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兵:主流行業購併對象,要找九段圍棋高手
明基購併西門子(Siemens)手機部門,付出了逾新台幣三百四十億元的代價;大陸手機商TCL購併了法商阿爾卡特(Alcatel),也在七個月內宣布分手。兩岸的華人企業,最近急於在全球產業地圖中搶占一席之地,但這些購併案,到底犯了什麼樣的錯誤?長江商學院院長項兵說:「主流行業,一定要併九段的圍棋高手,如果只併三段、四段,是沒希望的。」項兵認為,華人企業國際化的關鍵必須以市場換股權,和全球市場中的老二、老三合作,一起變成世界的老大。

從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到北京大學,再創辦了香港富商李嘉誠的長江商學院,在中國一百家大企業中,有六十家董事長或CEO都是他的學生。在深入比較了美、歐、日及金磚四國的企業國際化優勢後,項兵是怎麼看華人企業國際化?又有何對策?以下是他十二月十四日在台灣大學管理學院一場「從月亮上看地球——大陸民族企業的全球化策略」演講中的紀要:

兩岸企業到底是不是世界級企業?中國經濟占全世界的五%,但成功全都是靠非主流企業,鞋子、襪子、縫紉機,是跨國企業不屑做的。再來看看台灣,台灣的OEM(原始設備製造)有沒有重大突破,如果沒有的話,我們集體需要反思。


第一課:和老二、老三聯手 以市場換股權,扳倒龍頭
全球的跨國企業早就對全球產業供應鏈虎視眈眈,已知的產業資源和現有的主流產業,基本上早被瓜分完畢。從這一點來看,即使金磚四國補位,前景也不那麼樂觀。據我估計,最快五到十年內,全球的跨國企業會將全球市場鯨吞蠶食得乾乾淨淨。這個時候,兩岸的企業要做什麼呢?就是採取「拿來主義」,以市場換「大腦」,以市場換「股權」,迅速打造自己的鎮山之寶。

身在主流產業裡的企業,應該迅速與全球最強的高手聯手,以市場換股權。但這中間記得,你一定要選擇圍棋九段,三段、四段沒希望。因為主流行業全是高手,全是武林高手才會玩主流行業,只有九段能扳倒九段,像聯想併 IBM 的 PC 部門,就是九段的功力。但是如果你併的只是圍棋三段、四段,就會像TCL併阿爾卡特,或是明基併西門子手機部門的例子一樣,即使聯姻最後也不得不分手。

全球圍棋九段之中的企業又可以再細分,尤其是排行第二和第三的,最有可能和中國這種民族企業聯盟,因為老大企業希望能獨步全球,老二、老三希望顛覆成為老大。所以第二和第三的,最有可能和民族企業聯手,成為全球的老大。在聯手的過程中,股權結構的思考很重要。

中國過去以市場換技術的玩法,三分之一給A,三分之一給B,三分之一給C,可以跟每一家交朋友,然後談好價格。但這種「從中國看世界」的玩法,最後是本來破產的他國企業變得非常強大,中國的企業根本拿不到技術,逼他們轉移技術,最先進的也不會給你。

怎麼辦呢?我認為玩法應該是,在股權上,你跟老二、老三說,你幫我找一個企業,全球合作,不只是在大陸合作,你百分之三十(股權)、我百分之三十,其他拿去IPO(首次公開募股),然後我一千億的訂單全給你,一年一千億,十年就是一兆,老二變成老大,讓我們共同變成全球老大。而且在經營上,也未必一定要自己來,既然是全球化企業,就用全球化的標準聘用第一流的國際專業經理人,這樣才是真正的全球化企業。

二○○二、○三年,我向上海汽車提出建議,應該考慮收購德國大眾(Volkswagen,台灣譯為福斯)二五%的股權,和德國大眾共同成為全球第一。這一招去年底反而被保時捷(Porsche)用去,可惜了。

現在很多中國企業還在想走研發之路。研發,不一定是最好的。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研發投入第二大,這是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最新的數據,中國要投一千三百六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四兆四千三百六十億元),第一次超過日本。這樣的研發費用,絕對可以把世界三大汽車的股權全都買下來,但為什麼到現在還落後十年到二十年?


第二課:整合全球資源 美歐最強,日本具改進潛力
以全球應對全球,是未來制勝的制高點。那我們先看一下,在現有列強中各武林高手的實力,他們的應對方案是什麼?然後再看一下,金磚四國有什麼樣的優勢和劣勢。

美國:整合全球資源的優勢無與倫比。優秀的大學體系吸引全球優秀人才,而技術管理和創新、資本市場,也具有很多優勢,加上傳媒的影響力,連國際貨幣組織、世界銀行都預測美國將主控這個世界。在企業層面,源自美國的一批優秀企業,包括IBM、奇異(GE),他們整合全球的能力,也非其他地區的企業所能及。

歐洲:有很多優勢,譬如說收入差距對市場的影響就不大,羅馬尼亞車和瑞士車都是好車,因為整個產業的活動都可以做,沒有因為收入差,你就得坐壞車。不過去年十月,法國的暴亂給我帶來震撼。因為整個歐盟最大的問題之一是,人口的死亡率高於出生率,必須進口人,移民在跨文化上可能是非常大的麻煩。好在北歐很多公司的跨國能力不錯,他跨文化整合是一流的,絕對不輸給美國。他的企業體質OK,芬蘭就是一例。

