。

今年底,東隆五金將只剩下十八億元債務,負債比可望由逾九成,下滑至五成,呈現淨負債對淨值一比一的健康營運狀況。

而且年底辦理先減資再增資方案後,更使東隆五金今年每股稅後盈餘可望飆升到五.一元。短短兩年內,陳伯昌便帶領東隆五金走出困境,成為國內製造業首宗企業重整成功案例。這其中有什麼寶貴的啟示?


第一堂課: 重整,一切計畫法律背書
陳伯昌指出,匯豐銀行的債權其實只占東隆五金的 5%。掏空案後,重整人委員會取代舊的董事會,找了律師、財務顧問擬重整計畫,並讓債權銀行通過重整計畫,送到法院批准後生效,陳伯昌才來看這個投資案。「不然我不知道債權有多少,也沒有重整計畫的保障,錢一進來可能就通通被債權銀行拿走了!」

依據法院批准的七年還債計畫,陳伯昌拿到增資的錢,可以優先給公司營運用,再慢慢還債。「現在台灣很多重整企業搞不清楚狀況,重整計畫沒有合理的制訂,投資人錢就不敢進來,公司的體質便一直不斷地消耗到死,很可惜!」

當時陳伯昌敢建議匯豐投資東隆五金,他表示,主要是製鎖這一行還是有厚利可
圖。

當初匯豐收購百分之百的股權價值是二十四億元,一年保守賺三億元,十五倍的本益比的話,是四十五億元,成本才二十四億元,所以有二十億元可賺。「這個行業因為產品週期性長,不需要花什麼錢在資本設備投資,所以現金流很好;不像高科技公司,賺的錢還要一直投入設備裡。這個投資實在很划算!」他說。


第二堂課: 管理,成也在人敗也在人
陳伯昌說,當時要投資前必須確保兩件事,一是除非是拿到絕對的經營權,否則一毛錢都不要投資,因為需要整頓改革,一定要有集權、穩定的環境;如果只做少數股權投資,風險更大。所以他才建議公司,乾脆全部買下東隆五金。第二件事,就是前任經營者必須離開,不會繼續影響公司。

但東隆五
金過去是家族式領導,沒有培養專業經理人接班,重整牽涉到法律、金融財務,又有時間壓力,陳伯昌只好自己下場,「我是從快樂的投資人,變成辛苦的投資人和企業家!」

一開始陳伯昌便決定金融和財務他自己來,結合王鍾渝經營領導的能力,再引進法律等專業代表。雖然陳伯昌來自外商,卻很尊重東隆原有的人才與企業文化,沒有大量引進空降部隊,讓東隆的團隊士氣繼續保留是很重要的成功因素。

接手東隆半年後,陳伯昌開始動手,調整組織,將六個廠併成二個廠。二十個部門合併成十三個部門,經理級以上的幹部調動了二十五個人,約占一成人力。

七月一日調整完人事組織,下半年的毛利率就從二成跳到二成五,逐年攀升至如今的三成五。以前東隆的年終獎金跟績效沒什麼關係,現在,也慢慢改成績效導向,一改過去家族企業人治色彩。

「東隆五金找對了關鍵人物!」元大投信基金經理人林冠和指出,東隆五金是敗也在人、成也在人的企業啟示錄。過去東隆五金最大問題在於人謀不臧,其餘技術、規模、市場都是最好的;能夠重整成功,除了背後金主匯豐投資全力支持,便完全仰賴深諳財務工具的陳伯昌,及擅長經營管理的王鍾渝。

民國九十年,陳伯昌接手東隆五金之後,花了半年時間觀察公司,但公司仍持續虧錢,毛利率從三成五繼續掉到二成。


第三堂課: 財務,抓緊現金才有機會
「虧錢公司不會馬上死,但沒有現金公司一定會馬上死。所以當務之急便是嚴格控管現金。」陳伯昌要求依據訂單生產、降低存貨,結果工廠作業員「三做四休睏」。由於很少開工,公司倒閉謠傳不斷,陳伯昌曾經請資訊部去買一台二、三萬元的個人電腦,結果全嘉義市居然沒人敢賣他們電腦,因為怕收不到貨款!

其實那時東隆五金帳上還有十八億現金躺在銀行裡,「局勢不穩的時候,我寧可先收緊,只有按照重整計畫花錢才是上策!」陳伯昌好氣又好笑地說。因為需要掌握現金,陳伯昌還賣了高雄、台中的二棟大樓閒置資產,拿到三億元現金。在東隆五金服務十八年的生管資深經理鄭文良表示,陳伯昌相當節儉,每回到嘉義工廠,都是住在會議室改裝成的「雅房宿舍」,一晚兩千元的中信飯店也捨不得住。

為了找回流失的國外客戶,即使到現在,陳伯昌和王鍾渝兩個人扛著樣品,像推銷員一樣到美國出差,也只坐經濟艙;到美國後,常常是王鍾渝開車,陳伯昌負責看地圖指路。今年八月底,兩人去美國出差,晚上錯過班機,也不去住旅館,就在機場苦等,搭半夜的飛機,省了一晚的飯店住宿費。「這些錢,不是東隆花不起,而是要有危機意識,現在花每一毛錢都要慎重。」陳伯昌嚴肅地說。

政大教授賴士葆認為,東隆五金重整成功,給金融界的一課在於,國內銀行界普遍都是「晴天張傘、雨天收傘」,很要不得,應該放棄過去只靠存放款利差賺錢的心態,加強投資評估團隊;遇到亟待資金挹注、重整的企業,應該看重整企業的經營團隊,其實有不少還是值得銀行界支持的。

「如果金融界敢再往前走一步,配合政府在法令上的修改,我相信台灣有很多人才可以把更多公司救起來,會有更多的東隆五金!」陳伯昌感慨的說。其實只要銀行花心思評估,仍然會有很多值得銀行丟出救生圈的公司,東隆五金就是一個銀行、投資人、員工全贏的範例。 


商業周刊 2003-10-27/林孟儀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