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找回台灣曾經有過的美好價值,這位比爾‧蓋茲眼中的「完美工程師」,放下別人眼中的成就,走遍台灣各角落,只為宣揚品格教育。

這不是教育部該做的事嗎?那麼,是誰在做二十年後才會看到成績的事?

卓火土和他的一群團隊做了,他從「股王」宏達電執行長的位子退休下來,默默的做了。一個曾經跑遍全球的執行長,現在最麻吉的夥伴,竟是校長、老師、牙醫、警察、蝴蝶、狗……。

他還是那一號裝扮,深藍色 polo 衫、戴電子表、講話慢條斯理,腳上穿著已褪色的休閒鞋。有趣的是,幾乎沒有一個人認識這個「阿土伯」,就是曾經創造股王企業的人,即使連講師介紹後,還有人半信半疑。

確實,這種事怎麼置信。

兩年前,這個被比爾‧蓋茲嘖嘖稱讚的工程奇才,擁有名位、成就、財富的企業家,在事業的最高峰,選擇淡出商場,轉身投入台灣基層教育當義工。他不戀棧、也不希望旁人再把他與股王連結。

很多人都不能理解,他的人生為何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以前的卓火土,掌管市值超過新台幣千億元的宏達電,並帶領企業躋身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 Week)全球「科技一百強」中成長最快速公司之一、股東權益報酬率第三……,但這些,沒有換得更快樂的人生。當執行長時,他公開講過一句話:「跟現在比,以前的我比較快樂。」

「我是新莊人,小時候,我住的地方附近環境真的很漂亮,農村、稻田,河呀,魚呀,蝦呀,但是現在都不見了。」出生一九五○年的卓火土親身經歷過台灣所有成長的軌跡,他心目中的美好年代,不只是稻田、小河、小魚,更是當時人心的單純良善。


推動社會價值工程 發願讓孩子重新找回純真與善良
現在台灣的問題,很多都是價值和文化上出了問題,「社會價值觀扭曲,十幾年前要變壞不容易,現在的青少年要變好更不容易,」他說。基金會既然是取之社會的資源,就應該從社會核心問題入手,於是他成為宏達基金會執行長:「我覺得這樣比做企業更有價值。」

他想喚起台灣的孩子,最美好的善與真,這是推動品格教育的初衷。具體化,品格教育就是一種態度,懂得如何與人相處,尊重他人,不是凡事以「己利」出發。「現在的社會太計較,而且價值觀混淆,人的品格及品質越來越差,環境也與經濟失衡,我們就想應該怎麼去幫忙?」卓火土說。

一開始,他面臨諸多問題,包括:卓火土是誰,你有何意圖?你能做什麼?品格教育的教材是什麼,公民與道德嗎?第一波的受教對象該是誰?於是,卓火土勤跑基層:溝通、發掘問題的本質。

在短短一年半,卓火土和他的夥伴們(宏達基金會成員、合作講師)親自走過二百五十所小學,連結到願意推動品格教育的校長達一千五百人,老師六千五百人。他上山下海,一下子跑到花蓮豐濱的小漁村,一下到九二一大地震後的南投竹山,最遠已到台東的都蘭國小。全台馬不停蹄的拜會過程,有的校長還誤以為他是賣教科書的商人,讓他在門外枯等,也有校長見了面、談完了,還不知道他就是股王。「他在做的事,真的很難,但更難的是他居然很認真的在做,」花蓮玉里國小校長黃夏明說。

他原是大企業執行長,卻選擇當教育的苦行僧,這是卓火土的快樂之路。對於人生的意義,他有超越財富與權力的期待。

推動品格教育,相當於推動一個社會價值工程,影響的可能是未來台灣幾個世代的觀念,相較於之前宏達主力研發產品智能手機和PDA(個人數位助理),阿土伯挑了一個超乎想像的高目標挑戰。

當世界越複雜,如果你不能透過深刻的掌握變化的意義,其實世界是沒有意義的,即使是神乎奇技的科技產品。「他對人的價值很有感應,要問一百個理由,他就是覺得應該做,」偉聯科技總經理皮華中說。

一旦人只重功利上的自我實現,太重自己能得到什麼,人是無法快樂的。

很多人認為的快樂人生,就是從小公司到中公司到大公司,到更高的位階,然後再來是退休、旅遊……。但是阿土伯很早就明白他的人生組合,不應該只是事業、財富、成就,如果要問他什麼是他追求的組合?「meaning(意義)是很重要的。」「也許我的個性,要做一件會讓我覺得有意義的事,有意義你才會比較有動力。」

也因為對意義這件事很在意,阿土伯常會問自己,成立公司的目的是什麼?「員工來自社會,公司也是社會帶來的,所以公司成立的目的,當然也要回饋社會,」他有很強的社會責任。



