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她窮到家裡連一張公車票也買不起,曾經,她連台大註冊費都是當天和母親在菜市場湊來的。看多了欠錢、借錢的痛,從上大學第一天起,她不只抓緊任何賺錢的機會,更想盡辦法把效益做到最大,如今台灣知名度最高、加盟體系擁有近二百家分校的英語補習班負責人,非徐薇莫屬。

 

徐薇:嘗過窮滋味 才懂人生的真甘美
沒錢註冊的菜市場囝仔變身補教天后

「唉唷!你們別看我現在一派輕鬆,我可是從大學就開始拚命工作十五年。」在那青春正好的十五年時間,「我什麼休閒娛樂都沒有,甚至沒有去過KTV!」補教名師徐薇說得淡然,彷彿過去的艱辛都不算什麼,但當她細數生命歷程的點點滴滴,談笑風生裡透露的,其實是一種現在年輕人甚難體會的成長之苦與成功渴望。

去年八月從非洲肯亞旅遊回來的徐薇,因右腳小腿處被蟲咬,加上當地醫師未妥善處理傷口,回台後發現得了蜂窩性組織炎,醫師建議她住院,但是對工作充滿熱忱,又怕耽誤節目錄影,在許可的範圍內仍是帶傷上陣。什麼事都做到最大的努力、任何事都不放棄,是她從小就有的特質,只因求學階段時期,家裡經濟陷入困境,「不誇張,以前連一張公車票都買不起。」

 

家道中落
連一張公車票也買不起

「還記得國中二年級某次班級旅遊,老師囑咐大家要準備好旅費一五○元。但是到了當天,我們家翻遍了床、椅子,連半毛錢都沒有,眼見時間要到了,媽媽終於翻出一張公車票,拿著它我便開心地衝出門,想著只要有點希望,有張公車票可以到目的地,接下來的事情就沒問題!」徐薇已不記得當初如何解決旅費的事情,但仍記得和同學一同出遊的那份喜悅。

徐薇的父親從事貿易,早年曾賺很多錢,卻有「出手大方」的個性,讓家中幾乎長保「零存款」的狀態,母親後來只好在菜市場擺臨時攤貼補家用,甚至也常常為了資金周轉或支付房貸而四處起會。

回憶兒時生活,徐薇印象最深的情節,是父母親總是用徐薇和弟妹洗完澡、剩下的冷水再洗澡,吃飯時都是急著把肉及好料夾進姊弟的碗裡,「因為家裡窮,便當的菜色常常被同學嘲笑,但只要想到父母的用心,都能過得去。」

直到以英文科榜眼之姿,考上台灣大學外文系的那一年,徐薇第一次有了揚眉吐氣的感覺。「放榜時我實在太開心了,我是家族小孩裡面第一個考上台大的,整個暑假走路都有風。」然而,隨著暑假過去,問題又來了,「新生註冊當天跑去菜市場向媽媽拿錢時,沒想到市場都已經收攤了,仍湊不出足夠繳付的註冊費,簡直晴天霹靂!」

徐薇考上台大的興奮感都沒了,哭急的樣子讓媽媽趕緊向四周攤位的叔叔、阿姨們借錢,好不容易湊足了學費,趕到學校時,竟超過下午五點的註冊時間,辦理註冊的體育館已拉下一半的鐵門。

「我是新生、我是新生,我要來註冊!」跑得氣喘如牛的徐薇不放棄地喊著,還記得當時辦理註冊的老師不耐煩的神情,語氣帶酸地說著:「考上台大也會忘記時間,乾脆不要來念好了!」徐薇吞下滿腹委屈,繼續請求老師幫忙完成註冊。

手上握著註冊後剩下的錢,徐薇默默走向公車站牌。那時公車還有分「自強公車」和「普通公車」,前者有冷氣,後者請乘客自行開窗納涼,價差為兩塊錢,「沒想到,連續幾班車都是『自強公車』,為了兩段票省四元,我多等了半小時,一上車,眼淚就不爭氣地掉了下來。」回家後,母親心疼地望著徐薇,兩人終於把所有的情緒都發洩出來,抱在一起大哭。

即將上大學的徐薇受夠了缺錢、借錢的苦,再也不想因為貧窮而到處奔波過日子,擦乾眼淚,對著母親說:「媽,這是我最後一次向你拿錢了,以後的學費我都會自己負責!」

大學時期的徐薇拚命賺錢,曾經在餐廳和速食店打工、做直銷、兼家教,假日則跟著母親在市場擺攤。

這些工作當中,以家教薪水最多、最好賺,但是也因為一次受到學生家長騷擾的惡劣經驗,讓她放棄這個賺錢方式。

「有任何賺錢的機會我都不放過,連唱片公司來台大找歌手,我都去應徵;看到停辦二十年的中國小姐選拔復辦,獎金高達二十萬元,要不是到現場看到美女如雲,自知之明才壓過了無所不賺的念頭。」

徐薇謙虛地笑著說,自知不論是歌手,或是選中國小姐條件都不是最好,倒是大二那年,偶然看到小型補習班在徵求國中英文老師。

由於個人條件不錯,徐薇順利地當起國中補習班的英文老師,不過,那時候還沒有經驗,就先從成績比較不好的B段班學生開始教起。「上課的環境……老實說不太好,那是在頂樓加蓋的教室,環境非常熱,可是老闆卻給了我繼續留任的動力:留班獎金制度。」

 

無所不賺
從擺攤到歌手選拔都做過

所謂「留班獎金制度」,是補習班為了鼓勵老師認真教學,若下學期每多一個人上課,鐘點費就會提高十元。「每多一個人,我的薪水就變成一○五○、一○六○元,為了吸引學生,我準備了很多笑話,穿插在教學裡面,更希望同學可以拉同學來這裡上課。」

