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渡戰前,曹操曾形容對手袁紹『好謀無斷』,轉換成現代用語,就是「想法很多,但無法判斷好壞」,而我發現好友起俠也有這現象。

2000年時,起俠詢問當時還在唸研究所的我,是否能將他家的紅豆餅擴大為全國連鎖,我覺得客觀環境可以,於是協助他打造出了台灣最大的紅豆餅連鎖《一中街》,但後來因為他潛心研究房地產而逐漸沒落。

2005年時,起俠靠著投資房地產,手邊資產已有2000萬,此時他出脫了手邊幾棟房,拿了現金開了貿易公司,但在業務的推廣並不順利。

2006年時,起俠找了當時已自711辭職的我,一同到美國與Jason合作,到東莞做電話行銷,業務為銷售Dish Network與Direct TV的Cable業務給美國華人,我覺得可行,於是展開了長達一年的合作,事業也如我預期的有優渥的獲利,一個月的獲利就能有20萬美金。

我能看準業務,卻無法猜透人性,因為TMS所有的獲利都被美國股東Jason&Gary以做假帳的方式吃掉了,我覺得這太離譜,建議起俠要提早結束,不如我們在東莞賣紅豆餅吧!我覺得大有可為。

當時的起俠覺得這主意很差,還是做電話營銷有賺頭,何必放棄一個月能賺20萬美金的事業?我說賺到分不到,還不如上班族,有什麼用?起俠不聽,堅持Jason&Gary一定會分錢的,我很無奈,但已打算離開TMS。

2006年十月,我和起俠到了福州找鴻騰,我發現市場上還欠缺『手搖奶茶』這一塊,我建議起俠跟我一起離開東莞TMS,到福州做奶茶重新開始,他覺得這想法很蠢,還是做電話營銷有前途,即使Jason將帳做得不清不楚。

2007年三月,無奈之下,我自己到了福州找鴻騰做奶茶,而起俠繼續在東莞做電話營銷,直到2009年,起俠和小豪在東莞TMS連續二年大賺錢卻沒有分到錢的狀況下,才相信不能繼續與Jason合作了,但此時他已浪費了三年的時光。

2010年,起俠想在東莞做汽車美容,問我意見,我說在沒有資金、技術、人脈的狀況下,我不看好,還不如做他原來的紅豆餅,起俠不聽,硬搞了一年的汽車美容,最後沒搞成,但浪費了一年時光。

2011年,起俠又想做二岸旅遊的生意,問我意見,我的回答跟先前一樣,不如做紅豆餅,起俠不聽,硬搞了一年,最後又是浪費了錢和光陰。

2012年,起俠看叭卟做得不錯,說也要引進廣州開,我告訴他,廣州2012年的環境和2007年的福州大不相同,而且他找的店長不對,必然失敗,還不如專心搞紅豆餅,起俠不聽,硬要引進叭卟到廣州,我順了他的意,但同時建議他最好也做紅豆餅,因為廣州當時的環境可以做紅豆餅。

果不其然,他在廣州的叭卟只開了三個月,就賠掉了¥10萬人民幣,而紅豆餅讓他賺得盆盈缽滿,此時他才知道要做紅豆餅,而這離我2006年跟他講時已相隔了六年。

最近,起俠又跟我說他獲得朋友贊助¥40萬人民幣,打算到上海一次開出10個紅豆餅攤,我勸他其實在台中做好才是真正能賺錢的方式,因為上海的店租、消費已與十年前不同,但起俠不聽,還是埾決到上海賣紅豆餅,這種狀況下,我只能祝福。

從2000年到2013年的這十三年間,我親眼看到起俠如何在一次次的決策中失誤,而賠掉了光陰與金錢,這一切其實跟他比較固執的個性有關。

他只要認定的,不管好友意見,還是照衝,我的意見與他相同的,他衝,意見不同時,他也是衝。既然如此,又何必問我意見呢?所以最後我都只是鼓勵居多,而不再提好壞,因為我知道改變不了他。

其實,我跟起俠說能做的,包括紅豆餅、電話營銷、手搖奶茶,事後都證明可行。但我跟起俠說不能做的,包括與Jason合作、汽車美容、二岸旅遊、到廣州開叭卟,他做了結果就是失敗。

於是我發現,很衝也不行,還必須搭配好的判斷力,不然不但會浪費了8年時光,還會賠掉2千萬啊!

連結:《小店學堂》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