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把金鑰,讓學生愛上學習!
比爾蓋茲、歐巴馬都給讚的學校

這所學校,沒有課業壓力,卻一樣能交出漂亮成績單,「探索式學習學校」已成為全美最夯的另類教改了。
 
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是哈佛大學校史上最有名的中輟生,不過,在他心中,卻有這樣一所理想的學校。
 
這所學校稱為「探索式學習學校」(ELS,expeditionary learning school),它擅長把社區公園變成一本教科書,並鼓勵學生們走出校園,尋找課堂作業的聽眾;更深信持續優異的學業成績,來自紀律良好的生活習慣。



顛覆刻板印象!
成績優於傳統教育學生

三月中旬,全美八百名中小學教師齊聚奧瑞岡波特蘭市(Portland , Oregon),參加「探索式學習」(EL,expeditionary learning)教師組織年會,年會上首度揭露,歷經十七年的推廣和發展,目前全美一百六十五所,導入探索式學習教學系統的公立中小學校,學科成績明顯優於一般公立學校。相較於總體平均值,全美總數四萬五千名ELS學生,語文、數學的學習評量成績,分別領先達九.一與四.五個百分點。
現任美國總統歐巴馬的教育政策幕僚強斯頓(Michael Johnston),在擔任科羅拉多州一所低收入、少數民族為主的ELS中學校長任內,則是成功讓原本低於五成的大學入學率,提升至一○○%。

EL成為一九九○年代,美國布希總統致力強化國家競爭力,所推動的「新美國學校」教改方案中,少數見成效、並獲主流社會矚目的另類教育系統;不但比爾.蓋茲的慈善基金會曾兩度捐款,資助全國各地興建全新ELS,歐巴馬上任之初,第一個走訪的公立小學,即是位在華盛頓的ELS,「所有學校都應效法,這樣一所充滿創新的學校,」歐巴馬對外曾如此表示。
過去,大家對類似創新教學方式的印象,還會停留在獨立於傳統教育的門外,活潑,但學業成績未必跟得上;快樂,不見得要出類拔萃。這樣的印象,在ELS的學習中都已經遭到顛覆,在多年摸索中,ELS找出兼顧創新學習、課業表現的方法。他們是如何敲開這扇大門的?
 
過去,大家對類似創新教學方式的印象,還會停留在獨立於傳統教育的門外,活潑,但學業成績未必跟得上;快樂,不見得要出類拔萃。這樣的印象,在ELS的學習中都已經遭到顛覆,在多年摸索中,ELS找出兼顧創新學習、課業表現的方法。他們是如何敲開這扇大門的?
 


第一把金鑰 所有教材,來自真實體驗
「學生最終要進入主流體制,獲得大學入學申請,是ELS明確的教育目標,」EL執行長哈特(Scott Hartl)表示。而兼顧學科成績,卻又能免於學習壓力,是探索式教育吸引學生和家長的最大優點。

就讀波特蘭健康與科學中學(H&S,Health & Science School)八年級的賴柏墉,是來自台灣的移民家庭,去年他從原本就讀的國際學校,轉入這所ELS。媽媽張淑芬說,沒有課業壓力,是兒子選讀這所學校的主要原因,這半年來他也發現,孩子變得自信許多,也更有責任感。
就讀波特蘭健康與科學中學(H&S,Health & Science School)八年級的賴柏墉,是來自台灣的移民家庭,去年他從原本就讀的國際學校,轉入這所ELS。媽媽張淑芬說,沒有課業壓力,是兒子選讀這所學校的主要原因,這半年來他也發現,孩子變得自信許多,也更有責任感。

幾無課業壓力,也不指定教科書,ELS學生一樣交出亮麗成績單,關鍵在於,重視啟發學習動機,了解「什麼讓孩子想學習?」(What kid wants to learn?)是這套教育系統最強調的理念。成功的第一把鑰匙,就是將課堂上的學習內容,與真實世界進行連結。

EL創辦人菲爾瑞(Greg Farrell)說,當他回顧童年生活,課堂上究竟學過哪些東西,印象早已模糊,唯一記得的,是小時候一個大風雪的日子裡,和父親合力換輪胎的經驗,現實生活裡做中學,一輩子都不會忘,也是最棒的教科書,「但很可惜,傳統單向的演說式教學,無法讓孩子充分體會學習樂趣,許多好奇心在小學二年級,就被殺光光了。」他說。

EL課程督導賽奪博士 (Jennifer Seydel)表示,ELS課程設計,重視不同學科之間的科際整合,從幼稚園到高中,所有學習內容圍繞真實社會的生活經驗,從中發展出教學主題。
EL課程督導賽奪博士 (Jennifer Seydel)表示,ELS課程設計,重視不同學科之間的科際整合,從幼稚園到高中,所有學習內容圍繞真實社會的生活經驗,從中發展出教學主題。

