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7點,海峽號總算抵達了平潭港。我坐上翁董的座車回福州,砂石的路面頗有顛簸,但我的心卻有些興奮。

講真的,我雖然不是很喜歡大陸,但每次回福州時,我心裡並沒有很排斥,甚至還有些期待,我一直覺得這很矛盾,卻說不出原因。

直到最近,我才慢慢理出這潛在的意識。原來,我不喜歡的是大陸的生活環境,但卻喜歡它給我的挑戰,它讓我感覺自己像個征戰沙場的將軍,於是我全身的細胞活了起來,我感覺『活著』,當我踏上福州的土地時,我就知道。

峰仔年老還是會回台灣養老,但我總覺得,人生中若有到外地闖闖,會是件很棒的事,這是豐富生命的養份。其實你不一定要離鄉背景,但一定要試著做想做的事,當你嘗試時,你就知道那感覺了,你會發現你有些興奮,你會發現你的生命躍動了起來,你會感覺自己『活著』。

追逐夢想,你有可能付出重大代價;但不追逐,你卻會感覺從未活過。

連結:《不想輸》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