要做「有意義」的事
從基層教師下手,再影響學生

在教育界,看不到如此有效率的工作者;在最有效率的商界,又罕見高度社會關懷的企業家。卓火土把企業界的效率帶入教育界,一場寧靜革命悄悄展開。位於台北縣偏遠地區的一所小學校長,做了二十年教育工作,沒見過任何一位教育部長,但這兩年與這位義工企業家見了六次面。他觀察,一件事原本在教育界要花兩年研究協商,但是卓火土的團隊半年到一年就搞定。他不斷追蹤、找方法、貫徹到底。

就像精準的算出智慧型手機程式一樣,他先清楚的定義出問題,然後設定目標,訂定工作流程。

卓火土做事講求方法,首先他先找出四十九項品格指標,例如尊重、誠實,每一項都有清楚的意義和執行的方法,再找出種子學校、排出影響對象的優先順序。一般人認為品格教育,當然是直接訓練學生下手,但是他們卻逆向思考,認為如果要真正發揮快速影響力,一定要先抓出線頭,唯有上位者願意改變,才會讓更多學生受益。「他想事情都很 nature(純粹),很重視問題的本質,」宏達
基金會處長盧克文說。

再者,如何維持這些校長們的持續力?基金會擬訂出「磐石教育計畫合作備忘錄」,重點有兩項,一就是合作學校的校長必須承諾參與訓練的人數需達全體學校教職員的50% ,二是導師出席率必須占全校整體教師的 50% 以上。「你不能靠少數人去影響大多數人,這樣好不容易燒起的火很快就會熄滅,」前IKEA人力資源總監、現任宏達基金會處長黃素雲說。備忘錄中更要求上課的老師必須要先繳兩千元的保證金。這樣參與的人數會高嗎?「我們常常為這些問題過招,但事後證明,他的看法都是對的,」黃素雲說。

缺乏本土教材,問題更大。卓火土到美國找教材與講師、找種子學校教師開發台灣的教材,尋求卡內基訓練、公共電視的支持。一位小學校長非常佩服卓火土,不打高空,馬不停蹄的行動力,這位校長樂觀的認為,這場寧靜革命,三年後有機會看到成效。


從點到線到面 繼品格校園後,再啟動品格城鎮
品格教育是一個看不見的工程,卓火土知道一切都還在起步:「我們只是在幼稚園階段,我只是想,今天如果我不去做,就不會改善。一旦我能影響這個老師,這個老師影響好幾個學生,一直傳下去,直到有一天,能影響一個未來能影響全世界的關鍵領導者,這樣就好了。」他說。

台灣的小學校長們動了起來,一個點,變成一條線,形成一個網,現在,網還繼續擴大。

「去年十月,卓先生問我對做品格城鎮有沒有興趣,」花蓮玉里的蘇振泰醫師說。這是繼品格校園之後,宏達基金會想推動的品格城鎮計畫。目前全球已有兩百多個品格都市,玉里可以算是台灣第一個啟動的城鎮,「主要是卓先生看見品格文化對城市的影響很大,所以希望能推動,」引進美國人格教育教材的培基基金會執行長陳寶國說。在截稿前,花蓮的玉里鎮公所正在開品格城鎮的工作會議,除了校園、警察的種子之外,下一波的目標是地政人員,這是一場接力賽,在民間一棒接一棒的傳遞。今年九月,卓火土還要親自飛往美國奧克拉荷馬品格城市取經。

卓火土是極度低調的人,他只想悶頭做事。以這次約訪為例,早在一年前我們就開始說服,但他屢屢拒絕。直到最近一個月,經過基金會所有成員投票通過後,他才勉強點頭,而且再三強調不要凸顯個人。最後接受採訪的原因,是因為工作成員一致認為,他們在投入參與的過程裡,真的感受到生命裡前所未有的感動,「那是一種最真實的快樂,一種對生命的觸動,」宏達基金會主任鍾英菊說。

在桃園宏達電大樓裡,如果聽到笑聲最大的地方,就知道是卓火土他們在開會。現在的他,開會前一定先講三分鐘笑話,問他現在的快樂指數?高標準的卓火土居然是給團隊打了九十分的高分,超乎所有人預期。卓火土說,快樂其實要做有 meaning 的事,有意義自然就有動力。帶著他的綠色環保杯,坐上火車,阿土伯隨時準備出發,去追尋他人生最大的平靜與滿足。

「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美好的地方,」宏達基金會主任林珍慧說。林珍慧和卓火土一樣,都是工程師背景,他們相信一種價值,善意對待每個人。在台灣,有這樣覺醒的人越來越多,大家都認為傳統的專注、勤奮、誠實、尊重、感恩,曾經美好的價值,應該重新在孩子身上長出,那才是能讓生命安身立命的快樂。

什麼是真實的快樂?《快樂經濟學》的作者英國頂尖經濟學家理查.萊亞德(Richard Layard)說:「大家都知道,金錢買不到快樂,真實的快樂,必須進行人生意義的追尋。」鹿特丹伊斯拉謨大學教授維恩哈文(Ruut Veenhoven)說:「就是你希望你的人生怎麼過?」

揮別股王歲月,卓火土找到自己的真實快樂,也正在替台灣的孩子們奠基未來。二十年後的台灣人,該記得他。


商業周刊 2007-06-25/成章瑜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