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英語 熱潮中的全方位思索
在全球化的國際趨勢下,台灣早知不能閉關自守,這種心態反映在教育政策上,造成許多人認為學美語就可以提高競爭力,心裡就有追上世界的安全感。但現在整件事情的發展愈來愈荒謬,教育部政策規定小學五年級開始上英文,台灣卻有一半以上的縣市偷跑,甚至有七個縣市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教英文,英文更已向下延伸到全美語環境的幼稚教育。

而教育部也從本學期開始,提供各大學金錢資源,以期提高學生的英文能力。許多學校重金鼓勵老師以英文授課、學生必須通過英文檢定才能畢業。從教育部到大學都堅信,這樣必然可以產生效果,這些做法被當成是邁向成功的典範而被鼓舞著。

沒有人關心這些現象的後遺症。台灣是一個重包裝的社會,以為大家如果都能夠搶著說英文,就一定很有競爭力。既然連台北市都從小一開始,其他地方小學就更加緊腳步;台灣大學都做了,其他大學如何能不跟進?


避免城鄉差距 東縣小一開始教
根據教育部資料,目前已有台北市、新竹市、台中縣、彰化縣、南投縣、台南縣、與連江縣共六個地方的小學從小一開始教英文,另外六個縣市從小二或小四開始。換言之,台灣有一半以上的小學政策均跑在教育部之前。因此,台東縣教育局認為,既然大家都提早,為了避免城鄉差距繼續拉大,台東縣這學期也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教英文。

此外,在九年一貫新教育政策下,為了減輕學生負擔,小學的課程時數都已縮減,國語已減為一週五節,英文課一節到兩節。但因為家長的狂熱,下課後又幾乎都去補英文如此一來,中文如何是英文的對手?


大學外語教學 英文授課有補助

大學中,目前推動的外語學習只獎勵英語授課,其他語言並不在鼓勵之列。元智大學為了鼓勵老師以英文教書,鐘點費是中文授課的一 ‧三倍;世新大學以學分數乘以一‧五倍做為鼓勵;政大是每堂課一學期補助授課教師五萬元;中央大學補助四萬元,若英文講義能上網,再補助兩萬元。台大提供兼任助理人事費與相關輔助器材補助費共廿萬元。

教育部國際文教處處長李振清注意到現在大學生出國的動機不如從前,英文程度也一直降低,台灣大學生托福成績在亞洲廿六國排名倒數第四,只領先日本、蒙古與北韓。五年前,越南、泰國、韓國、孟加拉、印尼、澳門、緬甸等國家的托福英文成績都在台灣之後,現在是台灣比他們差。大陸也是一樣,整個湖邊校園都是唸英文的聲音。

英語牽涉教育政策,就得全方位思考,提升國民的英文能力已成為行政院挑戰二○○八的重點項目,但學校的想法是否正確?許多問題從全美語幼稚園的學習開始。在這些學校裡,外籍老師一定要求孩子不可以講中文。曾從事幼教業與心理輔導的朱翠瑾覺得很悲哀的是,外籍教師最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 「No Chinese」。但為什麼我們的孩子講自己的語言卻要被懲罰?教育部為何任憑業者這樣對我們的孩子?


花蓮師範學院初等教育系副教授師蕭昭君有一回到當地的全美語學校接友人的孩子回家,先是看到牆壁上都是「no Chinese」字樣,大門還插上美國國旗,當時的感覺好像這裡是美國租界。

蕭昭君說,花蓮也有小學極力推廣英語,學生被分為三級,英文好的孩子就受到學校重視,其他的就被分到B級、C級。看著後段班的學生,班導師很無奈地問到:「為什麼這群孩子離成功愈來愈遠?」導師問蕭昭君說:「老師,我很想幫這些孩子,但是我的英文不好,學校想變成以英文見長的學校,我們到底是哪國人?」


讀全美語幼園 小孩價值觀改變
此外,就連張湘君也曾把自己不到三歲的女兒送去上全美語幼兒園,但她承認這樣的想法「真的錯了!」她的女兒待在全美語的環境太久,產生文化上的差異;孩子變得很外向,在肢體上喜歡擁抱,要求大人一定要說sorry(對不起),有很多價值觀開始改變。因為從小接觸外國人,對外國的認同高於台灣,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講中文也是怪腔性調。例如:「唸我一本書」「我肚子很餓現在」,自言自語時說的是英文。張湘君現在開始讓女兒學中文,也考慮是否該停止學英文了。

幼教業者吳敏蘭實際探討小朋友的文化認同時,也發現在全美補習班外籍老師地位很高,中文老師只是哄孩子睡覺、吃飯、上廁所等事,小朋友看得很清楚,孩子以後就會以為英文 是較高級的語言。台大外文系教授廖咸浩特別強調不同語言間的權力關係。他指出,小孩比大人靈敏,可以感覺到本國老師與外國老師間的權力關係,外國老師一來,本國老師像僕人,再加上家長的態度,位階關係早已建立。


適應不良漸增 幼兒併發精神病
但是,台灣家長多認可英語的優越性,以致學英文更加趨之若鶩。從事心理輔導的王金石提醒家長,現在逐漸發現很多上全美語的孩子都有適應不良、情緒困擾等焦慮,對他們施測時,既無法以中文量、也無法以英文量表施測。有這類困擾的孩子一直在增加中,他稱為「幼兒拒學症」,比「國中懼學症」更嚴重,其中有部分會併發幼兒的精神疾病。王金石說,其實幼兒的學習情緒很重要,必須是接納的,快樂的,啟蒙的,但是台灣卻因為想國際化而形成如此大的焦慮。

然而,純美語的廣告亮麗,有一個美語補習班的廣告還以能夠為老外指路的孩子感到驕傲,業者賺盡鈔票,但有多少家長能進行理性分析?更弔詭的是,家長平時對中文學校意見很多,卻從來不敢去看外語教學,也從不過問外籍老師的學歷。甚至因為自己英文不好,根本不敢和老外講話,只要看到老外臉就好了。這種高舉英文的心態,不是殖民心態是什麼?