以四年學制的中學為例,在學期間,學生須分組完成十四到十六個學習主題,每個主題都跨越其他學科。例如,人文學科的學習主題,和英文文學史有關;生物學科進行的田野調查結果,也可能牽涉數學的統計分析。
 
老師不再是輸出教材內容的講者,而是扮演打破學科框架,和學生一起探索答案的嚮導角色。
 
走進H &S一○六一教室,九年級的這堂人文課程,授課老師麥考利(McCreery)正在講台下聆聽著學生們的學習報告-「我在經濟發展所扮演的角色」。這門國際政治的學習主題長達一年,教學計畫結合理科與文史教材,麥考利除帶領學生回溯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原因、二次大戰期間的美日關係,也探討當前埃及革命與利比亞危機,每一次的歷史轉捩點;同時,還鼓勵學生們發揮物理課所學,設計可以提高農業生產力的設備;最後,學生們則是提出一套募款計畫,談如何協助經濟落後國家改善生活條件。
 
EL年會分享的另一個教學個案,是出產龍蝦聞名的緬因州,當地小學三年級學生,以「龍蝦之愛」為主題進行的探索式教育,學生們學習分辨龍蝦各部位名稱、走入養殖戶記錄龍蝦成長,進一步探討龍蝦產業對地方經濟的貢獻,但評估其學習目標是否達成,並非學生們能否熟知龍蝦知識,而是透過生活化的學習歷程,讓十歲大的孩子,建立起對日常生活現象的基本分析能力,學習對同儕的報告內容提出建設性批評,以及從他人回饋認知自己的學習態度。
 
 

第二把金鑰 公開學習成果,接受批評
曾派駐台灣竹科,任職工程師二十九年的H&S工程學教師貝克(Tom Baker),指著教室內的一整排電腦說,日後當這群學生進入職場,這些電腦早就成為骨董了,「因此,學會什麼並不重要,老師無法掌握學生成績好壞,但卻可反覆確認,學生解決問題的路徑是否正確。」
 
賽奪指出,學習真正的挑戰,是在過程中是否存在新想法、面對批評,以及如何進行團隊思考。因此,ELS的老師,「教技巧」取代「教內容」,指導學生進行問題解決,重視過程更甚結果。
重視過程的EL,十分強調學習成果的高品質呈現,這也是ELS開啟學生自發學習的第二把鑰匙,學生們分組所完成的學習報告,老師並非唯一評價者,從社區圖書館到全國性科展,甚至出版發行,都是期末報告理想的展示形式。
 
來自芝加哥寶萊莉(Polaris)公立小學的ELS老師維矣特(Roel Vivit)舉例,他在自然課上,就曾帶領小學三年級孩子,製作完成一份當地社區的賞鳥圖鑑,「一開始,我暗示大家,為什麼找不到一本適合小學生使用的賞鳥手冊?」維矣特從啟發學習動機出發,其終點是寶萊莉小學生這本集體創作,成為當地所有學校的自然科圖書,「不必擔心社區資源不足,ELS反倒能夠創造社區資源,」維矣特認為。
 
如同ELS「教技巧」甚於「教內容」,向公眾展示學生學習成果,也只是手段而非目的。
 
維矣特說,一個學習報告修改五、六次,學生能從中體會,好的作品並非一次就會做好,背後是耐心加上時間的付出;老師非唯一評價者,則是意味,學生們必須學習接受同儕以及社區不同對象,站在不同角度提出的批評,進而發展出客觀理性的批判思考能力。
 
 

第三把金鑰 每天自省,設定自學目標
除了和真實世界進行雙向連結,啟動學生自學熱情外,ELS認為,落實日常生活教育,才能確保所有的學習,皆通往成功人生的終點站。
 
以H&S的學生為例,每天要進行自省:我是否尊重他人、自我負責以及下決心學習等三件事,其方法是將內省結果,記錄當週的行為目標自評報告表上,透過九道問卷題目,評價自己是否準時上學、參與課堂活動、包容同學批評等行為。
據此,老師和學生會進行個別的談話,檢視當週的自我表現,並進行下一週自我學習目標的設定。
「願意傾聽、憐憫他人,有同理心,並能注重長遠目標的人,才是真正贏家。」菲爾瑞如此定義ELS這套教育系統,對成功的觀點。
 
 
【小辭典】探索式教育(EL)
1.由非營利組織外展機構(Outward Bound)提出,其英文本指宣告離港的信號旗,今引申為通往未知旅程的自我探索。

2.強調學生主動學習,及過程中的反思內省與分享,並延伸到學科教育,達到全人發展。

3.全美50州,有30州從幼稚園到中學,總計165所學校導入EL系統,主要學生來自多元種族的公辦民營學校。
 
 
商業周刊 2011-04-25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