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次在酒吧中聽見兩個男子的對話,

A男子:「這可是好酒,別加冰塊!」一邊示意Bartender把冰塊拿走。

B男子:「好,聽你的!我不加冰,加點水喝。」

A男子:「加什麼水!男子漢喝酒沒在加水的!」

…….接著,兩個人就因為「男子漢」、「酒」、「水」三者的關聯性,吵了起來。 這樣的場景,很常見。

會發生在二十多歲的大學生聚會,也會發生在四五十歲中年男子的聚會。

不過,這篇不討論「男子漢」準則,而想聊聊冰、水、威士忌的關係。

每到夏天,我很喜歡在飯後,用Jack Daniel調一杯Mint Julep。

看著杯上朦朧的冰霧,映著淺淺的黃、片片的綠,清爽的薄荷葉的青綠色氣味帶著熱帶水果與一絲辛香料的香氣,再加上蘇打水的氣泡口感,飯後的悶膩一掃而空。這種情況下,我加了冰(大量的碎冰),也加了水(還是蘇打水)。

和喜歡喝威士忌的朋友去居酒屋聊天,大家喝的還是威士忌。

吃生魚片的時候,我喜歡喝著一半是水的山崎,淡淡口感與山崎獨有的香氣,讓魚的味道更美味。

如果是蒲燒或照燒,這類沾了濃厚醬汁的菜,喝不加水的波本威士忌,兩者的濃厚氣味總是可以相輔相成。

在居酒屋,有時加水,有時不加水。

吃完居酒屋,到酒吧續攤。

點燃一支Cuaba,來杯不加水的Dalmore,在雲霧繚繞中和朋友接著沒聊完的話題;當Cuaba燃燒到中後段,味道開始更濃,我習慣開始喝加點冰水的Dalmore,減緩雪茄的刺激味道。

在酒吧,先不加,後加冰水。

剛剛說的那些場合,有時加,有時不加。

其實觀念只有一個:「自己覺得適當就好」。

畢竟是人享用酒,酒提供樂趣給人,對自己的味就好!

但是,如果和幾個好友一起品酒。

先不加水,探索每支酒最初的氣味,接著再「審慎滴入」一些水。

這樣,可以稀釋酒體,讓其他的香氣成分揮發出來。也因為酒精濃度下降,減少酒精對感官的干擾刺激,可以感受更多的香氣與口感。

「冰」,在品酒的場合是不加的!因為溫度下降,只會讓自己的嗅覺與味覺不靈敏,喪失的「品酒」的目的。

 

西水之樂 2013-11-07/酒樂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