日本:日本文化的封閉性,是它的問題,所以日本國家整合全球的資源,落在美國和歐洲之後。日本在製造與製造系統、精細管理方面的優勢,到底能帶他們走多遠,我就不得而知了,時間會告訴我。日產(Nissan)和雷諾(Renault,編按:法商)這個結合,到目前為止,還算不錯。理論上來講,日本的製造和法國的設計集中在一起,是個夢幻組合。但這種成功有沒有推廣的價值,我不知道。

所以從全球來看,三大武林高手,美國還是主力,歐洲在後,日本相對在這方面會落後了一些,但也不要低估日本自我改進的能力。


第三課:培養全球視野 學習印度創新及俄國專注
我們再看金磚四國的部分。

印度:印度人口占全世界超過一成六,中國占兩成,加起來全球近四成的人都在這兩個國家。不過印度資本市場發達的成熟程度,遠遠超過中國。印度奉行改革不開放的國策,所以他的外貿占GDP(國內生產總值)只有二○%,這給他的民營企業留下往後發展的空間。

更為重要的,他們擁有全球視野、企業積極創新、高階管理人才濟濟。麥肯錫(McKinsey)的全球合夥人是印度人,百事可樂(Pepsi)新的女性總裁,也是印度人;到目前為止,大中華地區沒有出過世界五百強、外國公司的老總。這是我們的差距,不能找藉口,我們找藉口是世界一流。

俄羅斯:先分享一下我的俄羅斯經驗。俄羅斯入境卡全是俄文,沒有中文和英文。在這裡做任何事都是無窮無盡的時間,五星級酒店,辦個入住手續就是二十分鐘;喝咖啡,走了半個小時,找不到一個咖啡廳在紅場、在克里姆林宮(Kremlin)附近,沒有商業氣息,門口倒是有諾貝爾(Nobel)獎得主的雕像。

由這兩點觀之,俄羅斯人心態平和,但同時也匱乏商業,這可能是俄羅斯人變成全世界最偉大芭蕾舞團的先決條件,也可能是俄羅斯人把元素週期表找出來的先決條件,也就是為什麼會有六十五個全世界最重大的科學發現來自俄國。原因就是這種文化,做什麼事都用無窮無盡的時間,有時間、有心態考慮大問題。

俄羅斯有他的好處,他的人的心態、文化,人的聰明才智,包括他對石油的控制,絕對不能低估俄羅斯的未來。

中國:回到我比較了解的大陸,在這個全球視野之下,重新考慮大陸的機會與挑戰。機會,最大的機會之一,十三億人。沒有人是沒有市場的,這個反而是歐洲的問題之一。

中國人的特點就是勤勞,掙錢不要命。衝在最前面掙錢的就是溫州人,浙江溫州人,然後就是韓國人,這兩種人最不要命,只要有錢,就去拚命。所以這種精神,是中國經濟可以發展的最偉大氧氣。

什麼東西都有它好的一面,也有問題,我去年和法國駐中國大使吃飯,講到中國人的這個優勢,他說,你們中國人都這麼拚命,創意從哪來啊?法國人就不這樣,用一下午時間,琴棋書畫,所以法國是生產力最高的國家,比美國高了一○%。

中國有很多經驗,但基本上都是大量OEM的經驗。而且太多市場還在開放中,只要放鬆管制,就可以有爆炸性的增長。其實中國不需要靠太多創新,就可以解決發展的問題。

但這樣行嗎?如果你「從月球上看地球」,在所有跨國企業的環伺下,無論是企業或國家,都要考慮這些問題,因為錯過這點,我們很快就會被邊緣化,甚至現在就會被淘汰。


思考:華人新文藝復興 獨特人文資源,增城市戰力
另外,我要談的是,任何城市靠現代化很難產生戰略差異,只有歷史和人文是獨特資源。世界上只有一個羅馬,只有一個佛羅倫斯。

在成為全球主導性企業時,我們需要重新反思一下我們做事的方式。原始森林,風景是最好的?克里姆林宮附近,都是原始森林,莫斯科已經是世界上消費最貴的城市。這要是在北京,可能明天就變成房地產了。GDP增加九%不一定比增加三%好,人文越來越重要,不僅僅是只看技術,甘地(Gandhi)說過,人的七大罪過之一就是講科學不講人文啊。

未來羅馬和巴黎會越來越值錢,因為世界上只有一個羅馬,也只有一個巴黎,中國的古城西安,有所有的理由變成東方的羅馬,因為這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博物館。

中國企業將來如果真正有希望做到征服世界的話,我們必須具備人文精神,通向WTO(世界貿易組織)之路不僅是法律條文,更要具備的是人文精神。 


頂級CEO課程要價百萬 
長江商學院是由香港富商李嘉誠創辦,二○○二年在北京及上海成立,二○○六年設廣州校區,全部以英語授課,其為頂尖CEO開設的「中國企業CEO課程」,學員全是中國百大企業的領導人,包括中國海洋石油集團董事長傅成玉、TCL董事長及總裁李東生、蒙牛集團董事長牛根生……等,課程從北京到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到法國楓丹白露的歐洲工商管理學院,費用高達人民幣三十二萬元(約合新台幣一百三十三萬元)。為了打造全球視野,長江商學院明年將與南韓、印度兩國的前二十大企業CEO,共同互訪並進行大型論壇交流,在中國的商學院中以「通國際」著稱。


商業周刊 2006-12-25/成章瑜、林宏達、黃宥寧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