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視為污染巨人的杜邦,不僅在十五年間省下大筆能源開銷,當石油成本飆升一倍時,杜邦能源成本始終維持在 3.3%,打破做環保會墊高成本的魔咒。

「做環保也可以賺錢!」全球化學巨人——杜邦,為此做出最好詮釋。

去年,全美投資人和環保團體聯盟(CERES)公布的全球氣候變遷報告中,認為杜邦是全美第一的環保企業;二○○五年,杜邦獲選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 Week)評選為全球二氧化碳減量最多的綠色企業第一名,在十五年間,杜邦降低了 72% 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前三名中,杜邦營收只是第二名英國石油(BP)的十分之一,卻是全球減量最多的企業,減少六百五十萬噸二氧化碳,降低的量是英國石油的五倍。

杜邦副總裁暨永續長、也是該集團邁向綠色企業的操盤手琳達.費雪(Linda Fisher),接受本刊獨家專訪時,驕傲的說,過去十五年間,杜邦不僅靠著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省下三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九百九十億元)能源開銷,同時間營收成長 35%,連續三年,當石油成本飆升一倍時,杜邦能源成本始終維持在 3.3%,打破做環保會墊高成本的魔咒。

二月中,費雪為了宣傳杜邦二○一五年永續發展理念,第一站就選擇中國和台灣,在三天兩夜的行程裡,她宣示到了二○一五年,杜邦會再降低一五%二氧化碳排放量,並讓位於淡水缺乏的區域工廠,減少三成用水。

二十一年前,杜邦為了在台灣彰化鹿港設廠,遭到抗爭進而轉到桃園觀音,二十一年後,原本被視為污染巨人的杜邦為何能翻轉形象,變成環保模範生?

一九八八年三月十五日,美國太空總署證實,冷媒中的物質CFC(氟氯碳化物)對臭氧層的傷害,杜邦是當時第一大CFC供應商,全球有 25%CFC 來自杜邦,為杜邦有機化學部前十大產品,該報告一出,馬上讓這個化學龍頭變成千夫所指的頭號環境殺手。


省思:與其花精力反駁指控 不如轉而投入環保產品
報告公布七十二小時後,杜邦董事會立即決議,逐步減少生產CFC,九天後,宣布研發替代產品。中央大學環境工程研究所教授于樹偉認為,杜邦沒有將資源花在遊說美國政府不要禁用CFC產品,反而將資源投在研發替代產品,這才是成長型企業應該有的做法。兩年後,杜邦果然研發出替代產品。

一九九○年,杜邦宣布「減少足跡」計畫,宣示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費雪說,「我們認為以後環保的壓力會越來越大」,與其花精力做遊說,不如轉而投入環保產品。
環保最困難之處,在於可能墊高生產成本,杜邦則有一套在環保和成本間取得平衡的管理方式。


節流:設二氧化碳減量小組 精準掌控改善成本與效果
為了貫徹執行,杜邦先在全球挑選出九十六個廠,逐一改善二氧化碳排放量。每個廠由五到六人組成減量小組,每月必須和區域能源主管檢討減量成效,台灣杜邦公安衛生環境長鄭允豪指出,各廠每月都要上呈改善計畫,任何包含成本、效果都必須寫得清清楚楚。

為了有效控制成本,超過二十五萬美元的改造計畫,必須經過四到五關審查,「每次審查前都好像考試,」鄭允豪笑著說。區域能源主管甚至還必須呈報到總部的工程和操作部門,瞭解是否真能有效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

此外,還要計算環保投資報酬率,只要內部報酬率(IRR)低於 12% 的提案幾乎無法通過,因為低於該數字,代表杜邦投入後,會因為物價波動等經濟指標影響,無法回收成本。


開源:鼓勵員工提供創意 率先使用沼氣發電
除了選定工廠減低二氧化碳排放量,總部更積極鼓勵工廠想出創意的點子,降低對環境的傷害。每年各地工廠可以報名參加永續成長卓越獎,並由十九位來自全球杜邦主管以及外部評審一起選出八到十名獲獎的工廠團隊。 費雪說,創意千奇百怪,甚至還有團隊想出利用廢棄場的沼氣發電,隨後大量應用。三年前,天然氣每百萬 BTUs (編按:計算天然氣的單位)三美元時,杜邦就開始使用每百萬 BTUs 為兩美元的沼氣,當時看起來省下來的錢相當有限,但如今天然氣每百萬 BTUs 漲到八美元,杜邦成為省能的大贏家,更免去了燃燒九十萬桶石油所產生的二氧化碳。

為了確認每一個工廠都按照計畫減低二氧化碳排放,每半年,杜邦各事業群全球副總都會定期到每一個廠區巡視,若有任何不符合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標準,最嚴重的處分是關廠。

節省能源,除了降低成本,杜邦的如意算盤其實是著眼於環保商機,找出下一波成長需求。


轉型:量產玉米提煉的纖維 用環保產品搶占市場
去年十月十日,杜邦總裁賀樂德(Chad Holiday)在杜邦跨入第三個一百年時宣布「永續計畫」——二○一五年,杜邦將有近一百億美元營收(編按:約合 2006 年營收的 37%)來自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以及可回收資源產品。消息一宣布,股價在四個月內上漲 15%,達五十二美元,是近一年半以來最高,顯示投資人認同杜邦的永續計畫。

費雪指出,接下來的一百年,杜邦要從消極面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走向積極以環保產品搶占市場。今年六月,杜邦在美國田納西杜邦新廠開幕,準備量產從玉米提煉的纖維 sorona,費雪說,比起從傳統石油提煉纖維,sorona 的生產過程,比傳統省下四成能源消耗,價格又比石油提煉便宜,在油價不斷創新高之時,杜邦有信心讓sorona 取代傳統化纖。韓國現代汽車更已經決定,採用 sorona 做內裝材料。

一八○二年以火藥起家,在一九○二年轉入化學產品,一九九○年以後,原本遇到環保危機,即將被貼上污染標籤的杜邦,反而抓住機會,在邁入第三波轉型時,挖掘環保商機。

費雪坦言,積極朝永續發展的企業並不多,杜邦董事會裡最常爭辯的問題就是:「我們要做到什麼程度?(We always think how far we will go.)」但她強調:「也許我們會犯錯,但是這個政策不會改變,我們的目標是零排放。」杜邦在第三波轉型之時,走得小心,卻堅定。


商業周刊 2007-03-05/曾如瑩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