當時是沒有網路的年代,徐薇翻遍字典,想幫助學生學習英文時更加深印象,「比方說單字apple,我會問同學:『Adam’s apple』是什麼?就是亞當的蘋果,這是老師身上沒有、男導師才有的部位,你們猜猜是什麼?」台下的同學都會笑成一團、亂猜一通,但也多學習到一個字詞「喉結」。不刻意開黃腔,而用相關的字義幫助學生記憶,是徐薇到現在仍堅持的教法。

當時徐薇尚未決定以「補習班老師」為職業,所以除了在補習班打工,也願意嘗試任何工作機會。像是升大三的暑假,她順利爭取擔任當時全球暴紅魔術師大衛.考柏菲(David Copperfield)來台的翻譯人員;大四課少,她就去外商公司當總經理祕書的助理,八小時的薪水不過一千多元,雖然只是做些整理資料的事情,但她利用多餘時間幫總機接聽電話、泡咖啡,這些動作讓總經理對她留下深刻印象,也讓她找到了下一次神奇賺錢的機會。

「台大外文系畢業的戲劇公演,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可以到處募款,學生可從募得的款項中拿一○%的佣金,我便著手準備募款資料,詳述戲劇內容、演員陣容、預計觀看人數……等等,去向總經理募款,結果成功募得一百萬元!」徐薇得意地談著當年的趣事,比起其他同學到學校附近書店募些零星小款,「徐薇團」的架式可比售票的舞台劇,一點也不寒酸。

畢業後,徐薇決定走向補教界的一級戰區「南陽街」,只是來補習的人都是大學重考班的學生,還沒正式出道的她,只能先當坐在教室旁改改學生作文、回答問題的輔導老師。

「有一次突然被通知,隔天要在台上解答一份考卷,那時我可是緊張死了,除了補充的內容要背起來,準備的笑話也不能太幼稚,還有補習班主任盯著看你的表現,我馬上借教室演練,整整準備九個小時!」徐薇說。

大學時期的打工經驗果然沒有白費,她的台風相當穩健,第一次在「南陽街」授課就獲得好評,讓當時大型補習班的老闆願意以月薪二十萬元、簽約五年的方式留下徐薇。

「當時真的好心動啊!但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竟然拒絕了,因為沒有人會做賠本的生意,我想,對方第一次就敢開這個價錢,代表我一定超過這個價值。」念頭一轉,便決定創業,「徐薇英文」這招牌正式成立。

自此,徐薇星期一到星期五上重考班、高中生的課,星期六、日更是全天不休息,一星期七天都像作秀般地工作,精采的教學讓徐薇英文的學生數從第一年三十個、第二年六百個、第三年一千兩百個倍數增加。

學生數暴增肯定了徐薇的實力,卻也讓她的體力逐漸無法承擔。「有一陣子,我上課上到一半,就心悸得厲害,喘不過氣來,休息時間也沒辦法好好休息,因為學生還要問問題……。我才驚覺,體力已經不行了。」拚著命上了十五年的課,徐薇開始思考如何轉型、複製自己的教學,不能再以「勞力」的方式繼續經營下去。

知名同志導演陳俊志,是徐薇大學時期的同班同學,當陳俊志從紐約學成歸國,探訪徐薇上課時,問了一句:「高怡平和胡瓜主持《非常男女》那麼紅,你口條這麼好,躲在教室裡太可惜了!」

 

經營轉型
從國小到高中英文全包

受到鼓勵的徐薇決定開始在媒體曝光,由陳俊志幫忙拍攝錄製KK音標教學錄影帶,在那個還不是有線電視的年代,她砸重本買下無線四台早上六點至六點半的時段來播放,第一年營業額就達兩千萬元,於是興起複製「徐薇英文」的概念。

在電視曝光後,剛好被時任台灣全民廣播電台(News98)董事長的趙少康看到,還囑咐他兒子每天早上起來都要看徐薇英文,甚至還邀請徐薇主持廣播節目,如今這個節目已持續十四年。

然而,在大學普及、少子化的衝擊下,南陽街的補習學生也愈來愈少,五年前徐薇便決定成立「徐薇英文國小精英班」,主打國小學會國中英文。為了破除「徐薇教高中英文」的刻板印象,創立前兩年的每個星期五、六、日,她搭高鐵跑遍全台、四處做演講,宣揚英文要從小扎根的觀念。

 

人生倒著活
把錯過的都玩回來

顧及教學品質,內容是由徐薇親自錄影的十五分鐘教學錄影帶,而現場則有一位老師要確保學生了解上課內容,也順便督導完成英文作業,穩紮穩打的學習方式,與傳統唱歌、玩遊戲的兒童美語不同,而且每個月進行一次師訓,以穩定師資的水準。

「我不覺得這樣的人生最好,一畢業就結婚,錯過人生許多好玩的事情,在自己主持的節目《上班這黨事》裡,大家都會糗我,說我是書呆子,講什麼我都不知道,雖然節目誇大了點,但是在我的事業上,我很努力,人生倒著活,其實也滿不錯的,年輕時打拚,現在我才能達到隨心所欲的境界,我要把錯過的都玩回來!」徐薇臉上的笑容打從內心散發出來,即使是右腳上那差點致命的傷,也無法趕走她現在享受生命的喜悅。

 

徐薇
出生:1967年
現職:徐薇文教機構創辦人、電視節目《上班這檔事》、廣播《徐薇英文教室》主持人
學歷:台大外文系
著作:《簡單就成功》及近百本英文學習書籍
家庭:已婚,育有一子

 

 今周刊 2014-02-06/辛曉昀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