移民孩童教育 美國已重視母語
吳敏蘭到美國觀摩時,看到美國已注意到對移民孩子進行幼稚教育時,會同時注重本國語言的保存,然後再加強英文,這些孩子或許英文學得較慢,但是認知發展等各方面卻較好。吳敏蘭對這樣的世界潮流感觸很深,沒想到回到台灣後,卻發現台灣全美語幼稚教室林立,等於是在走回頭路。

中央大學英美語文學系副教授林文淇看到從小學到大學都是一窩蜂學英文時,不禁感歎只能以「愚蠢與瘋狂」來形容。這雖反映台灣人的海洋性格,對於外來文化充滿學習熱忱。但最負面的意義卻是再一次凸顯台灣人民與政府在教育上膚淺的功利主義。

幼兒拚英檢台灣創世界紀錄
寒冷的午後,一個名為「全國英檢」的考試在洽借的小學考場中舉行,數百名幼兒在父母帶領下,參加一生第一次大考。考生一臉童稚,年齡只有四至七歲,學英文的時間當然很短。但通過英檢的小小證書卻在「與國際接軌」的巨大目標下,閃閃發光。

在台灣,有一項考試每年高達數十萬人報考,卻鮮少引起注意,這個考試即為「英文檢定」。

「英檢」本為測量英語能力的一項工具性檢定,在台灣英語狂熱風潮帶動下,這項考試竟由工具變成目標。許多家長帶著孩子拚英檢,並發生不足齡報考等「偷跑」現象;台灣參加英檢年齡甚至下降到四、五歲幼兒,創世界紀錄。


中國時報 2002-11-12/林照真



全美語小孩 有人患中文焦慮症

很多家長得了「英語焦慮症」,孩子還不會中文就送去全美語幼稚園,保險嗎?

孩子曾讀全美語幼稚園的一位媽媽說,孩子去年上小一後,無法銜接中文教育為主的課程,第一次考數學看不懂題目,只考了廿幾分,後悔莫及;國北師兒童英語教育研究所副教授張湘君也有同樣經驗,去年出版「我的孩子不會講中文」一書發出警語。

不過,也有家長持不同意見。台北縣一名幼童家長指出,三歲多的兒子目前讀的全美語幼稚園,和國外優質幼稚園合作,師資不但會說英語,也懂得幼兒心理,透過活潑的肢體語言及唱遊帶孩子接觸英語,孩子都玩得很高興,她不覺得有何副作用;將來孩子上國小前,她自然會引導孩子接觸中文,她認為教育部不必禁止幼稚園教英語,只要嚴管師資即可。

兒子在美語幼兒園就讀的基隆市張姓家長也說,歐洲的瑞士、比利時、荷蘭等國家人民,同時會說英、法、荷蘭等語言,他們都是從小就接觸這些語言,政府既然高喊國際化,沒有必要規定太多。

台北一位小一學童的媽媽說,她和丈夫都是台大畢業生,兩三年前,台灣吹起幼童學英語的熱潮,擔心孩子輸在起跑點,就把兒子送到全美語幼稚園,每月付費兩萬元,英語學得還不錯,可朗朗上口,但卻完全沒學中文及注音符號。

這名媽媽說,去年孩子上小一,學校老師只上十周注音符號,就要學生學會簡單中文的拼音,第一次月考各科也用注音符號出題,孩子因注音符號拼音不熟練,看不懂題目,只得廿幾分,她婆婆為此把她罵得半死,還打電話向老師抗議,罵對方「怎麼把我的孫子教成這樣」。

她才驚覺讀全美語幼稚園,就把孩子送到國小,是很冒險的事,後來她看了張湘君的文章,才發現很多家長有同樣經歷。

張湘君目前就讀小三的女兒,一開始上全美語幼稚園,都是唱英語童謠,有次帶女兒坐公車,司機看女兒很可愛,就脫口唱出兒歌:「大象,大象,你的鼻子為什麼那麼長」,現場連大人都跟著唱,女兒卻毫無反應;她送女兒上舞蹈班,配舞的兒歌是「妹妹背著洋娃娃」,女兒也沒聽過,焦慮地躲在牆角。

張湘君說,上了全美語幼稚園後,終歸要回到中文世界,英語以外的科目也都用中文學習,若孩子中文學太慢,甚至不喜歡中文,最後會變成「只懂英語的庸才」,也會因為無法融入同學的圈子而被孤立,家長應三思,「不要只看到右手有的,也要看左手掉了什麼。」


2004-02-09/張錦弘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